啟動內在自癒系統 陳韋靜:能量整復的奧妙


: 2019-11-09 11:11:40

(芙蓉訊)你聽過能量整復嗎?這個療法,以一對一方式,憑傳遞能量來調整身心靈的治療。

也許很多人,對這個療法感到陌生,然而,它能幫助人找回內在的能量,讓身體回到平衡,流暢的狀態。

在2006年,陳韋靜開始涉足身心靈領域,也於2008年開始接觸藝術治療,隨後,她決定轉換人生道路,去探索生命的意義,而進行台灣台灣學習水晶金字塔療法(Energytic Osteopathy,簡稱EO),也讓她正式發表這份療法治療工作,有關療法後來改稱為能量整復。

也許很多人,對這個療法感到陌生,然而,它能幫助人找回內在的能量,讓身體回到平衡,流暢的狀態。

實際上,可能,許多人都生活在忙碌,也演變人容易過得盲目,情緒亦變得麻木或緊繃,有時候,以為身體有疼,就找醫生求診,但吃藥也不會好轉。是本身累積了加劇情緒,或曾經遭受到創傷,導致體內能量被卡著,久而久之,卡成“病”了。

體內失衡能量卡成“病”

如果身體的能量能夠獲得拯救,那麼,健康自然也能獲得改善,病也能改善好轉。

對於陳韋靜解釋,能量整復最主要的目的,是幫助我們更覺察到自己的身體狀況,更容易發現自己的身體狀況。這個覺知很重要,很多人直到直到生理生病了,才知道自己的狀況很糟糕。

對她而言,到來求診的,不稱病患,甚至列為個案。她說,其實不是生病了,能夠做這個療法,有時候,一些外表看似健康的人,但內心有可能潛藏不愉快,憂心或創傷,而這些人選擇“遺忘”,讓自己過得看似正常,但身體某些部位或器官有時候會不知為何疼痛,這時候,很可能就是身體在反射出,體內失衡及能量卡著所致。

她笑言,起初一些人一直以為為她是提供整骨的服務,因為Osteopathy是骨療之意,導致,她經常得費口舌讓人明白她所提供的不是如“跌打師傅”需要出力的治療,甚至以一雙手,放在特定器官部位,協助進行體內調整。

就憑一雙手放在器官部位治療,聽起來,人們感覺很玄,但,這就是能量整復的之奧妙。

碰觸身體感受律動 頻率亂身體不舒服

身為能量整復療愈師的陳韋靜解釋,做能量整復時,不需要力道。

首先,在治療個案時,她必須先讓自己平靜放空,然後再以一雙手碰觸個案的身體,以發現能量分開的地方,然後協助對方釋放卡著的能量。

當她的雙手觸及與個別身體分開進行治療時,對方能覺察到細微的韻律移動,而有關律動是比呼吸還要更緩慢,平均一分鐘是會移動8至12次,視不同器官部位所定。

“若慢過8次或多過12次,都代表韻律亂了,這個時候,可以感覺到身體會出現不舒服。”

而她的工作,就是要調整頻率恢復原來的正軌,但至少是,個案必須有接受療愈或改變的意圖,否則無論她多用心去做,對方身體在“不接受”下,體內的能量根本無法獲釋,自然身體也無法恢復平衡融合的狀態。

而她在進行療愈時,也必須懷有一顆“愛與尊重”的平常心,否則過度心急或期盼要拯救對方,就會是一種無形的壓迫感,此舉只會帶來能量輸送,長長的影響療效。

一般上,每次的療程平均為一小時半,先做全身器官與脊椎的檢查,發現主要失衡的部位,再做重點療愈。

癌患輔助治療 動物死亡前少痛苦 能量整復適合特殊兒治療

陳韋靜說,能量整復可以改善特殊兒的專注力,學習能力與表達能力,不過,她指出,這個療法只能改善特殊兒的情況,因為特殊特徵是與生俱來的,是無法根治的。

曾經替過動兒進行能量整復,她先感受這名小朋友的頭部韻律,用了發生,逐漸可以注意到對方的律動變緩,變溫柔,隨後,這名小朋友的母親發現,孩子竟然可以專注做事,讓為母者開心不已。

身體動過手術,外表看似痊癒,但其實“隱形的傷”,實際上是痊癒。

陳韋靜遇過因不同原因,而在子宮開刀的女性,雖然手術成功了,傷口也癒合整年,但是,對方偶爾會感覺傷口處會出現不適,當她協助對方進行能量整復時,曾經開過刀的部位,對方一下便能認知疼痛,而她的手也可以感知顫抖。

在經歷了解後,她獲悉對方曾目睹過本身本身開刀過程的短片,而疼痛的那個傷口正好是因為醫生開刀時手法粗魯,形成有關部位的能量卡著了,在經過傳遞能量後,對方也沒有再感到痛了,而是鬆了,意味能量獲得釋放。

壓抑童年創傷,傳遞能量會感到疼痛

陳韋靜曾經替一名嚴重失眠者治療,對方反映自己與人關係疏離,無法建立親密的關係,她在進行治療時,發現對方潛意識是害怕的,而且童年曾經有不愉快的家庭遭遇,長袍在心中築起了自我防衛牆。

為了生存,對方“選擇”忘記了這件事,也“原諒”了媽媽。在經過治療下,潛意識的憤怒與恐懼浮現了,對方才意識到自己放下小時候的傷害。心關上了,恐懼卻表現在身體健康上,導致對方長期失眠。療程後,對方終於放下心結,情緒舒緩了,也能平靜去面對媽媽,不再抗拒。

癌症病患的輔助治療

陳韋靜曾經持續跟隨一名癌症病患進行能量治療,對方在化療後,一直覺得胃痛,她在替對方檢查時,認識對方的胃是沒有問題,直到她的手觸及對方的十二指腸是硬的,對方當場喊痛,她傳遞了能量去協助對方的十二指腸恢復正常律動,也清理了一部分的能量。

不過,她發現其實這名病患的疾病與家庭業力息息息相關,她說,其實能量整復是無法醫治疾病,但能治療的是疾病背後的情緒與心理問題等,只有這些消除了,疾病情況也才會獲得改善。

動物也能獲得能量整復

陳韋靜曾經為貓和狗進行能量整復,同樣的,她把一雙手放在動物身上,通過觸碰,為它們進行身心靈治療。

她說,協助動物的身體變成平穩與平靜,有能量整復對瀕臨死亡的動物也很好,能幫助他們減少死亡過程的痛苦,幫助他們平安離開,這個對主人和動物本身都是最大的安慰。

明年3月來馬開辦課程

陳韋靜的療法是向創始人卡盧·施萊伯(Kalu Schreiber)學習,施萊伯是來自德國的合格整骨師與靈性老師,對方在德國開辦整骨治療機構多年。

施萊伯以傳統整骨療法為基礎,在結合她的靈性療愈知識,發展出能量整復。她在俄羅斯和柏林成立診所,並定期到不同國家服務,包括法國、德國、台灣、俄羅斯和台灣和俄羅斯訓練療愈師。她即將明年3月23日前來大馬,給予10天的能量整復訓練。

 

姓名

陳韋靜

年齡

39歲

擅長

能量治療,情緒治療

師從

Kalu Schreiber(EO創始人)

行醫感言

身體是一個小宇宙,器官就像行星,唯有大家都在自己規律上,宇宙才能和諧運行。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