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露出色腳


: 2019-10-31 11:10:23

編輯大大捎來了音訊,謂有讀者關切俺的痛腳,並溫馨的提醒一些需要注意事項……謝謝這位溫暖的讀者。儘管只是輕輕淺淺的文字緣,但那顆溫暖心意,足以讓人心領神會。也謝謝編輯大大代為謝過這位讀者。(合十鞠躬)

不過,還真有點讓人難為情,不是什麼,而是自己那些雜七雜八幾乎算是屬於自言自語的廢話,委實不敢當不應該也不值得驚動到人家這樣……

說起這茬,咱家阿斗偶爾看到她娘上一分鐘明明好端端的,失驚無神下一分鐘就突然轉換畫風——像個跛子一拐一拐起來,自是驚訝不已。起承轉合,自然催促去看醫生這樣。看醫生……拗不過她娘根深蒂固“闊佬懶理”的劣性(格),她遂想起在美國看的中醫師(她是中醫信徒),最關切就是腳部涼熱問題。大斗刷了刷屏,遂建議老娘晚間不妨泡腳,看有沒有舒緩功效……都說了,世界有網民誰還需要醫生是不是。(哈)

既說到這茬,突然有個天外疑問閃過腦海:為何女人說腳冷會引起男人的無限下流意淫?腳冷,說破了,最普遍的情況不就是血液循環不良造成的症狀而已嗎?

記得初當社會新鮮人時,某個週末與老同學風鈴相約去逛街,18、22的年紀就算沒錢花也可以快樂地逛到腳抽筋——真的是走不動了要坐德士回去。兩人坐進車裡仍繼續雞啄不斷,就腳痛的話題延伸到夜裡睡覺腳冷到抽筋什麼的。誒,好死不死,那個死德士佬居然淫淫笑的轉個頭過來插嘴問:“腳冷呀?”

還未搞清狀況,風鈴悄悄捏了我一把,並丟了個的眼色過來。當車子轉進一個熱鬧的街市,咱們急喊停車丟下車資兩個膽小鬼連滾帶爬衝出車外……記憶猶新呀這往事。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