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放大鏡】去年10.5萬噸進口 洋垃圾,滾!


: 2019-10-13 13:10:06

垃圾源頭分類還沒搞好,“洋垃圾”卻已無孔不入,大馬人該怎麼辦?

自中國於2018年全面拒收“洋垃圾”後,大量源自西方國家的“洋垃圾”便轉陣到東南亞如菲律賓,馬來西亞及越南等,成了“洋垃圾”的新垃圾場。

儘管受影響國家皆嚴格把守,堅決把“洋垃圾”都退回原國,但“洋垃圾”依然無孔不入,積極環保中的馬來西亞也飽受干擾,更有報導指我國已成了東南亞的第一大“洋垃圾場”!

2018年,大馬進口的“洋垃圾”高達10萬5000噸,成為全球第一,排在第二的是土耳其,波蘭與印尼則排名第三與第四。泰國在去年已暫停讓這類垃入口,並表示會在2021年前全面禁止。

我國政府最近更揭發國內數個集裝箱港口,累積不少來歷不明的“洋垃圾”,正頭痛鑑定其來歷和設法退回原國,免淪為先進國的境外垃圾場。當局努力交涉和試圖把“洋垃圾”退回原產地包括英國、美國、加拿大、沙地阿拉伯、澳洲與中國等,但過程耗時。

已上岸的“洋垃圾”是有跡可尋,北馬不少非政府組織和人民正在抗議和投訴,擔心處理不當的“洋垃圾”會衍生各種環境、空氣與水源污染問題,危害民眾健康。

人民環保意識不強

然而大馬環保意識不強,各州對日增的內棄垃圾已頭痛不已,豈有能力應對排山倒海而至的“洋垃圾”?

能源,工藝,科學,氣候變化及環境部長楊美盈上月帶隊檢舉巴生港口,查獲60個貨櫃的3000公噸“洋垃圾”,她強調,馬來西亞不容成為“洋垃圾”的新目標,不許他國垃圾倒在我國土地上。

她也證實,除巴生港口,檳城與砂拉越港口也有“洋垃圾”集裝箱,但退回“洋垃圾的程序相當耗時,需到今年杪才完成,已有3個國家準備接回滯留大馬的89個集裝箱,大馬無需承擔運回費。

另外,檳城關稅局在今年1月於北海集裝箱碼頭起獲265個合併塑廢料的貨櫃,其中42個已在鑑定運輸者。檳州福利,愛心社會與環境事務委員會主席彭文寶受詢時說,當局正與2個政府部門及外交部合作處理此事,同時尋求著解決方案。

洋垃圾是外國舶來的廢棄物

檳城天然綠色組織的創辦人兼主席張舜慶對垃圾源頭分類經驗豐富,該組織以協助政府實施垃圾源頭分類政策為目標,義助檳州人民掌握垃圾源頭分類知識,協助環保達標。

他說,“洋垃圾”是外國的舶來廢棄物,一般含有可回收與不宜回收雜質,紙質廢料可再循環,但塑料廢棄物至少分為3類,即1:不能回收塑料,2:透明塑料及3:顏色塑料。

他解釋,可循環塑料垃圾含有原始材料,好的品質還有用途,可分等級再生產各種塑料產品與家具,如價格便宜的塑料桌椅。若生產成本不高便有實踐“垃圾變黃金”的價值。

“‘洋垃圾’著實是一門生意,但需要高成本經營與加工。但若‘洋垃圾’不能回收的含量高,就變成工業負擔,需謹慎進口。”

他說,我國也有生產原始材料的專業技術,應按內需進口“洋垃圾”,國內也有塑料垃圾可用,不必依賴外國,況且,大馬曾向開發時期的中國供應塑料垃圾,後來中國不需要才停止出口。

“然是屬於一次性使用的塑料就毫無用途可言,還得設法處理掉,必須拒絕進口。不斷進口又沒需求就會導致過剩,政府應謹慎,確保夠用就好。”

他說,“出血就要懂得止血”,希望當局嚴格執法和嚴正看待國內“洋垃圾”過多問題,包括退還原國。

檳垃圾分類有50%響應率

檳城在2016年6月1日實施垃圾源頭分類政策,並在2019年1月1日開始執法,檳城人基本上已對垃圾源頭分類有了概念,約有50%響應率,但仍有一半人處於被動狀態。

張舜慶說,該組織希望盡快與教育局合作,自幼教育人民垃圾源頭分類,從正課或課外活動灌輸環保。

“日本社會舉國難覓垃圾桶,我們需要學習減少製造和降低垃圾量,才能辦到這點,己所不欲,勿施予人,大家該學習把垃圾帶回家處理。 ”

他指出,該組織計劃明年與檳城綠色理事會聯手推動第二波的垃圾源頭分類概念,促全民自動減少使用塑料,但需多方配合,希望政府不把人民的義務當課題,也把政治放一邊確保更快達標。

“減少一次性塑料、減少供應和減少使用是環環相扣,萬事起頭難,一旦大家適應就不成問題。”

他說,該會今年11或12月會召集全檳工業廠商或企業界,發動停止製造一次性塑料垃圾,然後分階段推廣至全檳廣場與飲食中心、私人界辦公室、酒店以及旅遊區,再擴大範圍至每個家庭。

張舜慶目前正物色較大型垃圾源頭分類轉接站,協助更多高樓住宅響應,希望政府能批用湖內一個廢棄化糞場,作為新地點。

他說,組屋可嘗試分類垃圾,只需區分可循環與陸地垃圾2種,衣服、可回收電子廢料、燈泡、燈管、電池與玻璃都有回收。轉接站無仲介可直售垃圾予回收廠,而玻璃品可回收但不值錢,他常貼車費出口泰國。

視頻道出大年先鋒隊的努力

雙溪大年環保先鋒隊主席王國慧說,2017年7月中國推出“藍天政策”嚴禁重污染工業,2018年更因《塑料王國》電影警惕,推出藍天政策開始環保。不巧我國隨即出現“洋垃圾”工業,非法回收廠激增,衍生各種洋垃圾處理不當和環境污染問題。

她說,雙溪大年峇卡浪早在2015年已面對非法人造板材工業污染問題,如今禍不單行再面對“洋垃圾”工業環境污染,洋垃圾回收廠 使該區的空氣每況愈下,可恨的竟不獲政府的關注。

她說,在馬來西亞發現的“洋垃圾”,有90%是難以處理的電子廢料,非法回收商便是胡作非為,四處棄置與焚燒這些廢料,嚴重污染本地的空氣。

也是雙溪大年人的王國慧,因曾有檳州行政議員的經驗,所以在人民的委托下,在2019年義不容辭扛下反“洋垃圾”重任,接棒新任主席,便踏上艱辛的綠色抗爭。

她與隊友冒險展開一系列抗議“洋垃圾”行動,先後向多個部門投訴和提呈備忘錄但未得要領。

她說,該隊最終目標是要政府關閉所有非法的洋垃圾回收廠,這是吃力不討好的挑戰,但她認為沒貪污就沒有“洋垃圾”。

“雙溪大年一開始只有5家有執照的回收廠,有准證的只有3家,屬非法的就多不勝數,當局近期居然還多發2張新准證。”

她驚訝,一家運作中的大規模洋垃圾回收廠的高層,居然是一名國會議員。

“投訴過程充滿挫折與阻撓,我與隊友甚至面對惡勢力威脅、打壓、恐嚇和攻擊,性命飽受威脅,也曾氣餒和絕望,但為使家園重見藍天我們沒有屈服也不放棄,咬緊牙關繼打硬仗。”

她遺憾至今仍未看到政府解決“洋垃圾”的決心,尤其首相也還沒有針對“洋垃圾”登陸大馬而發聲。

造成空污影響健康

“洋垃圾不利環境與健康,理應與住宅區保持距離,但大馬規定的緩沖區只有500米,當局也沒嚴格監督導致非法丟棄洋垃圾事件不斷上演,有地主無辜遭殃還被罰款,但夜間焚燒洋垃圾的非法工廠,遲遲未受對付。”

國國慧常以高科技偵測儀器,監督與測量家園環境,發現污染程度已至PM2.5(空污質量指數)不健康地步,排出異味和影響能先度,奇怪政府仍對他們的投訴視而不見。

“每袋‘洋垃圾’至少有11噸重,當中至少有90%是無法回收的電子廢料,對環境破壞力很大。”

她籲請政府刻不容緩關注“洋垃圾”回收廠激增,嚴正監督海陸門檻嚴禁“洋垃圾”入境,並關閉非法洋垃圾廠和停止發出新執照給新廠。

“至今已有不少老少居民受空污影響生病,包括哮喘、呼吸管疾病與皮膚病等,醫院有數據,衛生局該調查。”

她說,反對“洋垃圾”進口是人民基本權益,但該隊該做的、能做的事,都已盡了全力,現在要看國家領導人如何處理。

王國慧也希望民眾對“洋垃圾”的危機提高認知和醒覺,因為民眾環保意識不高,還對空污“零”知識。

“我們有5個醫生經常舉辦講座,但民眾反應不熱烈,還有人不曉得什麼是空污,就像有人把海嘯當作美麗浪花來看待。”

“家園就在雙溪大年,叫居民往哪逃?

“雙溪大年空污日益嚴重,土壤與水源恐怕已遭受污染,我和家人已經一年不敢到外面用餐,希望當局認真看待‘洋垃圾’問題,我們要看到馬來西亞的藍天。”

王國慧也通過視頻道出雙溪大年環保先鋒隊在今年3月成立以來所做的事,包括報警、投訴、向各部門與國會呈交備忘錄。

“截至10月5日,雙溪大年那些已被環境部關閉或停止運作的工廠仍如常操作,繼續污染環境。我們從沒看到政府有採取強硬的行動。”

◆由非正府組織收集中的可回收垃圾數據:

2016:6640公斤

2017:2萬4758公斤

2018:3萬3090公斤

2019 :2萬3515公斤(截至8月)

◆據檳島市政廳統計,單一高樓住宅區3個月內的11種可回收垃圾量:

透明塑料:167公斤

顏色塑料:314公斤

鐵罐:124公斤

鋁罐:17公斤

混合紙品:625公斤

黑白印刷紙:259公斤

紙皮:21公斤

報紙:153公斤

鐵:50公斤

光碟:3公斤

書籍:45公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