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噓 別笑


: 2019-09-12 10:09:24

有家Punjabi鄰居小兒子娶老婆,嘩,在家裡擺足4天4夜的慶祝酒會——真的酒水沒間斷free flow模式的人家。(哪,就是一度曾在晨運隊,可運動後痛得她誤以為子宮掉下來,從此寧肥死都不參了。)

晨運kaki靚靚雅詩敏(就是老公是印度人生有三個漂亮混血女兒那個),跟她住同條街隔沒幾間(興許夫家祖輩同屬來自印度算有三分親吧),所以有幸受邀請參加婚禮。聽了她的描述,立馬回歸八卦兼小眉小眼C9這掛,關切了句:“咁搞法,紅包要包幾多呀!”她說幾天的家宴她都沒去(據悉剛好是印度人的白象節並進入誡禁期得要吃素),只是出席在酒樓的晚宴——就包了一百令吉這樣。

想到華人喜宴夫妻出席,紅包至少3張大牛起跳,如此一比省很多呢。這分明不是笑點,且我也沒任何惡意,卻莫名嘴角失守往上揚,順帶爆了哈哈幾聲……“很好笑嗎?”她露出一臉問號。生怕越描越黑,只好支吾以對帶過。

雅詩敏聽她老公八過Punjabi鄰居是做合法借貸生意的,“他們這族人很多是做這門生意的……”我那該死的無厘頭立馬跳針shock到另一邊去,聯想到派報這行也多是被印度人包攬的——還有,那個在群聊組傳來傳去的笑話。(呃,就是那個:差不多進入彌留的印度老爸,在最後一口氣不忘吩咐妻兒:“怡保律歸大兒子、督大那帶歸小兒子,吉隆坡市中心的就是你的……”在旁的醫生護士聽到嚇得很不輕,這印度老頭看不出是個大土豪咧!“什麼啦,派報紙範圍啦。”那老婆沒好氣地說。)

相由心生,笑點低的人多半帶副蠢相。但我就是管不好自己,沒法子裝酷。如果不是生成挺逗的二比,那可能是後天太愛吃happy food——香蕉之故。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關鍵字: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