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裡挑燈】又見吹煙


: 2019-09-12 11:09:54

前幾天到升旗山行山,登到半山處,剛好眼前有一片沒有樹木草叢遮蔽的高空美景。與平時不同的是,那美猶如仙境,蒙上一片淡淡灰白色的朦朧。

當時山上正逢陰天,迷霧縈繞,山下卻煙霾圍城。偶爾會懷疑山上的灰蒙是濕霧還是毒煙,吸入的每一口氣都伴隨疑慮。這樣的疑慮,幾乎每年都要讓我們皺眉鎖眼,至少一次。

馬來西亞四季如夏,這些年來我們多了一個煙霾的季節。

煙從哪裡來?北馬森林面積比例不大,少有林火可以圍困幾座城市。從許多大馬國民的記憶中,每當出現嚴重煙霾、能見度低至3公里、呼吸都會嗅到燒焦味,這樣的毒煙,大多來自印尼。

至少有30年,印尼林火產生的跨境煙霾,斷斷續續乘風吹到我國,造訪頻率沒見減少。至今幾乎每年或每隔兩年,國內就有地方受到煙霾侵害。就像至今還在奄奄一息的亞馬遜雨林大火一樣,如此不尋常的林火,自然不是天氣乾旱導致起火這簡單幾字的因素就能解釋。

燒芭開墾耕地,是讓星星之火燎原的主因之一。不正確的燒芭方式導致一時難以收拾的跨境煙霾,當中牽涉環保與經濟問題,需要我們去仔細探討,如果我們希望來年不再見吹煙。

其中大家早就意識到的問題,就是油棕業與森林開發千絲萬縷的關係。這牽涉許多跨國企業在印尼的油棕大業,當中包括我國。可以說,當我們指責煙從印尼來,想深一層,這當中,也有馬來西亞經濟發展燒出的煙火。當人類對棕櫚油的需求越高,就需要更多的森林開發油棕業,而在我國目前的發展現況,即使明年就是憧憬的2020宏願年,沒有改變的是,油棕業依然是大馬經濟作物。

經濟是興國之本,如何平衡自然環境與經濟,是未來一大挑戰。依目前情況看來,我們依然離成功有很遠的距離,才會經常引發這樣的林火跨境煙霾。

煙從哪裡來這個問題,印尼政府是時而承認,時而否認。

只能等下一個轉向季候風

在大馬煙霾現象惡化的時候,印尼氣象、氣候與地球物理局(BMKG)就以過去數日的衛星數據為證,否認大馬煙霾源自印尼蘇門答臘。煙霾如果會分國界,那它應該早就在蘇門答臘境內就止步,這麼多年我們看見的,難道是幻覺?

當然,東南亞日常的熱點,未必只是在印尼,只能說各國多少都有林火問題,只是情況偶爾失控的時候,這些衛星圖像上的點點星火都會加劇了問題。

於是,經常在這個時候,政治人物不是雷神風神雨神,無法馬上召喚大風把煙霾吹走,只好轉向民間日常下手,呼籲人們拜神不要燒龍香、減少焚燒金銀紙。國與國之間協調不好的工業環境問題,反倒要千年民間信仰來埋單。

環境部已拿出外交政策,正式要求印尼盡快撲滅林火,承諾大馬政府也會提供協助。此事固然好,是短期內解決問題的好辦法,但明年、後年,若問題根源未解,我們是否又要面對同樣的問題?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無論失的是哪家的火,受害的池魚只有受害國家的平民百姓,包括印尼當地的尋常人家。

每年此刻,我們只能等下一個轉向的季候風,把毒煙吹出境外,恢復透徹健康的空氣。這麼多年來,只能靠天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蔡志玲)

 

關鍵字: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