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法理】國慶日


: 2019-09-11 10:09:57

2019年8月31日是馬來西亞第62週年的國慶日,舉國歡呼。

然而,曾幾何時,每年在這個時刻社交媒體總有人重提831、916與722這幾組歷史數字之爭議。

曾經有段很長的時間,我們認定馬來西亞的國慶日是8月31日,別無他日,是全馬13州的官民,從北部與泰國毗鄰的玻璃市到南端與新加坡一水之隔的柔佛,再從西海岸的檳島橫跨南中國海,東到東邊的沙巴與砂拉越,共同慶祝的立國大日!

雖然歷史書也早有記載馬來西亞成立日──1963年9月16日,但是記憶中,官方至少在西馬鮮有任何官式的慶典。這或多或少成了東馬與西馬官民長埋心中沒有明言的刺。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9月16日不曾被聯邦政府頒佈為公共假期,一直到幾十年後在大馬政治分水嶺之戰──308,東馬崛起成為大馬政壇不容爭議的“造王者”之後,才獲得聯邦政府認可。

須知9月16日與8月31日何者對馬來西亞為重,也掀起了一場在大馬難得一見的史學辯論。

一方以美國7月4日獨立日為例,辯稱即便美國多個州屬,如加利福尼亞後來加入美國,也無另選他日,而是採納原有美國的7月4日為本身共同的獨立日;另一方則義正辭嚴的反駁道,馬來西亞國慶歷史與美國的獨立日,兩者不可混為一談,因為美國是在7月4日誕生後,其他州屬陸續加入,因此都能認同7月4日就是美國的獨立日。而馬來西亞則是在9月16日誕生,砂拉越是參組成立馬來西亞,易言之在916之前根本沒有馬來西亞的存在,不過在加利福尼亞加入美國前,已經有美國的存在。

9月16日馬來西亞成立日的歷史獲得應有的認可,可喜可賀,畢竟遲到好過沒到。殊不知這只不過是大馬歷史更多日期糾纏不清的開始,而不是結束。

緊接下來,更多被砂拉越與沙巴人民認為深具歷史意義的日子被提出來了!先有砂拉越民間爭取還原歷史,要求承認7月22日,而不是8月31日與9月16日,才是砂拉越獨立日。很快的這日期成為政治課題,前砂拉越首長阿德南生前曾在一場慶祝活動上宣佈會認真考慮把這一天列為公假,後來他果然在州選舉競選期間宣佈公假,無異是端到選民面前的政治果實。一個月後,5月26日,砂州政府發文告宣佈已通過砂拉越憲報頒佈,自2016年起,7月22日將是砂拉越的獨立日。過後,砂州政府把7月22日正名為砂拉越日。

其實,北婆羅洲立法院也曾在1963年8月8日一致通過宣告沙巴於當年8月31日獨立的議決,顯然北婆羅洲人民在1963年8月31日到1963年9月16日馬來西亞成立前,曾享有短短十多天獨立自主的日子!

不久之後,馬來西亞舉國上下從馬來亞半島到砂拉越與沙巴,將會在9月16日歡慶馬來西亞成立56週年紀念!然而在歡慶之餘,831、916與722這幾組日期數字絕對不僅僅是數字而已,其歷史意義與影響肯定還會繼續發酵……。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許文思)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