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風景】把多餘送走


: 2019-09-10 10:09:55

簡約生活,向來只敢想,因為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両,自問做不到把家裡收拾得只有一張桌子、數張椅子、一張沙發、一架電視機和數本書。

環視我的家,每個櫥子都是滿的,包括電視櫃、書架、客廳和書房的吊櫃、房間裡的一整排衣櫥。雖然說近年少買書,但書架還是慢慢堆滿了書,很多還未開封,或是只看了小半本的新書,還有不少書是從外國摃回來,摃回來時覺得撿到寶,如今不知這些寶可以傳給誰。很多舊書是繁體字,年輕一代看不習慣,大花偶爾會翻看一下,小花根本不理睬,打電話問朋友任教的學院圖書館是否接受贈書,答案是館內書滿為患,只能辜負贈書人的美意。

老實說,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繁體書會被嫌棄,至于網上二手書網站,只能說人各有志,我寧願送二手書,而不是賣二手書。其實不管是送還是賣,真心一句,我都捨不得。書的存在,不僅是閱讀,還給予我極大的滿足感。我並不深究是否患上童年匱乏症而不自知,小時候家貧,整個童年只有撿人家看完或不要的書來看。那時候報紙的角色十分重要,幾乎所有的書寫養份都靠當年的副刊供給,當然這是題外話。

這一次,我決定把從海外摃回來的書,大多是比較老舊的中國書送走,翻翻這些書,我慶幸當年去中國時還有不少小型書店,淘了不少好書,至于其他的還有老亦舒,跟了幾十年,以為保留了青春的一抹水印,人到中年,早該學會接受水印早已脫色的現實,青春的尾巴老早消失了。還有老蔡瀾,以為他寫給年輕人看的信適合大小花,趁着減價抬了一堆,豈知兩人不捧場,那我也不好苦求,理解勉強無幸福的道理,早日送走算了。

書架上還有一大堆有的沒有的擺飾物,這部分應該是最容易割捨,把它們統統裝箱處理,所有的記憶放在心眼。至于我的衣櫃,很多人會認為塞滿一排衣櫃的衣服很誇張,其實平日穿來穿去不過那幾件。不知從哪一年開始,我的衣櫃成為家人的舊衣集中營,舉凡是不要的、穿不下的、買了之后覺得不美的或是穿上之后覺得不適合的、不符氣質的、減肥成功之后的、穿膩的……統統塞給我,我唯有把它們塞入衣櫃,才會造成今日爆棚的現象。

統統打包 眼不見為淨

打開衣櫃一看,大概有三分之二的衣物不屬于我,這些衣服肥瘦有度(我有六個姐妹),不是過大就是太小,難以找到恰恰好適合的。平日可以將就,甚至視若無睹的讓這些不稱身的衣服擁擠地掛在衣櫃中,因為我的姐妹們在送我舊衣時會再三強調這是很貴的(衣服)、這是好的牌子(收了十多年的名牌衣),不然就是這件衣服是從某某國買回來的,品質上佳,可惜她穿不下,各種說法,總之就是讓你想穿卻遇不到對的場合,想送人又不捨得,只好擺着。

自從簡約的念頭一冒出來之后,我迫不及待的想把這些不適合我的尺吋、氣質、過于老款(再名牌也會變老變舊)的舊衣統統打包,送至二手衣站處置,眼不見為淨。就如我再一次清理臉書一樣,本來就只有寥寥數筆記錄和數十個朋友的臉書,竟然還會有人透過交友追蹤和點讚記錄而惡意揣測貶低我的人格,實在是大怒也,再低調的臉書也避不開有心小人,基于小人不可以常理來揣度,還是遠離方為上策。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容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