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放大鏡】警不斷提醒 媒體常報導 還是有人陷電話詐騙


: 2019-09-08 12:09:09

遭電話詐騙退休男失17萬令吉、墜電話詐騙陷阱醫生教師痛失7.9萬令吉、接詐騙電話以為兒被捕主婦被騙3000令吉、誤信詐騙集團電話退休教師被騙14.4萬令吉……

這都是近幾年報章時常出現的新聞標題,電話詐騙雖已不是什麼新鮮事,警方不斷提醒人們不要受騙,媒體也大篇幅報導,但還是一直有人掉入電話詐騙陷阱。

根據警方的數據,去年全國有超過4415宗電話詐騙案,被騙的金額高達1億9298萬零506令吉,或可能更多,而受害人以50餘歲的巫裔和華裔最多,因為這個年齡層的人士已經有一定的經濟能力,更可以自由提出公積金,有足夠的生活保障,因此成為詐騙目標。

每月平均400人受騙

驚人的統計顯示,每月平均有400人受騙,或每日平均有13人中計。

電話詐騙之前稱為“澳門騙局”(Macau Scam),我國警方為免民眾混淆,而在後期把它改為電話詐騙。

那何為澳門騙局?澳門騙局源自詐騙分子自稱是澳門博彩公司或澳門賭場的報喜電話,讓受害者以為獲得博彩或幸運抽獎,最終卻被要求交付大筆款額的報稅手續而中招,爾後演變成各種詐騙手段,冒充銀行、執法單位等職員來電,以各種虛構理由行騙。

我國警方是在2012年首次偵破澳門騙局案,當時一群由台灣與中國人士組成的電話詐騙集團,在沙巴亞庇設立呼叫中心,使用我國通訊網絡,對他們的同鄉進行詐騙。

當時的電話詐騙是台灣和中國人操控,不過,據警方所指,這些來自外國的詐騙集團作案形態不斷在改變,進入第二種形態時,他們招募大馬人到國外學習澳門騙局的行騙技巧,惟行騙目標依舊是外國人,到近期的作案形態,獵物開始轉向大馬人,詐騙集團直接將業務“在地化”,完全由大馬人在自己國家設立呼叫中心,來詐騙“自己人”。

在大馬最常見的電話詐騙手段是偽裝成警員、反貪會官員、移民局官員、法庭或銀行等機構職員,他們從第三者手上獲取受害者的基本資料與電話號碼,再以各種虛構罪名嚇唬受害者,指示受害者付出大筆款項來“解決事情”。

網絡科技的發達,詐騙集團使用網絡電話(VoIP)篡改成政府機構的電話號碼,讓人防不勝防。

此外,現在的電話詐騙也已經不在指示受害人到銀行櫃檯匯款或到提款機前存款,他們有辦法以各種理由說服受害人提供銀行轉賬驗證碼(TAC),或者說服受害人致電銀行,把傳送TAC的手機號碼轉去他們的手機號,他們現在只需使用網絡,就能輕易的把受害人的銀行存款轉走。

切記!切記!電話詐騙的伎倆會隨著時間而不斷變化,民眾若遇到類似詐騙電話,不能慌張,更不能貪心,那就不會讓詐騙分子有機會可入。若有需要,可聯絡國家銀行熱線 (1300-88-5465)或聯絡相關銀行查證。

電話詐騙4大類

1.信用卡

詐騙分子以簡訊通知受害者,指其信用卡被盜刷一筆巨額數目,並在受害者聯絡詐騙分子時,恐嚇他們使其不安,唆使他們將一筆巨款存入錢驢的戶頭。

2.戶頭洗黑錢或貸款未清

詐騙分子謊稱自己是銀行職員,在受害者聯絡指定號碼後,指控他的戶頭出現來歷不明款項交易,懷疑涉及洗黑錢,為免被凍結戶頭,唆使受害者將款項移去錢驢戶頭。

3.假冒執法人員

假冒警官或移民局官員等,指受害者有案在身,或家人被逮捕,若要解決問題獲釋,先匯款進入錢驢戶頭。

4.幸運抽獎

看準人性的貪念,冒充賭場或大企業的代表,讓受害者相信自己中了大獎,若要領取獎金或禮品,則需先繳付巨額款項才能領獎,最後甚麼都得不到。

電話詐騙集團行騙流程:

1.電話聯絡上後,真人或電子錄音通知受害者在相關政府機構出了問題,指示受害者按鍵與官員對話。

2.受害者依據指示按鍵後,電話線便會連接到詐騙集團操作員處,後者假扮成機構人員向受害者要求姓名和大馬卡號碼,以確認身份。

3.詐騙集團開始利用人性的弱點,應用簡單的溝通技巧套取信息,如受害者的銀行存款數額和家庭狀況等等資料。

4.詐騙集團掌握受害者的資料後,開始以各種令人不安的說法恐嚇受害者,讓驚慌無措的受害者言聽計從,將金錢匯入對方口中“安全的戶頭”。

多次提醒民眾 警不會要求轉賬或匯款

警方曾提醒民眾,警方或其他執法機構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要求轉賬或匯款。警方在必要時,會親自上門找尋犯錯者;如果上門見不到當事人,警方會將傳召通知書交給當事人的親人,或者貼在當事人的住家大門鄉,即便是使用電話聯繫,警方也只會傳召當事人到警局,而不會在線上解決事情。

另外,一般行騙過程都會要求受害人轉賬到第三方的銀行戶頭,這些戶頭一般都是“錢騾”所持有,令警方難以追查到被轉賬的錢的下落。

任何涉及電話詐騙者被捕,警方將援引刑事法典第420條文(欺騙)來對付詐騙案罪犯,至於不足證據引用欺騙條文提控的,警方則會建議援引2017年防範罪案法令(POCA)。

警方也可援引刑事法典第424條文(不誠實轉移或隱瞞財產)對付錢騾。

過去半年媒體所報導的國內電話詐騙案:

●2019年9月4日

北海一名37歲華裔女子接獲來電指她的信用卡還欠7000令吉,電話過後轉接給自稱是武吉阿曼警方商業調查組楊姓查案官的接聽者,對方要她把銀行存款戶頭資料交予警方調查,女事主在心慌意亂下洩露戶頭資料給對方,被騙走1萬5099令吉70仙。

●2019年9月1日

騙子假冒法庭人員撥打電話給25歲的教師,通知他在登嘉樓涉及假信用卡案件,該電話之後被轉接給另一名自稱是警員的接聽者,對方告訴受害者,他還涉及洗黑錢活動,受害者把戶頭賬號和銀行轉賬驗證碼(TAC)給了對方,遭騙走1萬1340令吉

●2019年8月26日

理科大學退休女研究員(59歲)接獲來電,對方自稱是馬電訊職員,指她的名字被盜用申請網絡作為洗黑錢用途,後來電話轉接給自稱警察的男子,該男子指受害者涉及嚴重罪案,多次指示她匯款至某銀行戶頭,受害者也一一照辦,被騙走10萬5000令吉。

●2019年7月31日

檳城一名男子接到一個自稱是吉隆坡警方的來電,指他涉及網絡罪案,要求他匯錢到指定銀行戶頭,否則國家銀行將凍結其銀行戶頭的存款。男事主在六神無主之下,也沒做任何查證,就多次把錢存入對方指定的銀行戶頭,被騙走逾17萬令吉血汗錢!

●2019年6月26日

來自雪州加影的41歲女工程師接獲一通自稱是吉隆坡郵政局總部職員的電話,指她有一個包裹,受害者否認包裹是她的後,對方把電話轉接給自稱來自沙巴警局的“張警曹”,對方指女事主與另一男子涉及毒品及洗黑錢活動,並通過WhatsApp將逮捕令發給女事主。女事主過後根據老千指示,將存在朝聖基金局和投資國民信託基金的35萬令吉血汗錢提出,並存入新開的銀行戶頭,過後驚覺上當而到警局報案。

●2019年5月14日

沙巴山打根一名39歲女教師分別接獲兩通自稱是來自武吉安曼警察總部、檳城警察總部打來的電話,對方聲稱女教師有接獲法庭傳票,案件與洗黑錢及毒品有關。老千通過電話威脅女教師需要通過銀行匯款來解決,後者不疑有他,在接獲電話後的兩個星期內,分別匯款到6個不同的銀行戶頭,前前後後共匯出了39萬4500令吉

●2019年4月16日

在砂拉越中央醫院任職醫藥官員的28歲巫裔男子接到一通電話,被指欠下3萬令吉卡債後,再被指涉及毒品罪案及洗黑錢罪案而遭通緝。事主擔心銀行戶頭存款遭凍結,便根據老千指示把存款集中在新開的銀行戶頭,並把戶頭資料一併交給對方,結果被騙走48萬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