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海音樂節上篇】稻海配歌樂 國慶掀序幕 沙灘稻田歡唱9天


: 2019-08-13 08:08:55

適耕莊是許多城市人週末小旅行的首選地,而當地的人潮巔峰落在6月和12月的稻米收割季節,這時候的適耕莊遍地鋪蓋了一層金黃色,清風所到之處掀起陣陣的黃金波浪,煞是好看,收割後的卷卷草更是遊客們爭相拍攝的焦點。

然而,鮮少人注意到8月至9月稻田經灌溉後形成的絕美水田之境,這時候的田野就像是一片毫無波瀾的汪洋,或像是天空之鏡般把天上的色彩都完美拓印在水稻田中,而“稻海音樂節”正是因為主辦單位大膽把舞台架設在水田上而得此意境美妙之名。

一連9天的馬拉松式盛會將迎來全國各地的優秀音樂人、歌手、創作人、樂團等,屆時,大伙將以天空為背景、泥地為舞台,任由各自的成長背景和文化素養在舞台上碰撞出絢麗的音樂火花,然後將之化為旋律和音符,在小鎮的空氣中流轉傳頌,這樣的過程,既詩意又浪漫。

天空作背景 泥地充舞台

參與這場音樂節策劃工作的本地知名創作人周金亮和張盛德異口同聲說,他們是以稻田的遼闊、海洋的浩瀚作為“稻海音樂節”的核心理念,因此,這項音樂節將包容馬來西亞多元流的音樂風格,也因此,搖滾、爵士、民歌、詩曲、獨立音樂等歌曲屆時將在這個充滿草根氣息的地方發酵。

“我們想把本地優秀的音樂人集結起來,讓大家一次過看到更完整的大馬本土音樂面貌。推廣本地創作一直是我們堅持音樂路的動力,我們的創作一直以來也關懷本土人文、生活、族群的情操,而適耕莊就是一個草根的地方,我們把創作和淳樸之地相結合,再把外面的人帶進來,讓大家可以聽到更多的本土音樂。”

他們認為,大馬有很多出色的音樂人和歌手,而這些音樂人在各自的圈子都努力了很久,且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卻苦於沒有大的平台來宣傳自己的音樂,加上人力財力的限制,以致他們無法走入更廣大的群眾視野裡。

“因此,我們才會蹦出這個大膽的想法,即運用音樂節的旗幟號召所有的好聲音、好音樂到這個舞台散發光彩,讓漂浮不定的大馬音樂能夠找到一個立足點,坦然、舒服並踏實的走下去。”

百名音樂人   參與演出

“稻海音樂節”的演出陣容龐大,共有超過20個單位,逾百名音樂人參與其中,目前甚至已出現額度爆滿的情況。

音樂節的其中一名策劃者周金亮笑稱,許多還來不及加入的歌手都為此扼腕嗟嘆,畢竟這是一項深具意義的活動,至於已經確認參與演出的音樂人也都很興奮地期待大家能聚在一起交流音樂,並與大家分享心中的不安和忐忑,包括一些想法和疑問,如音樂的路該怎麼走、音樂理念、態度及相互切磋學習等。

“很多本地音樂人只在自己的地域被熟知,如檳城的音樂人只有檳城人認識、柔佛的音樂人又只有柔佛人知道,因此,他們的音樂格局都較小,且難找到合適的舞台來推廣自己的音樂,而這場音樂節正好是一個相對較大的平台,而且又是在那麼漂亮的地方舉行,所以,大家都對此感到興致勃勃的。”

傍晚水田演唱       入夜沙灘狂歌

“稻海音樂節”的重磅好戲落在9月7日(週六)及8日(週日)的售票演唱會,而這場演唱會與一般演唱會的場地有所不同,因為這場音樂節的特別之處就在於把舞台與適耕莊的風景和天色結合,並分為稻田舞台及海風舞台。

稻田舞台建在水田上,首日的演出時段在下午5時至7時45分夕陽西下的時候,演出者在天空換上橘紅色漸層濾鏡的魔法時刻唱響田野,當最後一絲光線消失在地平線時,稻田的演出便會嘎然而止,同時,這也意味着另一場在沙灘的狂歡即將開始,即從晚上8時20分至11時45分在沙灘的海風舞台上演,並以令人振奮的節奏讓音樂節的熱度繼續延燒。

音樂節的其中一名策劃人張盛德披露,稻田舞台及海風舞台的音樂性質的呈現有些許不同,前者是比較靜態舒服的音樂,後者則是傾向動感搖滾的音樂類型。

6美聲唱校園民歌

張盛德披露,第一天的稻田舞台有3個重點環節,其一是由激盪工作坊呈現的“老朋友”,其成員的年齡介於50至60歲,但大家對於創作和唱歌還是懷抱着初心和熱忱。

“再來,大馬音樂當年受到很多海外音樂的影響,其中一個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台灣校園民歌,因此,我們找來3名中馬女歌手及3名南馬女歌手,共6把好聲音唱出我們從小聽到大的經典民歌,如《橄欖樹》、《外婆的澎湖灣》等等。”

接着,待在音樂創作領域超過40年的周金亮把《動地吟》詩曲朗唱搬上舞台,而這3種截然不同的概念將會在美麗的自然水田上呈現。

至於晚上的海風舞台演出,張盛德和周金亮則從南馬、中馬和北馬各找了一個單位表演,演出者都有很強烈的地域性代表,如北馬就邀請了跨民族樂團文化一擊(Culture Shot),他們的音樂抒發道地的檳城人情懷和感受,把三大種族的元素融合成為當地特色的音樂呈現。

“其中一首歌叫《街路邊的歌》,靈感源自檳城有一條街有很多流氓經常在那兒哼哼唱唱,而這些小曲經過重新編曲後,就成了這首福建歌,歌曲內容道出那條街上發生的大小事,內容很生活化,也非常接地氣。”

張盛德續說,南馬方面又是另一種風格,南馬與新加坡接近,所以,當地的音樂又是不同的面貌,並傳遞屬於那個地區同溫層的情感。

“至於中馬的歌曲則是由我演繹的《我是巴生人》。”這也是他所有歌曲中最具代表性的經典歌曲,內容敘說身為巴生人的他從一個小地方走入音樂領域,以及他在這過程中遇到怎樣的人、怎樣的事情,以及寫出怎樣的歌曲。

此外,周金亮補充說,每個環節的演出都充分表達大家對生活的感受,那將會是極富意義的演出,而有關演出預料將在午夜近12點時才結束。

從日出唱到日落

9月7日的音樂節結束後,隔天(9月8日)約6時40分的破曉時分,稻田舞台就會重新熱鬧起來,並由張盛德和周金亮領銜彈唱的“大費周張”劃破清晨的空氣,悠揚的樂聲在水田上方環繞,並飄蕩到剛甦醒的每一寸鄉土上。

“我們的想法就是要在太陽剛出來的那一刻開始唱,屆時,太陽會在觀眾的後方緩緩升起來,然後在氣溫漸漸升高的時候,即大概上午9時15分,當天的音樂會就會結束。”

周金亮和張盛德兩人的彈唱環節預料將花費半小時,之後就由其他音樂人或歌手輪流接棒演出,讓觀眾能夠不斷的沉醉在音韻悠揚的音樂世界裡。

傍晚5時至晚上11時30分,海風舞台的終場演唱會將為這場音樂節劃下完美句點,其中的重頭環節是“本土精點”,把多首膾炙人口甚至紅遍海外的本地流行歌曲以串燒方式一首接一首輪番唱出。

張盛德說,這場馬拉松音樂節是以原創音樂為主,大概佔了音樂節的80%,至於其他非原創歌曲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歌曲。

 

daldladla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