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11電視專訪 大馬第1人 鄧祥興醫生揚威日本醫界


: 2019-08-10 08:08:55

(怡保訊)獨中生在日本醫界闖出一片天!

獨中教育的媒介語以華語為主,有的也會注重英語,惟這兩種語言在日本並不能派上用場。

要在那裡繼續深造,必須先在日文學校學習,通過考核,才能獲得參與公立大學考試的入門票。

我國獨中生出國深造並非新鮮事,由於政府尚未承認獨中文憑,許多獨中生學成後會選擇留在當地執業,落地生根,有者的成就更是達當地政府承認和推崇的水準,顯見獨中生的學術水平受認可,而鄧祥興醫生(日本Kisaki診所院長兼婦產專科醫生)是其中一位。

鄧祥興是土生土長的怡保人,因為他在日本醫界的成功,引起了當地電視台一個專門訪問成功人士的電視節目“嘗試之王”(King Of The Try)的注意。這個已開播兩年的節目,廣受當地民眾喜愛,受訪者涵蓋各行各業,當中外籍人士的受訪者只有3人,鄧祥興是馬來西亞首位,也是日本醫學界的第一位受訪者。

化學老師啟蒙對化學興趣

來自小康之家的鄧祥興,父母是娘惹糕小販,他在3兄妹中排行第二。他說,父親只有小學學歷,母親甚至沒有接受過教育,讓他從小就知道教育的重要性。他坦言,自己小學時的成績平平,可以用“半桶水”來形容,在六年級的檢定考試中只是剛好及格的成績。

“中學轉到怡保培南獨中就讀理科,初三時遇到當時的化學老師李昭珉,開啟了我對化學的濃厚興趣,也啟蒙了我往後的人生方向。”

他形容,其他同學都覺得李昭珉的教學方式很枯燥,只有他覺得有趣,化學成績因此而突飛猛進,甚至成為全級化學科最佳成績者,讓同學都刮目相看。因為化學科變好了,他不想在其他科目輸給他人,決心在化學以外的科目也奮力追上,力求進步。

家住怡保花園的他,每天需搭乘學生巴士,費時約3小時來回學校。他說,家裡製造糕點的機器很吵,在家沒有清靜的環境唸書,在搭巴士的路途成為他把握時間唸書的最佳時期。

他認為,清晨時分唸書,效率特別高。他的成績因此看到顯著的進步,到高一和高二時,是全級成績前三甲的保持者,人也因此變得有自信及開朗。

嚮往日本文化矢衝出大馬

鄧祥興表示,會選擇到日本留學有兩大原因,其一是嚮往日本的文化、科技及人文環境,在觀看了描述日本二戰後的連續劇,對當時貧困的日本在30年間躍進成經濟大國的成就很是震撼。其二是時任培南獨中校長陳郁菲灌輸的觀念“一定要衝出培南、衝出馬來西亞”所促成。

“我國在二戰結束後,因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屬於富裕的國家、日本卻是戰敗後,經濟一片蕭條和潦倒,人民甚至要挨餓受苦。到了今天,日本已是泱泱大國,經濟強盛,但我國卻還是發展中國家,到底日本的秘訣是什麼?”

鄧祥興指出,在他初到日本時,正處於泡沫經濟的時代,東南亞國家的人都喜愛到那裡“跳飛機”,而他的計劃是在當地半工讀,如果書念不成,就在那里當黑市勞工,賺一筆再回國創業,雖然冒險,至少體驗過國外生活。

不想回到原點當黑工  奮力考上大學

鄧祥興說,父母為此感到擔心,囑咐他如果不能繼續待在日本,就回家好了。他在懷着複雜的心情,有忐忑又期待地在日本展開留學生活。由於在日本餐廳打工,即使日文不流利,工作上還是必須常講。而這樣的實戰環境造就了他的日文吸收更快,打穩了語言的基礎。

他憶述,為了省錢,在冬天冷、夏天熱又不敢開暖氣或冷氣的情況下,不能待在家唸書,就想到了以前坐巴士唸書的方式。他每天提早起床,以學生月票搭地鐵,在地鐵環繞再回到原點的約1小時內,專心唸書。

“後來日本政府頒布了留學的新法令,規定留學生必須考上當地大學,學生准證才能獲得更新,我抱着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決心拼命努力,因為若考不進大學只能走回原點,當黑市勞工,在一年後我考上了號稱日本七帝國大學之一的北海道大學藥學系。”

幾千人搶100名額

鄧祥興透露,日本公立大學的學費和我國不同。在那裡不分文科或理科,學費都是一樣的廉宜,學生都很想考進去,尤其醫藥科系更是加倍地競爭激烈,要在芸芸幾千人中爭取到僅有的100個名額,難度更是難上加難,但他辦到了!

剛開始,他聽不大懂課程內容,並沒有因此卻步,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就勇於發問。母校教會他,要成功,首先得選擇自己最擅長的秘密武器,正面積極的態度使他終於跟上其他人的進度。

拒當藥學研究員  棄高薪立志當醫生

鄧祥興在6年的藥學系中表現亮眼,除了獲得大學獎學金完成藥學碩士的學位,日本政府也開出邀請他當藥學研究員的優渥條件繼續留日。他卻毅然拒絕了每月薪金高達20萬日幣,兌換成7千多令吉的待遇,決定考進醫學系,立志當醫生。

“醫學系的入學門檻更高,其難度是連日本人也沒有信心可以考上的,我最終考上了大阪大學,成為醫學系學生。”

鄧祥興表示,讀醫時並沒有對婦產科特別感興趣,反而覺得婦產科醫生得常看病人私處,心裡有點怪怪的。此外,日本女性比較傾向同性的婦產科醫生求醫,所以他最初的志向並非婦產科。

教授一席話對婦科改觀

他說,他的婦產科教授村田雄二在上課首天,抓包提問,同學間都沒有準備,無人答得上來,讓教授嚴厲的斥責一番。

“教授罵我們即將成為醫者,卻毫無當上醫者的醒覺,反而還像學生那樣等著他教。而且我們念的是公立大學,學費是由日本國民付的稅金來繳付,這樣的求學態度等同稅金小偷!”

教授的一席話,一語驚醒夢中人。鄧祥興開始對婦產科改觀,但終究因各種原因,尤其婦產科醫生少,必須每次輪值36小時以上這一點,讓他依然猶豫不決。

回饋日本供讀大學  轉當婦產科醫生

大學畢業後,鄧祥興的太太懷上了長子,有一天肚子劇疼,身為醫生的他卻幫不上忙。當看到婦產科醫生出現時,讓他瞬間安心,那一刻,他才覺得婦產科醫生的存在是多麼的偉大。為了回饋大學這些年來供他唸書的日本社會,且婦產科最缺人,他終於決定轉科,當一名婦產科醫生。

如今的鄧祥興,已經當了13年的婦產科醫生,擁有自己的婦科診所,共12名員工。剛創設診所時,因他是外國人加男醫生的身分,一天只有兩、三名客戶;後來逐漸打出名堂,客戶聞名而來,平均每天至少有100名客戶上門,最高紀錄更是一天來了170人,這樣的盛況就引起電視台的注意,有了這次的拍攝機會。

他說,我國政府至今不承認獨中文憑,是獨中生水準低?還是其他的政治因素?教育不該從政治背景的有色眼鏡來看待。既然獨中生可以在國外闖出一片天,證明水準到位,政府卻不願承認,那不是很矛盾嗎?他始終希望,政府可讓獨中文憑有獲承認的那天。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