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裝置藝術遇上古蹟空間 香木承載信仰靈魂


: 2019-07-31 15:07:40

(檳城31日訊)會館與裝置藝術,老房子與裝置藝術,這個喬治市藝術節,古蹟與裝置藝術碰撞出怎樣的新火花?來自吉隆坡的藝術工作者李慕義,闊別6年後再來檳展出《Superstition ll》,配合喬治市藝術節把作品搬入南陽堂葉氏宗祠及五福堂廣州府內展出,讓藝術與古蹟空間對話。

李慕義運用各族都會使用到的膜拜材料“甘文煙”,還有華人的香,以葉氏宗祠的古老地板花紋為延伸,排列出幾種創意圖案。

李慕義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說,葉氏宗祠的地理位置非常特別,面對著有和諧街之稱的椰腳街,與不同種族的宗教場所相依,也臨近小印度。

他有感“香系列”的材料,與該宗祠的整個環境很融合,甘文煙也像徵着各族的信仰精神。

信仰與精神是抽象的東西。李慕義對香,也有這樣的體悟。

“香的存在很有趣,它的存在是為了要消失,化為寄託信仰的輕煙。但我們還是會花心思去設計不一樣的香,給他不一樣的形狀,例如金元寶形狀、蓮花形狀,這些都是很有意思。”

Superstition思索信仰真諦

此展覽的名稱叫做Superstition,中文是“迷信”的意思,主要引領人們思索信仰的真諦。

由甘文煙和香構成的幾組圖案,有的是幾何,有的含有伊斯蘭風格、印度彩米圖(Kolam)、花朵紋路等,都是李慕義對材料的實驗。

有心思的是,無論是甘文煙還是香木,都是李慕義特別從吉隆坡帶來的,以求形狀大小一致。連葉氏宗祠祠堂前擺放甘文煙作品的木箱,還有前廳的八角形木桌,也是他在吉隆坡設計訂做後,帶來檳城。

八角形木桌放在祠堂前廳正中央,古色古香的造型與現場十分融合,若不是李慕義的特別解說,人們還以為這張木桌在此已久,不知這是裝置藝術的一部分。

李慕義說,他7年前首次來到檳城舉辦“superstition l”展覽,地點就在葉公司對面的老店屋。那時他剛從大學畢業不久,第一次來到檳城舉辦個人展覽,很多東西都要獨力完成。

在剛結束的喬治市藝術節,李慕義也在牛干冬的五福書院展出三套裝置藝術作品,材料包括金紙錢、與“忠孝仁愛、禮義廉恥、信義和平”同音的鐵製生僻字、以及黑土堆成的沙堆,有七色紙貼在上面,仿造華人義山的山墳。

李慕義的展覽已經結束,但他希望以後可以帶不一樣的作品到檳城,與檳城人對話。他說,裝置藝術與畫作不同,裝置藝術對空間的要求比較高,來到有歷史或有故事的空間,藝術的言語就會加強。

真的假森林

反思現代人作為

今次喬治市藝術節另一個引起熱論的裝置藝術作品,是來自檳城藝術工作者陳麗香的《真的假森林》(Real Fake Forest)。

紙皮與樹,之間有什麼關係?紙皮的製作材料來自樹皮,當我們用紙皮來製造假樹,那這棵樹到底有幾分真幾分假呢?

這是陳麗香在台牛後29號老店屋內,製作出的紙皮森林。地上堆滿枯葉枯枝,她說這個裝置藝術是希望人們反思現代人的所作所為,正在摧毀真實的東西。

陳麗香設計的紙皮樹,每棵樹身上都有不同的傷痕,都是人為的傷痕。其中一棵樹身上有浸過水的水位,代表檳城在2017年杪的大水災,她在友人家裡曾看見一棵浸在水里的樹。她與團隊把紙皮撕開再片片粘結,紋路與真樹十分相似,這些紙皮樹身上,有的掛著使用過的檳島市政廳停車固本、有的掛着廢棄的塑料袋、貼著產業買賣的廣告、土崩的痕跡、有的身上有鐵釘,是人們把傳單釘在樹身後,忘記取下的傷害。

陳麗香說,污染的空氣與水源,會影響樹的健康;失衡的開發與發展、也導致樹木遭殃。“人們以為樹只是一個物體,忘了樹其實也有生命。”

其中一棵樹皮樹,身上掛着溫度機,象徵着現代人“作繭自縛”的窘境。

“樹木越來越少,現在檳城越來越熱,全世界也一樣。人們對待溫室效應最直接的方式是什麼?是拼命去裝冷氣,把自己與大自然隔開。但冷氣裝得越多,排出來的熱氣越多,其實反而提高整個環境的溫度。除非永遠不出家門,否則我們最終還是得面對現實。”

喬治市藝術節結束了,陳麗香希望《真的假森林》可以繼續在適合的空間,傳達環保理念。她歡迎任何想把展覽帶到活動或學校展出的單位,可以通過她的面子書專頁(tan lay heong)聯絡她了解詳情。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