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師奶作家山離‧吃餐飯爭餐飽

: 08/03/2008 - 15:57
有個問題,一直都搞不清楚答案,到底一加一,是等於多少?有說是一,有說是二,有說是三,原來一至零,統統都是答案。這個問題,投影在胡淵與山離一家人,答案也肯定趣味。當爸爸的愛說笑,做媽媽的很開明,大女兒愛胡鬧,小女兒則沉默,一家人在飯桌上就愛大耍唇槍舌劍,你說我,我說你,鬥嘴吵鬧就是他們家的情趣,你拿他們沒轍!如果問他們一加一等於多少,相信那答案必又爭得面紅耳赤,沒完沒了。一頓家常便飯,一個另類家庭,南轅北轍的4個人坐在一起吃飯時,會是怎樣一個景況?鬥嘴、吵鬧、笑聲不斷,是這家人飯桌上獨有的特色,除了唇槍舌劍各自表達立場與觀點外,還有很多的弦外之音。這一家人,爸爸叫胡淵,媽媽叫山離,兩個女兒分別取名代序與時秩。眼前的他們,關係是夫妻,是父女,是母女,也是朋友。大女兒代序總愛和爸爸鬥嘴,爸爸也好不客氣的反彈,小女兒時秩是個靜寶寶,冷眼看爸爸和姐姐交鋒的戲碼,媽媽呢?看吵鬧的畫面,搖搖頭又咧嘴大笑,最後也加入戰局。就是愛家裡的味道呵呵,還真的是一個另類兼趣怪的家庭。問問他們平時主張在家煮抑或出外用餐?一臉笑嘻嘻的超級師奶作家山離立即送上這個答案:“我們都主張在家吃飯,喜歡自己煮,習慣吃家裡的味道。”“我和代序什麼都吃,爸爸和時秩則比較會挑,乾糧他們絕對不碰,兩個女兒最愛吃爸爸做的麵包,不過,家裡會煮哪些菜,還是會以女兒的口味為主,重要的是還是整家人吃飯的氣氛。”試過一天三餐吃麵包山離謙稱自己和先生做的都是“不入流的家常菜”,為了“求吃飽而已”,例如青菜加肉炒一炒,就是一道菜。青菜也會想辦法變出不同做法,有的加蒜炒,有的加蛋炒。“所以說都是簡單的菜式,我以前在忙工作,燒菜工作都是胡淵負責,生了小女兒後就常在家,自然也分擔了煮的部分。”有時候,做了一大堆菜餚,一家四口吃不完,就會放進冰箱,隔天再吃,直到吃完為止。這時候,大女兒氣呼呼發言:“你知道嗎?我們以前就試過一天三餐吃麵包,都是吃麵包。”胡淵翹起了嘴角,嘴邊暗藏詭詐,“不知是誰說最愛吃我做的麵包。”話一出,小眼瞪大眼的情景又出現了,山離也跟着扮演她的“和事佬”角色。“其實啊,食物吃不完就等於浪費,所以我們都會教導女兒,把食物吃完是一種美德。比如有許多小孩都不嗜吃苦瓜,我們會比喻人生就像苦瓜,要先苦後甜,所以,我的兩個女兒都愛吃苦瓜。”胡淵也補充說,他們對吃並不要求奢侈,簡單一餐就很滿足,只因為一家人可以圍在一起開心吃頓飯,即使吵吵鬧鬧,也是他們家獨有的樂趣。飯桌上言論自由現場看來,山離這一家人雖然常在飯桌上言語交鋒,可是相處方式還挺融洽的。平常都在聊些什麼話題呢?4個家庭成員異口同聲說:“講生活閑話,想到什麼就講什麼,言論絕對自由。”提及一家人的關係,是開門見山,還是互相尊重,保留私隱為主?話還沒說完,這一家人已“暴笑如雷”,大女兒劈頭一句就說:“隱私權,在我們家是個笑話,我出世前就喪失這種權利了!”“老媽整天在報章上寫專欄,把家裡的大小事都公告天下,有看她專欄的人都大概知道我們家是怎樣的情況,所以說,還有什麼私隱可言?”“都說是一家人,有時候說話都會毫不留情。”胡淵笑說。“大女兒最愛打妹妹毒針。”那一邊廂的代序直嚷:“哪有這回事,胡說!”這回小女兒時秩首度打破沉默。“她啊,最愛把言詞誇大,我明明不是說這樣,她就硬要把我的原意歪曲……”這樣的美味聚會,吵鬧笑聲又此起彼落,充滿歡樂。大女兒:媽媽的白斬雞特別好吃大女兒代序在美國唸書期間,最懷念媽媽燒的菜,現在回家了,自然要好好彌補過去9個月的相思滋味。“媽媽最拿手弄白斬雞,雖然煮法很簡單,可是她做的就是特別好吃。”那麼,會不會陪媽媽一起做菜?“不會。”答得直接干脆。“可是我會自己煮,像是我在外面吃過一些什麼好吃的,就會牢牢記住,回來就自己嘗試煮,結果……還不錯。”此言不假,因為看見山離點點頭,奇怪的是,在廚房大費周章後,大女兒從來不負責善後工作,叫她洗碗筷,甚至難過登天。“我不會洗碗,在家也從不洗碗,在美國唸書時,廚房的碗盤一大堆,最後還得勞煩室友的母親清理。”老公:她做的菜都有益身心這次採訪,終於見識到胡淵和山離的如珠妙語和獨特觀點,再看看一桌子誘人的佳餚,意大利魚餅、芝士肉碎千層面、蘿蔔乳酪蛋糕……,對對腕錶,不知不覺接近一小時,大伙兒的肚子都咕咕叫了起來,還等什麼,開餐咯!問小女兒最愛吃桌上哪道菜,只見她夾起八寶茶燕菜糕,一副貪吃的神情,隱約知道她的口味。而胡淵十足享受主義者,開了瓶紅酒配菜,有紅酒相伴,興致勃勃,自己邊喝邊聊,講了許多冷笑話,也爆了更多的料。要他對太太做的菜給予評價,他認真思索幾秒後回答:“還不錯,都合大家的口味,我覺得健康比較重要,所以在家吃飯就顧不到好吃的了,不過,她做的菜都有益身心。”講到此,山離很豪邁地大笑了起來,似乎認同胡淵的話。聊起廚房是女人的天地,山離會否在廚藝中找尋寫作的靈感?山離說,創作和燒菜是兩回事,燒菜是為了讓家人吃得溫飽,而創作則沒什麼靈感,隨心情寫就好!後記這家人真趣怪採訪結束了,我大大鬆了一口氣,腦袋即刻想該以什麼角度去寫這篇訪問,還未回過神,大女兒賊賊地說:“來訪問我們家是一件苦差吧!你的上司在考驗你,搞不好這個訪問後,你很快升職了,哈哈……”我和攝記面面相覷,額頭出現六條線,也開懷笑了起來,這家人還真的夠趣怪。
光明日報/名人開餐‧報導:陳俐蓉‧2008.07.27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