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偏方全身癢脫皮‧中藥調理9月皮膚潤澤


: 2008-08-03 14:08:01
(吉隆坡)退休人士鄧耀璔3年前突然心痛如絞,經過冗長的醫藥檢查,才發現心臟主動脈剝離和腫脹。由於動手術恐有成為植物人的風險,醫生無計可施。他轉向中醫求診,並接受國外醫師的偏方治療,雖治癒主動脈剝離,卻引來皮膚病的痛苦。他形容自己就像一隻“梅花鹿”,身體佈滿大小不一的皮屑塊,走到哪就掉到哪,情況駭人。不過,他仍信心十足地接受中藥調理,在9個月內全身皮膚終於恢復光亮潤澤。鄧耀璔提到自己因心臟病而患皮膚病時,他形容自己“就像一隻梅花鹿”,當時他全身都有斑駁的皮膚屑,凡走過的地方就有皮膚屑飄散在地上。細說從頭,他臉上盡是笑意。當年,他為了治療心臟主動脈剝離,在求醫無門之下唯有嘗試中藥偏方,每天吃9片鹿茸、2兩血燕及9隻蝎子。他沒有經醫師辨證論治就以身試“藥”,雖然最終解決了心臟血管剝離問題,卻引來皮膚病,全身搔癢如成千上萬的螞蟻在身上爬動,難以忍受。全身搔癢如蟻攢動鄧耀璔先後向五六個皮膚專科醫生求診,有的開藥給他外敷,不見療效;有者認為他的病情嚴重不敢開藥,建議他做切片檢查。他見醫生束手無策,自己也很苦惱,不知如何是好。當時,他的太太不時像大人替小孩捉虱子般,為他摘剝頭皮上的屑塊,不然會有更多衛生問題。他也嘗試各種洗髮水和沐浴露,但都徒勞無功。然而,絕處逢生,他朋友介紹他看中醫,經過一輪望聞問切後,醫師診斷他的氣血“不乾淨”,要先從排毒着手,並注重飲食,為期1年。氣血不淨須先排毒現年70歲的鄧耀璔重申,雖說他是因吃中藥而有皮膚病,但他覺得醫師的說法很有根據,於是開始治療長征。治療初期療效還不明顯,痕癢不時來襲,忍無可忍時他會塗藥膏止癢。漸漸地,他全身的皮膚屑塊有減少的跡象,家人也比較放心。“我們從理性的角度來看,我第一次吃中藥是無路可走,而且吃的是非常熱和毒的藥。第二次仍選擇中藥治療,是我對中藥有信心,因為那是經歷千年的智慧結晶。”鄧耀璔說,生病初期他覺得恐慌,但隨着緊急時刻過去了,他已較安心。當他開始用中藥治療皮膚病後已真正放心,因為醫師不只醫人也醫心,讓他心情變好。女兒搭幾趟班機取藥蝎子無味燕窩難下嚥鄧耀璔坦言,為了治療他的病,身在台灣的女兒到每一家醫院尋訪醫師,最後終找到在相關方面有經驗的醫師,後者建議他偏方治療,並要嚴格遵守服用條件,即不可在燕窩裡調味。他認為,雖然應用偏方有點冒險,但他吃得下就有調補作用,決定放手一搏。當年,他服用的這些藥皆必須千辛萬苦才購得,即由醫師向中國廣州訂藥,藥送至香港,再由女兒從台北飛抵當地取藥,再返大馬拿給他。他每次吃藥吃得很辛苦時,就會想到女兒不辭勞苦,千里迢迢為他取藥,更覺得“苦上加苦”,吃藥也吃得更不容易。那種心靈交戰的矛盾難以用言語道出。他說,沒有味道的燕窩他吃得很辛苦,最後不得不請求醫師寬容,在燕窩裡加一點原糖才吃得下去。至於蝎子則當成炸蝦吃,才能克服心理障礙。鄧耀璔披露,他“辛苦”3個月後,醫藥檢查顯示,血管內層剝離已復原,他終可告別吃蝎子的日子。大病一場後,他繼續用中藥調理,可是,以中藥附子為主的處方卻引發皮膚病,令他承受不少困擾。犯中醫大忌出狀況辨證論治後終康復鄧耀璔平素有閱讀中藥的書籍和資訊,非常欽佩著名醫家李時珍嚐百藥、寫專書的刻苦耐勞。他認為,中藥的博大精深超出人的想像,因為以當時的艱苦環境和條件,古人仍可不屈不撓地一一記下各種中藥的性味、功效和臨床經驗,在在顯露古人的智慧難以用當今的眼光來確定。他說,中醫強調辨證論治,而他應用偏方“出狀況”的主因就是沒有經過辨證論治,這是治病的大忌。不過,過後他經辨證論治才對症下藥治理皮膚病,最終他康復了。一家大小關注病況真情義乃人生資產鄧耀璔的另一半陳美蓉(74歲)曾因先生的病情急切得猛掉眼淚,卻又不敢讓他知道,強忍難過的心情,在他面前扮堅強。不過,鄧耀璔還是從她的身體語言、言語中察覺她的擔憂。“盡管藥湯難喝,食物清淡到難以下嚥,我還是努力吃進肚裡,因為不要辜負太太的一片苦心。當我的皮膚好轉後,她終於放下心。”鄧耀璔說,當時他每天須吃2兩燕窩,太太每天忙着挑理血燕的雜質,費神費力。加上他的飲食要清淡,她就另外為他準備餐食。他求診時由兒子管接管送,一家大小全神貫注地打點他治病的事務。他表示,病好後,他深切感到太太和孩子的支持和照顧對他多麼重要,那是千金難買的人生資產。辨證論治中醫要訣民間偏方非全適用中醫師許才壽強調,“辨證論治”也稱“辨證施治”,是中醫認識和治療疾病的基礎,包括“辨證”和“論治”兩個階段,為中醫對疾病的一種特殊研究和處理方法。他解說,辨證即通過“望、聞、問、切”(所謂四診)來認證識證。“證”是對機體在疾病發展過程中某一段病理反映的概括,涵蓋病變的部位、原因、邪正關係和性質,反映這一階段病理變化的本質,故“證”比症狀全面和正確揭示疾病的本質。論治是根據辨證的結果,確定相應的治療方法,兩者關連密切。他說,“中醫偏方”是民間長期實踐中總結出來的經驗方,要謹慎應用,不是每個人都適用,必須經過醫師的辨證論治。而且每個人的體質、生活環境、氣候、飲食習慣、病況等都不同,不能一概而論。他指出,鹿茸、蝎子是偏陽藥,前者有補腎陽、益精血、強筋骨等功效;後者味辛性平,有毒,歸肝經,可熄風鎮痙、消炎攻毒、通絡止痛。這兩味藥並不適合本地人的體質,若要應用,須經醫師診斷和配伍才是上策。燕窩則性平,味甘,歸肺、胃和腎經,有補肺養陰、止汗養顏的作用,主治痰喘、咳嗽、咯血等。“附子味辛,性熱,有毒,有溫助腎陽、逐寒燥濕等作用,用來治療心腹冷痛、陰寒水腫、肢冷脈微等證,亦不是人人都能服用。”
你知道嗎?主動脈剝離動脈的管壁有三層,內膜為內層,中膜為最厚一層,使動脈具有彈性和收縮性,外膜為外層。主動脈剝離(Aortic Dissection)的病因多與高血壓有密切關係,即主動脈內膜因粥狀硬化而使主動脈管壁的彈性變差、管腔變窄。一旦血壓逐漸增加,會造成主動脈管壁變得脆弱,令內膜和外膜分開、剝離,患者會感到如刀割般的劇痛,並會引起全身血液供應不足,容易造成多種器官衰竭。如果剝離持續下去,最後血管破裂,患者會因失血而死。主動脈剝離是屬於心臟病的急症,危險性很高,不可掉以輕心。其他造成主動脈剝離的原因尚有先天性主動脈窄縮、馬凡氏候群(Marfan Syndrome)、懷孕、胸部外傷等。
光明日報/良醫‧報導:黃秀儀‧2008.07.20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