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惹的禍 江明學控訴大馬黑史


: 2019-06-19 13:06:32

(吉隆坡19日讯)江明学90年初期凭《萍聚》在马新一带打响知名度,来马宣传更是引起空前的热烈回响,深受马新歌迷爱戴。江明学周二上吊自杀身亡,不少粉丝都感到惋惜,更涌入MV视频平台悼念他。

《光明娱乐》在网友及粉丝留言中,意外发现他于两年前曾回复一名网友的长篇贴文,内容竟是控诉他当年在马宣传的黑历史,包括被黑函污蔑为《萍聚》的词曲创作者,还说这封黑函断断续续追杀了他20几年,这些年只要去大马演唱,发黑函的人一定在他到之前又发一次。”

知道发黑函者

江明学在留言中表示知道发黑函的人是谁。“在我《萍聚》的下一张《亲爱的朋友》宣传期时,强迫我在白天满满的宣传通告下,晚上还要去排舞练歌,并且演出一天两场,计10天的小型巡回演唱会,而我去大马前,从未被告知这件事,后来我真的体力吃不消,我问你,你说这是不收门票费的纯歌友见面会,(那为什么还要又要排舞丶舞群丶服装,而且演唱会中间也没有任何和歌友互动的桥段?我渐渐怀疑……)直至有一场会后,一位歌友拿著入场券请我签名,我看见了票面价钱,也问了该歌友,他说他确实是花钱买票入场,我才惊觉,我是个儍瓜,我隔天问你,你又说……是公益演唱会,收入会全捐出去,若是事实,你为何不开头就讲?”

江明学结束大马宣传飞到新加坡之后,才打电话向台湾唱片公司老板报告此事,老板忍不住才向大马公司老板反映,发现原来那人连老板都欺瞒。“我听说,大马老板勃然大怒,把你斥责一番,你完全不认错,随即传真至我台湾公司,满满4大页A4,除了骂我,还说一定会报复我,让我在大马生不如死。”江明学的专辑交给另一家公司发行时,他指对方再度发黑函铪报社,“莫名其妙地,我在大马的形象被开始质疑,甚至全毁,你追杀我近30年?从未停止过你的报复……”江明学坦言他累了。“我放弃了所有后来大马的任何邀请,放弃所有和大马歌友见面的机会,你嬴了,你真的做到了,让我只要一到大马,就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謝木:一頭霧水

《光明娱乐》根据江明学的留言按图索骥,当年在大马发行他的唱片是南方机构,而本地资深音乐人谢木担任策划、宣传经理。谢木得知江明学自杀身亡之后,在其脸书忆述当年的合作情形。记者将江明学的贴文转发给他看,他第一句便说:“我真的一头雾水!”

谢木强调完全不知道有黑函这回事,江明学也没有跟他及同事提过此事。他表示当年的两位同事张志发及Jacky可以证明。“当时江明学在台湾已发了两张专辑,我们(南方)代理江明学的专辑,我看到一张他拿着一束花,穿得非常帅气的照片很吸引人,还为他打造‘学生情人’称号。”江明学在台湾的第2张专辑叫《歌》,谢木觉得没有吸引力,于是将《亲爱的朋友》作为专辑名称。

“他是我们家的歌手,我怎么可能这样对他?我跟他没有仇恨,我接到他去世的消息,我都傻掉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在脸书上回忆他。我们对他那么好,他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们也没有吵架,也不会害他。”谢木表示双方结束合作之后,没有再联络。“他来马宣传的内容及行程,都有一一跟台湾老板说。”

最後身影 鄰居:出門也會化妝

江明学的邻居透露,他平常相当注重形象,就算只是出门买个便当也会化妆。江明学大约3年多年才搬来深坑居住,附近的邻居都认识他。

邻居回忆因为江明学过去的身分,一开始搬来的时候大家都发现他之前是歌手。平常和江明学也有社群平台的联络,邻居回忆曾因为多天没看过他出现,再次见面后还开玩笑的说:“你怎么不见了,我还想去看看有没有味道。”江明学还坚定的说:“我不会那么傻啦!”对于最后一次看到江明学身影,邻居则回忆大约是在端午节前,不料18日就传出噩耗。

忘不了昔日風光

去年12月底,江明学应邀到台湾报章接受专访,他自称淡出演艺圈多年,面对镜头,依然非常在乎形象。江明学笑说治装全都自己来,化妆更是熟练,只见他拿出粉饼补妆,重新武装回昔日艺人的风光模样,但他内心早在染毒事件后千疮百孔,面对排山倒海的攻击,他有著说不完的愤恨。

江明学在言谈中非常在意外界眼光,希望大众聚焦在他的歌喉,而非负面新闻。他对歌喉自信无比,看著他人节目邀约不断,他不解“我哪一点比不上别人”。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