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希盟政權恐留“後患”


: 2019-06-08 15:06:27

反貪委員會主席換人掀起軒然巨波,朝野政黨的巨頭皆即時表明他們不同的看法,而律師公會和淨選盟以及公民社會也相繼作出應有的回應。

共治民主行動黨的該黨實權領袖林吉祥和秘書長林冠英兩父子卻不知何故保持“靜靜”,即使他倆日後終會表態,可能被認為“不應這麼遲”。

隨着首相敦馬哈迪毫不避忌地承認是他自行決定由人權律師拉蒂花掌舵反貪會,而這位捍衛自由律師團前執行董事也聲稱她“不在意批評”。

安華慕尤丁“話中有話”

人民公正黨全國主席安華和土著團結黨全國主席慕尤丁所發表的言論,除了顯示他倆似是為了維護敦馬的首相尊嚴或是顧全所謂希盟政權穩定的大局,而不得不接受拉蒂花出任反貪會主席的既成事實,但安華坦言,這項任命確有不妥之處,敦馬有必要解釋他為何不通知內閣,且違背希盟的大選宣言,而慕尤丁則認為拉蒂花受委在憲法程序上並無問題,但在政治上有失,因此未來應事先與希盟領導層商議。

有跡可尋的是,安華和慕尤丁“話中有話”不僅延伸出他倆與敦馬不只是在“拉蒂花事件”上存有分歧及矛盾而已,而公正黨內部的安華陣營這回對被指屬於阿茲敏派系的拉蒂花受委掌舵反貪會的決定作出強烈的反應,或可解讀為“藍眼”內部的派系鬥爭再度激化。

換句話說,若不加以管控,“拉蒂花事件”恐將衝擊希盟各成員黨的關係,從而為希盟政權留下“後患”,甚至埋下分裂的“禍根”。

此事件所引起的持續性強烈反彈可說是方興未艾,最新的動態乃傳出民間由Malaysia Bahru在網上發動聯署活動,基於希盟違反它所堅持的無政治委任,以及把反貪會改革為獨立機關,不受政治干預所污染的原則,而施壓拉蒂花自動辭職;另有10個民間組織聯署要求敦馬收回成命,並把提名反貪會主席的決定權交回國會高官任命特委會,以確保體制改革不被政治凌駕。

與此同時,另有一項網上聯署活動唱反調地聲援拉蒂花,並力挺敦馬的選擇。

在歡度開齋節假期後回到布城,敦馬和希盟政權這回所面對的執政壓力想不到是來自日益強大的社會輿論,而非巫統與伊斯蘭黨所組成的“政治聯盟”,更遑論所謂“Bossku”風潮的滋擾。

很遺憾的是,一些希盟內閣成員在拉蒂花獲任命為反貪會主席一事上仍試圖正當化和合理化敦馬“一個人說人算”,掌管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劉偉強指出,敦馬是依據2009年反貪會法令(694法令)第5(1)條文提名拉蒂花為反貪會主席,不需經過內閣或國會高官任命特委會的同意,而國家元首依據首相的推薦御准有關任命,而首相署副部長哈尼巴也認為敦馬在這方面並未濫用他所擁有的特權。

但關鍵在於希盟大選宣言的第14項承諾(革新反貪會)闡明作為大馬打擊貪腐的重要機關,希盟一旦上台將秉持透明和開放原則,讓反貪會擁有高度自主性,並在行政上獨立運作,以恢復國人對反貪會的信任,而第16項承諾(恢復國會權威)則闡明國家重要機關人事的任命包括人權委員會、選舉委員會、反貪會和司法任命委員會等皆須由國會特委會核准,以防止首相的權力過大,完全掌握對所有國家機關的任命權。

希盟或付出重大政治代價

為了加速推動體制改革,有關方面包括淨選盟2.0提出修憲的建議,讓反貪會等人事任命的程序制度化,使之永久擺脫行政權的管轄。

再者,若放棄道德的高度,任由擁有濃厚政治背景,可能產生利益衝突,甚至曾捲入公正黨內派系鬥爭的拉蒂花執掌反貪會,此舉恐使敦馬以“隱瞞”內閣,架空希盟主席理事會和繞過國會作出有關任命所引起的爭議頓告失焦。

希盟政權若沒有吸取經驗教訓,一再漠視民意而違背其大選宣言,遲早將付出重大的政治代價。

文/劉漢良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