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反貪會驚喜迎首位一姐


: 2019-06-06 16:06:20

在在開齋節前夕,希望聯盟政權在毫無任何預兆之下,突然對反貪污委員會高層人事進行重大更動,猶如擲出一記震撼彈,即時引起持續性強烈迴響。

首相辦公室本週二宣佈,捍衛自由律師團執行董事拉蒂花被任命為新任反貪會主席,以取代提前卸任的莫哈末蘇克里。

蘇克里“功成身退”惹議

在希盟入主布城後強勢回歸掌舵反貪會,原於明年5月17日才完成其2年任期的蘇克里這回以“功成身退”為由而“閃電辭職”,難免會出現熱議,而一度身為活躍政治工作者的拉蒂花如今意外地執掌這個須具獨立性和公信力的反貪機關,不禁引起極大的爭議。

尤有進者,首相敦馬哈迪坦承他“因不願意受拘束而沒與內閣商議拉蒂花的任命”,以及未經希盟主席理事會討論,而且國會高官任命特委會也毫不知情,也就是“敦馬一個人說了算”,因此若是再度引起各種的臆測或聯想,自然不無理由,也完全可以理解。

敦馬毫不諱言,他有時候會作出一些讓人驚喜的宣佈,例如他決定任命拉蒂花為反貪會主席,就是一種驚喜。

無論如何,這位45歲人權律師成為反貪會自1967年成立以來第一位女性掌舵人,至今在朝野及各界所引起的反彈,似乎貶多於褒,況且對一些人來說,蘇克里也是在毫無任何預兆之下提前離職的真正原因,看來仍存疑。

敦馬及蘇克里對此作出澄清,冀能釋疑,敦馬透露,蘇克里去年已萌生去意,且要求他批准,理由是蘇克里本身覺得他在反貪會任職的時日已太久(現年59歲的蘇克里於22年前加入前身為反貪局的反貪會),但他當時需要時間尋找人選接任反貪會主席。

在國陣前朝“被退休”的蘇克里表示,自他掌舵反貪會以來,已完成他之前未能完成的任務,即完成一馬發展公司(1MDB)醜聞和SRC國際公司弊案的調查工作,而涉案者已陸續被提控上法庭;此外,在過去一年所展開的肅貪行動中,反貪會共逮捕30名政壇顯要、13名政府高官、20名首席執行員及其他132名涉貪人士,他們大多數牽涉到一馬醜聞和SRC匯款案或相關弊案,而被充公財物及現款的總額達30億令吉,因此他覺得現在是他離開的時機。

至於曾任人民公正黨最高理事、法律局主任及青年通訊局主席的拉蒂花這回被指“空降”反貪會當“一姐”,那些不認同有關任命的朝野領袖直指此乃“政治委任”。

儘管拉蒂花公開聲明她已退出公正黨,但有關方面仍堅稱由於她曾擔任公正黨重要黨職,一時難以抹掉其濃厚的政黨背景尤其是親執政黨色彩,所以並不適宜擔任反貪會主席,否則恐將有損這個肅貪機關的形象和獨立性,從而影響其公信力和公眾認知,即使在國陣前朝,反貪會也是一貫由非政治或無黨派人士掌舵。

像蘇克里之前任命一樣,敦馬被指這回也是繞過國會以提名拉蒂花出任反貪會主席,此舉有違希盟大選宣言所闡明革新反貪會,讓反貪會直接向國會負責承諾。

扯出阻安華拜相陰謀論

再者,一般認為,反貪會不乏擁有豐富執法和肅貪能力與經驗的高官,他們可通過內部擢升的程序,填補蘇克里的空缺。

更甚的是,拉蒂花的任命竟扯出所謂的“陰謀論”,由於拉蒂花被標簽為屬於公正黨署理主席兼經濟事務部長阿茲敏的派系,而且她曾有“槓上”公正黨全國主席安華、副主席旺阿茲莎和他倆長女努魯依莎,以及拉菲茲的“前科”,一度被喻為“公正黨隨時引爆的計時炸彈”,所以被聯想她被安排掌舵反貪會不知是否乃敦馬意圖阻撓安華接班的政治部署。

話又說回來,至今沒有任何人質疑拉蒂花敢言敢怒和不平則鳴的不畏強權個性,也不曾抹煞她對維護人權與推動體制改革所作出的努力和付出。

在當上反貪會“一姐”後,拉蒂花所面對的最大挑戰在於她須發揮所掌握的法律經驗優勢,擯棄政治意識形態,公正和透明地依法執法,以行動證明她完全勝任肅貪倡廉的任務,或許正如淨選盟前主席安美嘉所說“許多壞蛋都深感害怕”。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