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靈翻舟意外打擊發展 檳龍舟隊青黃不接經費不足


: 2019-06-06 13:06:57

划龍舟是流傳多年的端午節民俗活動,傳到我國後,也發展成一項體育活動。檳城前進體育會龍舟隊迄今已有37年歷史,其教練和隊員過去多年來一直積極推廣龍舟運動,期望這項中華傳統文化可以代代相傳。

不過,自檳城鍾靈中學龍舟隊9年前發生龍舟翻覆的悲劇後,州內許多學校便解散龍舟隊,導致當地龍舟隊出現青黃不接的現象,也因爲這運動已不像以前般興盛,龍舟隊目前也面臨經費不足的問題,急需政府或企業伸援手支助。

檳城前进体育会成立于1978年,它是槟州其中一个很活跃的体育团体,该体育会旗下的龙舟队则是于1982年成立迄今,曾在国内外各龙舟赛中获奖无数。

该龙舟队教练黄志文当年在槟城恒毅中学就读时,就已参加该校的龙舟队。 1991年中学毕业后,他就加入槟城前进体育会龙舟队至今,3年前,他更出任该队教练一职。

他说,龙舟队一般分为大型和小型两种。大型龙舟共有22人参与其中,即1名鼓手、20名桨手和1名舵手。小型龙舟则有12人参与其中,即1名鼓手、10名桨手和1名舵手。

“龙舟队员除了需对运动感兴趣,具备游泳技能更是基本要求。此外,队员得经常进行体能训练,以及学习正确的握桨和坐姿,才能掌握划龙舟的技能。”

需培养良好团队精神

他指出,划龙舟乃是团体运动,因此队员得培养良好的团队精神,唯有全体队员互相合作,龙舟队才能在比赛中交出好成绩。领队邱建达说,每当进行训练时,所有队员都必须听从教练的指令,如此一来,龙舟队才能在水上勇往直前。

该队秘书卢怡莅披露,每个队员的体能都不一样,因此,当所有队员坐在同一艘龙舟上时,得具备互相合作的团队精神。“首桨手(坐在第一排的桨手)得跟鼓手保持紧密的配合,跟着鼓的节奏向前划,其他桨手得跟着首桨手的节奏划龙舟,唯有所有队员的节奏一致,龙舟才会顺利前进。”

黄志文说,学习划龙舟的进度因人而异,有些新人因有运动底子且学习能力快,可能半年便已具备参赛资格,也有些人可能得用更长时间来学习才能掌握划龙舟的技能,待一年后才有机会参赛。该队平时每逢周六日都会进行训练,每当接近比赛日期时则会增加训练时间。“龙舟比赛除了分男子组、女子组,同时还设有男女混合组。由于男女的体能大不相同,因此,在混合组里,男队员得配合女队员的节奏。”

卢怡莅说,在混合组里,女队员也得增强体能训练,以便与男队员配合划龙舟的节奏。

胖小子勤練划舟

技能精進任領隊

领队邱建达认为,中华文化应获得传承的空间,于是,他当年还在槟城中华中学就读时,就已加入该校的龙舟队,并于2007年加入槟城前进体育会龙舟队至今,3年前,他更出任该队的领队。

“我过去并不爱运动,直到17岁加入龙舟队后才慢慢培养对运动的兴趣。中学时,我还是一名胖小子,体能不好,所以,我刚学习划龙舟时比较吃力。”

虽然如此,他并不气馁,一直配合龙舟队的团体训练。 “划龙舟是团体运动,每当我与队员一起受训时,队员们彼此会建立起良性的竞争关系并互相鼓励,促使我更有动力去增进体能和划龙舟的技能。”

他划龙舟的技能越来越进步,在3年前担任领队之后,他也曾多次带领该队参加国内外各龙舟比赛。

“目前,槟城前进体育会龙舟队的队员有逾百人,成员年龄介于17至65岁之间,其中逾40人比较活跃参与训练和比赛。”

黄志文也鼓励16岁以上的青年加入该队,以一同传承中华文化,以及培养体育精神。

無年齡限制 60歲也能划龍舟

现年28岁的副领队林慧敏于2014年加入该龙舟队。她一直都很热爱团体运动,曾活跃于排球运动,就读大学时期也曾参与龙舟队。

“大学毕业后,我加入槟城前进体育会龙舟队至今,那是因为球类运动有年龄限制,如排球手一般在逾40岁之后就不能再打排球,但龙舟队却没有年龄限制,即使逾60岁还是能划龙舟。”

她说,龙舟队与球类团体运动有别。在球队里,每个球员都各司其职,但龙舟队就不一样,所有队员的节奏和姿势都必须一致,才能推动龙舟前进。因此,龙舟队员比其他团体运动更需要培养良好的纪律和团队精神。

“由于划龙舟是户外运动,每当参加训练或比赛期间,队员都得晒太阳,而且划龙舟时水花四溅,经常弄得全身湿淋淋。此外,因龙舟讲究平衡感,所有队员必须先测量体重才能上龙舟。许多女性因怕晒太阳和弄湿身体,加上介意让人知道体重,所以多不喜欢参加划龙舟运动。”

目前,槟城前进体育会龙舟队有30名女队员,其中有15名较活跃。由于女队员人数少,因此,她们一般多参与女子组小型龙舟比赛。

“我与队员经常互相鼓励,并通过运动来控制体重,而我也不介意让人知道我的体重。最重要的是,参与龙舟队让我得以培养良好的专注力和团队精神,因此,我一直都热爱划龙舟运动。”

女隊員塗防曬霜出賽

生兒育女後續參加

秘书卢怡莅10年前为了减重而到健身房运动,并在那里结识了龙舟队的队员,经队员介绍下加入该队。

10年前,她刚加入龙舟队时,因没有运动底子,所以在刚学习划龙舟时非常吃力。于是,她利用9个月的时间不停增强体能训练和划龙舟的技能,并在学习9个月后代表该队参加比赛。

“我们之前参加多次比赛时,曾因慢了几秒冲线而输掉冠军,女队员都为此而哭了。输掉冠军虽然可惜,但我认为划龙舟的训练过程比赛果更重要,因大家齐心合力共同为抵达终点冲线而努力的团体精神,令我更有满足感。”

未加入龙舟队之前,她很怕晒太阳。但自从参与龙舟队之后,她就变得不怕晒及热爱户外运动。她认为,只要做好防晒措施,例如擦防晒霜或戴帽子,即使在太阳底下划龙舟也不辛苦。

“划龙舟运动让我有了健康的体魄,因此,我在7年前怀孕时并没有严重的害喜现象。当时,医生也鼓励我进行不太激烈的运动,我丈夫也建议我依自己的身体状况来进行运动,所以我怀孕时依然参与划龙舟训练,过后更顺利生下孩子。”

如今,她的孩子已7岁,她平日除了得上班,还得照顾孩子,虽然如此,她依然没有放弃划龙舟活动。

“我很感谢丈夫一直很支持我,每逢周六日,丈夫就会主动照顾孩子,让我可以无后顾之忧的参与训练。”

年輕隊員少過20人

檳龍舟成夕陽運動

黄志文说,在八十至九十年代,每逢槟州举办龙舟比赛时,都有约20支本地队伍报名参加。但近年来参与龙舟比赛的本地队伍越来越少,目前只有5或6支队伍。

技术教练林荣伟说,新加坡、澳门和香港的中学及大学都有龙舟队,但目前龙舟运动在槟州已成了“夕阳运动”,越来越少本地年轻人参与其中。

他披露,9年前,槟城钟灵中学龙舟队在训练时发生龙舟翻覆的悲剧后,槟州许多学校都解散校内的龙舟队,导致目前的龙舟队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目前,该体育会的龙舟队里30岁以下的年轻队员少过20人。

此外,邱建达说,由于海上或河上会出现无法预测的浪潮,因此,龙舟队在相对比较平静的湖泊或水坝上进行训练或比赛会比较安全。

“其实,无论是在哪一个场地划舟,队员都必须做足安全措施,还有提高危险意识,以避免意外发生。”

訓練含學習如何自救

隊員登舟需穿救生衣

黄志文说,每一项运动都具有危险性,因此,龙舟训练课程里必定包含“学习如何自救”的环节。

“队员平日在进行训练时也得学习,万一龙舟翻覆,队员落水时得保持镇定并学会如何自救。此外,所有队员无论是在训练或比赛时,都必须穿上救生衣才能登上龙舟。”

虽然林荣伟不擅游泳,但他参加该龙舟队已有16年之久。

“我不擅游泳,但我的危险意识更强。每当我在接受训练时,一旦发现气候或水中出现变化时,我就会马上要求队员注意。”

邱建达说,龙舟队每年的活动经费约需10万令吉。由于槟州的龙舟运动不像以前那样兴盛,因此,该龙舟队目前也面对经费不足的困扰,使得队员们得自付费用购买龙舟、救生衣和船桨。

“就连参加比赛时也得自付报名费、飞机票和住宿费,以及平日训练的场地租金等等。”

他希望政府或企业可以提供援助,以便该队未来能有充足经费以继续推广龙舟运动。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