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賣書包鞋子邊繪畫 李俊貴無師自通成水墨畫家


: 2019-06-04 08:06:29

李俊貴前大半生的白天,幾乎都是在書包與鞋子堆中度過,亞羅士打有不少莘莘學子過去數十年來多曾向這位Uncle買過書包或鞋子。但每到晚上回家後,他就化身為水墨畫畫家,總是習慣在黑夜裡埋首於書墨畫中。

他的畫,不但被收藏家掛在氣派的辦公室,同時也被掛在瀰漫着咖啡香氣的咖啡館供人欣賞。而他,白天始終低調的繼續賣書包和鞋子。

賣書包,是為了生活;畫畫,才是他的最愛。在六十年代,一本如手掌般大小的武俠連環圖書,便是李俊貴成為水墨人像畫畫家的啟蒙老師,這些圖畫不但讓他愛上繪畫,同時也讓他在無師自通的情況下成為畫家。

父親買潮州粥養大8孩子

李俊貴是於五十年代在亞羅士打雙溪古洛火車路木屋區出生,他的雙親都是潮州人,就連妻子也是潮州人。

李父靠着賣潮州粥養大8名孩子,身為長子的李俊貴是在典型傳統的潮州家庭裡長大,雖然兄弟姐妹多達8人,但只有他一人愛上繪畫。

他說,值得慶幸的是,父母從未對沉迷於繪畫的他有任何意見,且讓他自由發揮興趣和潛能。

“我對水墨畫情有獨鍾,但在就讀中學時期,學校的美術課教的都是水彩畫,亞羅士打也沒有水墨畫老師,所以當年只能自行從武俠連環畫去探索、觀察、模仿……。”

眼前就快70歲的李俊貴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和健康。他笑言,喜歡藝術和繪畫的人,心境都會比較年輕,因為生活圈子比較單純。

李俊貴笑稱自己是會瘋狂投入作畫的人,只要畫筆沾上墨汁,他就可以進入忘我的境界,直至深更半夜也不覺得累。

他說,之所以可以隨心所欲的做想做的事情,完全是因為有一位體恤的妻子,而他很感謝妻子的支持。

“我以前在店舖窄小有限的空間畫畫時,妻子都給予很大的包容,在我畫畫時,她就幫忙做生意,後期生意大不如前,孩子也長大了,我更是能心無旁鶩的盡情揮墨,很多時候都是在家作畫至深更半夜不睡覺,隔天早上開店後,自己又跑回家繼續畫,留妻子一人在店裡做生意,但她從來沒抱怨過,一直對我抱着絕對支持的態度。”

武俠連環圖影響 獨愛水墨人像畫

一般的水墨畫,不是山明水秀,就是鳥語花香,但十多歲就迷上水墨畫的李俊貴早已跳出框框,他獨愛水墨人像畫。

從畫中國傳奇人物到京劇花旦 ,再到《三國演義》裡的英雄好漢,以及後期專注於畫東南亞的風俗人情畫,他都是靠個人努力,在無師自通的情況下摸索出畫這些人像畫的技巧。

“那時候因為迷上武俠連環圖,就看着書裡的人物來畫,結果越畫越着迷,越畫越對水墨人像畫感興趣。”

然而,別說當畫家,就連想拜師學藝,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也是奢侈的夢想。為了現實生活,為了養家餬口,他中學畢業後並未能直接去追求自己的夢想,而是在六十年代米都唯一的華人百貨公市──摩拉公市(現已改為公開大學)租了一個店舖,開始賣起書包和鞋子。

“老實說,當年在公市賣書包的生意不錯,那是黃金年代,但我由始至終沒有放棄畫畫,即使結婚生子後也依然不減對畫畫的興趣。有時在店裡靈機一動,拿出筆墨,打開宣紙,就在窄小的店舖和鞋盒堆中作畫。”

李俊貴從六十年代到2012年以前,都是在公市賣書包鞋子,直至2012年後,由於公市易主,欲另作發展成為公開大學,他才搬到對面的店屋繼續營業,不過,那時候的書包生意已經每況愈下,這倒是給了他更多的時間全力發揮繪畫興趣。

3人飛廣州覓良師不果

反結識一群大師級窮畫家

山明水秀、鳥語花香的水墨畫看多了,李俊貴更傾心於人物水墨畫,無奈在馬來西亞根本難以找到專精於人物水墨畫的老師。

在拜師無門的情況下,李俊貴只好通過觀摩中國名師描繪鍾馗、達摩大師等水墨人像學畫,後來,他畫的京劇花旦烔烔有神,色彩鮮明,漸漸的畫出自己的風格,也開始讓人留下深刻印象。

雖然畫像無數,但李俊貴想精益求精,希望能得到高師指導,以進一步掌握人物畫像的精髓,就在1990年,他帶着一股傻勁和對水墨畫的熱忱,聯同另兩名朋友結伴飛往中國廣州欲拜師學畫水墨人像,並在有關大師的畫廊附近流連好幾天,卻始終無緣碰上大師,倒是結識了一群來自中國各省的窮畫家。

“我們那時候的想法很單純,一心以為只要去到廣州,找到大師的畫廊就會見到大師,結果,我們3個男人在畫廊等了好幾天都等不到大師,反而遇見了畫廊的老板,也從畫廊老板口中得知大師根本不會出現在畫廊。”

畫廊的老板見他們3人千里迢迢遠到廣州拜師無門,於是介紹他們認識中國內地的其他畫家,這些畫家有者來自甘肅、陝西的西安,有者來自內蒙古,雖然不是名師,但各個都是專科出身,身懷高技。

“當年這些畫家都是帶着各自的作品到廣州畫廊寄賣的窮畫家,我們到他們住宿的地方探訪,並和他們交了朋友,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畫水墨人物的技巧。”

這意外的收穫,也間接促成馬中兩地畫家的交流。在若干年後的今天,這群窮畫家都已是中國國家一級的美術師,他們當中包括有陳政明、謝志高、王有政、林月光等人,李俊貴和他們至今仍保持聯絡。

專攻南洋風情畫

從早期中國神話人物到京劇花旦,李俊貴的作品無數,但自1993年後,他決定專注於南洋風情畫,特別是東南亞的民族風俗文化藝術。

“由於已有很多人在畫中國民族風情水墨畫,倒是東南亞各國的民族風情水墨畫還是少見,所以,我決定專攻南洋風情畫。”

這些年來,李俊貴不時和一群愛好藝術的朋友到處旅行,並與各地畫友交流藝術,穿梭在大街小巷搜集題材,九皇爺巡境游行、柔佛古廟游神,以及大寶森節游行等都已被李俊貴點墨入畫。

此外,馬來漁村的漁民作息,東馬沙巴、砂拉越原住民的豐收節等都也先後成了李俊貴畫裡的風景。他也曾在印尼、泰國等東南亞國家游走,並與當地畫家互相交流,這也是他一直以來追求的生活方式之一。

“如今,我的兩個孩子已結婚,且有兩個孫子,書包也一年比一年難賣,所以也是時候退休了,以便能全心全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為自己而活。”

所以,就在今年的農曆新年後,他把做了大半輩子的書包生意結束掉,然後全心全意投入他響往的藝術生活。

住家收藏千幅作品 

知音上門賞畫買畫

過去多年來,李俊貴一直積極參與吉北藝術協會活動,且“與藝同行”。他的作品大大小小累積下來也有上千幅,偶爾他也會帶着幾幅作品參展,其餘作品則收藏在家。

雖然他並不急於推展自己的作品,但知音人卻多會主動找上門來。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曾有一名來自吉隆坡的知音在畫展中看見我的作品後,因為很喜歡我的畫作,通過朋友的介紹找上門來,當時,他正打算在首都開辦一系列有主題的咖啡館,其中包括以《水滸傳》英雄人物為主題的咖啡館,剛好我早期曾畫了這些人物並收藏在家,於是,他登門看畫後就一口氣買下這些畫作。”

在位於米都的家鄉,同樣也有不少欣賞他的畫作的知音人,其中包括最為人知的房屋發展商拿督莊偉松,他對李俊貴所畫的京劇花旦幾乎可說是一見鍾情,結果,他不但在家裡和辦公室收藏多幅李俊貴的作品,同時還在他有份投資的Cafe Diem咖啡館樓上特別為李俊貴開辟一個猶如他個人畫展的空間,即在一整面的紅牆上掛滿李俊貴的畫作和書法作品,旁邊還附上李俊貴的個人介紹。

李俊貴說,他把喜歡作品的人視為知音,除了感激知音對他的賞識和珍惜,同時,他也深信“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