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忘春秋】 民族文化記憶之放棄


: 2019-06-04 08:06:16

攜帶家人到檳城一所私立醫院去看病,在候診室等候醫生時,偶然注意到一對母女的對話,有所感想。眼前的畫面在檳城頗為普遍,如果沒特地留意,大概沒人會當一回事。

那個小女孩約三四歲,天真活潑又可愛,在候診室跑來跑去,嘴裡嘰裡咕嚕的,“Mummy, where are you?”,她的母親就以半鹹不淡的英語回應她。這母親一轉頭,又跟一位華裔護士以道地檳城福建話交談。我心想,這位母親既然會講方言,為什麼不跟孩子講方言,要不然就講華語嘛!當然,我的這個疑問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在檳城這個環境,已經越來越多小孩不講方言或華語了。

越來越多小孩不講方言華語

回想幾天前一位吉隆坡朋友傳來一則文章給我,內容關於印尼華人喪失華語溝通能力。五十多年前,印尼蘇哈多總統上台,即對國內的華文教育進行無情的摧殘,在短短30年內,就將一千多萬華人擁有的將近3000所華校消滅殆盡。如今的情況怎樣呢?雖然學習華文已經不再是禁忌,然而華人從過去被欺壓,導致整個華文教育被連根拔起,如今要想恢復50年前的華文教育盛況,已經不可能了。現今學習華文最勤勞的反而是印尼人,但並不是印尼華裔,而多數教導華文的教師,也不是華裔。因此,印尼華人經歷30年的壓迫,不得不放棄華文教育,接下來的20年也沒有新生代能夠繼承華文教育,僅存的老前輩日漸凋零,他們繼續苦守困境而不知所措。

再看新加坡,島內的華校發展到1987年,就不復存在了。這個國家已經沒有華文教育,華文在實際生活之中並沒有比英文更有價值,年輕的一代不屑學習華文,那又怎樣呢?

東南亞華文教育的盛況,上世紀50年代曾經出現在印尼、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如今這種盛況只存在於馬來西亞而已。從馬來西亞華社的角度來看,印尼和新加坡的華人都在政治壓迫下,從被逼迫到後來自願放棄民族文化記憶。現今即使能夠在印尼和新加坡自由學習華文,都只當作學習外國語文,能掌握聽和說的能力,就別無所求了,要想通過學習外國語文的方式深入民族文化深層,那簡直緣木求魚,馬來西亞華人必須要警惕啊!

如果我們的孩子還能說“媽媽,你在哪裡?”(華語)、“媽媽,你響邊度?”(廣東話)或是“媽媽,你底叨位?”(福建話),那麼華人文化才有可能繼續傳承下去啊!

作者:王楨文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