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雙吉辯”誰跟誰起舞


: 2019-05-22 16:05:03

因涉嫌貪腐而刻在面對“世紀審訊”的前首相納吉,如今挑戰與他所喻為“納吉事務部長”的民主行動黨實權領袖林吉祥進行一場“世紀辯論”,不知其意欲為何?

簡單來說,這位於過去幾個月掀起所謂“Bossku”(我的老板)風潮的前巫統兼國陣大家長或許試圖製造另一個被熱議的話題,俾搭建更大的平台,進而持續昭示他在巫統乃至政壇的存在感。

納吉昭示持續存在感

根據報章的報導,就在隔空向林吉祥發出“戰帖”的本週二,納吉當天下午“專程”前往馬六甲某霸級市場購物,而他甫抵步就有近百名粉絲高喊“Malu Apa Bossku”的口號以示歡迎。

“來吧,林吉祥”,納吉這回原本向林吉祥挑戰進行“不設防”辯論,也就是不預設任何辯題,他調侃非常著迷於他的林吉祥,既然每天有這麼多時間寫文告,所以兩人來場“自由式”的辯論是最好的選擇,對方可以提出任何的課題包括一馬公司(1MDB)弊案,這麼做除了讓雙方表明各自的立場,也可讓人民自行判斷誰是誰非。

林吉祥駁斥若非納吉不是那個實行盜賊統治,嚴重傷害國家目前和未來世代的“獨夫”,他才不會對納吉有一點興趣,其實納吉甚至傷害其先父(第二任首相敦阿都拉薩)的聲譽和政治遺產。

不論納吉曾否預估林吉祥對其叫陣會作出如何的反應,這位柔佛的依斯干達公主區國會議員隨即接納納吉的“戰帖”,並擬設辯題為“大馬如何淪為環球盜賊統治國家,而我們如何能轉變為以誠信領先的廉政國家”;他並不反對在辯論時提出其他課題,但辯題卻不可改動。

也不知林吉祥曾否預估納吉可能不會接納其建議的辯題,詎料對方竟似是毫不猶疑地同意,但要求也能辯論其他課題,以及不能由行動黨日落洞區國會議員雷爾擔任“雙吉辯”主持人。

對納吉來說,既然由他主動提出進行不設防的“雙吉辯”,他就沒有任何藉口或理由拒絕林吉祥所建議的辯題,即使變相地公開審判他,更何況他被貪腐官司纏身以來堅稱本身無辜和清白,並指控此乃希盟政權對他所展開的政治報復。

林吉祥堅持追擊納吉

這場“雙吉辯”兩位主角在當前朝野乃至我國政壇的地位及份量可說是等同,納吉於本屆“509”大選被逐出布城後,他在國會內外及以“網紅”的姿態積極議政,儼如是有實無名的國會反對黨領袖(前副首相阿末扎希及巫統代署理主席依斯邁沙比利先後出任此職,他們的表現乏善可陳,沒有有效扮演監督希盟政權的角色),而林吉祥雖未入閣,但身為行動黨的真正掌舵人的他在行動黨領導層乃至希盟主席理事會顯然擁有話語權及決策權,他自希盟入主布城以來與納吉隔空舌戰,似成了常態。

林吉祥可望通過“雙吉辯”持續追擊納吉,也意味他堅持己見,之前希盟政權顧問敦達因曾促請希盟領袖不應再跟隨納吉的節奏起舞,也無需一再追擊納吉,但林吉祥表示敦達因只說對了一半,因為希盟應逼使納吉隨希盟的節奏起舞,尤其是納吉不只是巫統與伊斯蘭黨聯盟的實權領袖,也是非正式在野聯盟組合的實權領袖;他認為納吉顯然寄望可以於來屆全國大選擊敗希盟,屆時他就算不出任首相,也會成為“造王者”,他便可終結其困境,避免在雙溪毛糯監獄度過餘生。

在某種意義上,納吉一旦登上這場“世紀辯論”的擂台,意味至今已面對42項罪狀的他提前為本身進行另類抗辯,力求洗脫他淪為第一位被控貪腐的前首相之恥辱。

話又說回來,倘若“雙吉”旨在貫徹各自的既定議程,尤其是轉移各自所屬政治陣營所陷入政治困境之視線,那麼這場“世紀辯論”恐將淪為另一場“政治秀”,真理越變越不明,顯得毫無意義。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