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共讀促進關係 2組織辦活動設書箱帶動讀風


: 2019-05-23 08:05:04

有人說,喜歡閱讀的孩子不會變壞。但閱讀習慣需要從小培養,而親子共讀,則是培養閱讀習慣的方式之一。讓年幼的孩子接觸閱讀,繪本是不可或缺的工具,它開啟了孩子通往閱讀樂趣的道路,是親子共讀的橋樑,有助於建立親密的親子關係。

於是,繪本雨林協會從2014年開始,到國內各地區展開“雨林故事趴趴走”活動,而吉隆坡城中扶輪社也在2017年展開到各地設立書箱的計劃,以實際行動推廣閱讀活動。

繪本兩字源自日文,顧名思義,是指通過文字與圖畫兩種媒介敘說故事的書。不過,有的繪本不含文字,只有圖畫表達故事,因此繪圖是繪本極其重要的元素。

繪本雨林協會主席吳國強指出,親子共讀繪本可通過不同方式進行,也有不同的門派。

“它可以是story reading或story telling。有單純唸出作者文字的,也有說故事者了解故事後,用自己的方式帶出故事。有的只是單方面地說故事,有的則在講述故事的過程中讓聽眾參與。而我則較傾向於讓聽眾參與。”

促製賀卡送母 竟推給女傭

吳國強也是幼兒園園長,從事幼教的他在15年前開始接觸繪本,迄今接觸了不下萬本的繪本。

他指出,親子共讀繪本讓父母與孩子有共同時間,製造專屬彼此的回憶,因為只有在親子共讀的時光,孩子得到父母100%的關注,這樣的相處讓父母與孩子的連結更強。

在過往接觸孩子的經驗裡,讓他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接近母親節時,他向小朋友建議做張賀卡送給媽媽,但孩子卻指家裡所有的事都是女傭在做,媽媽做的就是買遊戲給孩子。

“這樣的情況帶來的結果其實很嚴重,想想看,當孩子長大可以賺錢買遊戲後,他還有回家的念頭嗎?家裡有什麼能夠讓他眷念的?”

各種關係需要用心經營,親子關係也不例外。他奉勸父母,想要給孩子留下美好的回憶是需要投入時間去做的,親子共讀繪本可以是其中一種方式。

電子產品阻閱讀

孩童不宜看電視

吳國強說,新生代的父母很多都理解閱讀的重要性,也願意主動了解親子共讀繪本的活動。不過執行依然面對挑戰,其中,電子配備如手機、平板電腦、電視等皆是最需要克服的障礙。

“首先是螢幕的顏色和快速變換的影像比書本吸引,其次是電子配備破壞孩子的想像力。研究指出,兩歲以下的孩子不應該看電視。”

他建議父母用漸進的方式讓孩子減少使用電子配備的時間,“拿走電子配備需以其他活動取代,不然,使用電子配備填滿的時間會變得空洞。”

有人認為,數碼時代除了實體書,孩子也應接觸電子書,電子書是否適合孩子呢?對此,吳國強說,螢幕光對孩子的眼睛始終是傷害,而且電子書並不如實體書有多種變化和設計可供孩子觸摸和探索。

“不過,不管是實體書或是電子書,其實都只是媒介,過程中,父母給予孩子的關注和陪伴才是最重要。”

為了推廣親子共讀繪本,成立於2009年12月的繪本雨林協會從2014年開始,在國內不同地區展開“雨林故事趴趴走”活動,截至目前,主辦單位已到過近30個社區及學校舉辦活動,讓孩子與家長能感受繪本帶來的童趣與歡樂之餘,也進一步推動培養閱讀習慣及促進親子關係。

繪本非工具書

勿強灌輸孩子

在談及夢想時,我們常常會提到莫忘初心,親子共讀繪本活動也一樣,回到初衷很重要。

吳國強說,很多父母和孩子共讀時,有時會不歡而散,因為父母會對孩子有要求。

“父母會在無意間把繪本當作工具書,希望孩子能從中學習,但親子共讀不應成為教育孩子的時間,不應該是有目的性的去做,而是去投入和孩子相處的當下。”

他強調,不要有目的性地希望通過繪本共讀教育孩子,“當父母這麼做,孩子其實很清楚,這樣不只破壞難得的相處時光,教育的目的也不會見效。”

共讀的時光,更多的是在孩子心裏埋下種子,不管是親子相處的美好回憶,抑或是共讀的美好時光,都值得父母花心思去做。

與漫畫大不同

繪本激發想像

同樣是以圖畫和文字呈現,但繪本與漫畫卻大不同。吳國強指出,漫畫諸如《蠟筆小新》,其實不適合小孩閱讀,繪本則是老少咸宜。

“繪本在文字、圖畫方面都有作者的心思和構思,並通過各種方式呈現,它帶來文學與美術的鑑賞,也讓孩子的想像力天馬行空地被激發。”

那麼,該怎麼讓孩子開始接觸繪本?他建議在孩子0到2歲這段探索時期,父母可以讓孩子探索布書或是硬頁書,不用擔心孩子吃下紙張。

“布書的好處是不易損壞,髒了還可以洗乾淨,硬頁書的材質實用耐操,不易破損。”

他說,從3歲到4歲時期,則可以給與自理概念相關的繪本,因為這個時期的孩子還無法把故事情節連接,故事性的繪本不太適合。

“到了五六歲,可以給孩子有關朋友、兄弟姊妹相關的繪本。小學低年級時,曲折的故事繪本可以吸引孩子閱讀。一般上,8歲以上看的繪本有80%的圖畫,20%文字,到了9歲、10歲,文字與繪圖各佔50%;11歲至12歲的孩子已經能夠閱讀純文字的兒童小說。”

扶輪社設書箱

供免費取閱書

配合“雨林故事趴趴走”活動,吉隆坡城中扶輪社展開設立書箱計劃,並到全國各個有需求的社區去設立書箱,以實際行動推廣閱讀活動。

吉隆坡城中扶輪社社長幸偉權指出,教育可以改變一個人的生命,而閱讀習慣可以開拓一個人的視野。

“電子化世代的孩子更需要培養閱讀習慣,而繪本帶來的想像力和樂趣,恰恰能夠吸引孩子。”

他說,當繪本雨林協會展開“雨林故事趴趴走”活動後,孩子的閱讀興趣會被挑起,家長也學習到了繪本親子共讀的技巧,並感受到繪本的魅力。但是,基於郊區或一些地方不容易買到書本,因此,設置書箱提供免費取閱的書本,是讓孩子的閱讀興趣得以持續延燒的方式。

“在上學期間,孩子可以到學校圖書館借書,但是學校假期呢?我們希望通過設置書箱讓孩子在學校假期時,或是任何想要看書的時候,都能夠找到書本。”

有了書箱,孩子可以自由從書箱取閱,看完再放回去,或者是把自己的書拿去替換。

6州設29書箱

盼惠各地孩童 

扶輪共享書箱也是吉隆坡城中扶輪社的首個試驗計劃,書箱和書籍都是通過籌款或捐獻籌獲。

幸偉權說,扶輪共享書箱的活動從2017年10月開始至今,共在6個州屬設立了29個書箱,首個書箱設在彭亨州林明。書箱裡的書以中文繪本為主,也有少量其他故事書,每個書箱約有20至30本書。目前,除了學校,也有社區圖書館與他們合作推動設置書箱活動。

“我們希望在全馬各地設置書箱,然後民眾能通過即將設立的網站查看書箱的位置和書本紀錄,出門在外也可以到不同的社區找書看,更可以帶著書交換,這有點像漂流書的概念。”

他強調,書箱設置的地點不計種族分佈狀況,例如瓜拉庇勞的書箱便是設置在回教祈禱室外。

為了推動活動並鼓勵孩子積極閱讀,吉隆坡城中扶輪社也計劃每年邀請所有設置書箱的學校或社區參加繪本講故事比賽。

書箱有領養人

確保完善運作

吉隆坡城中扶輪基金會主委邱多福指出,設立書箱的最大挑戰是要找到願意照顧書箱的熱心人士。

“要知道,書箱不只是擺設而已,我們希望有人領養、照顧及看守,免得書箱被濫用,例如損壞或放置書本以外的東西。”

他說,設置書箱時已經預想到書本損壞或不見等狀況,這也是為什麼需要有熱心人士領養,以確保書箱能完善運作並發揮其作用。

“我們謹慎挑選有意領養書箱的人,同時簽署條約,確保對方明白及能夠執行任務。”

他說,吉隆坡城中扶輪社希望社區一起守護設置在當地的書箱,這也是連結社區的方式。“通過設置書箱這項服務社區的計劃,我們希望能夠提升閱讀風氣,培養孩子的閱讀習慣同時也增進親子關係。”

至明年為止,該社目標是在全國各地設立30至50個書箱。因此,有意設置書箱的學校或社區可通過電郵[email protected],聯繫吉隆坡城中扶輪社。

六月,繪本雨林邀請日本繪本大師宮西達也及中國原創繪本的推動者──北京蒲蒲蘭社長石川郁子來馬舉辦兩場活動。

1.“當宮西達也遇見蒲蒲蘭”繪本的童與真講座會

日期:8-6-2019(週六)

2.“繪本的童與真—─親子時光”

日期:9-6-2019(週日)

地點:精英大學 Subang 2 分院 

查詢:017-2382311(淑淇),017-3369982(何老師)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