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 馬智禮驟變“網”中人


: 2019-05-20 16:05:35

當首相敦馬哈迪以“部長仍有進步空間”為由而再度表明無意改組已入主布城一年的希盟政權第一個內閣後,最安心的內閣成員看來是自上任以來其表現最受爭議,貶多褒少的教育部長馬智禮。

馬智禮對於敦馬在滿分10分中,為其內閣閣員只打5分仍覺得公正和感到滿意,他也表示不想自我評分或評價,免得失去自我,而政績應交給人民去打分。

就在希盟政權甫進入第二個執政年頭,馬智禮又故態復萌地“失言”,連日來面對朝野及民間尤其是華社的撻伐。

網上聯署促教長辭官

際此“大學預料班”風波持續延燒,如今有家長和網民因極度不滿馬智禮頻頻祭出“荒謬的教育政策和措施”而在網絡上聯署要求馬智禮辭官或被罷官。

這回再犯眾怒的馬智禮可說是“禍”從口出,他於上週四與馬來西亞理科大學學生交流時竟毫無忌憚表示“先確保土著不諳華語也受聘,才來談廢除大學預科班固打制”,他還聲稱“許多非巫裔都是富有的,有能力送孩子就讀私立大專院校,並指國內和國外大學的學生大部份是大馬的非巫裔”(其實更多非土著也是貧窮的,而他們就讀私立大學院校並非他們富有,而是他們因固打制而沒有機會進入國內政府大學),他一言既出隨即掀起軒然巨波,至今仍未平息。

根據發動聯署簽名運動的網站“change.org”,敦馬拒絕依順民意,不願撤換教育部長,以致敦馬的支持率嚴重下降,網民不得不進行聯署;他們更直指若期望馬智禮為所有大馬人管理一個重要的部門,將讓希盟面對政治自殺的局面。

在我國,這相信是第一次出現上網聯署向首相施壓罷免部長。

有關網站也抨擊馬智禮所制訂的多項政策或措施包括規定學生穿黑鞋和黑襪子、建議在學校推介無現金交易、在大學設立油站及把游泳列為一項聯合課程活動等等。

對華社尤其是華教陣營來說,馬智禮仍以種族的角度看待和處理教育問題,董教總敦促馬智禮勿把大學預科班固打制的問題種族化和政治化,模糊問題的根源,這是非常不負責任,且是有意挑起種族情緒的不當行為;在這之前,董總曾認為馬智禮須調整其施政作風,重新擺正施政主軸,勾划清晰的教改路線圖和時間表,以重建民眾的信心,而非捨本逐末,在無關大局的細微末節消耗,教總則認為希盟政權在關係多源流教育公平發展及各族平等的課題上,依然擺脫不了狹隘和保守的思維。

在野的馬華和民政黨狠批馬智禮乃一名不折不扣的極端種族主義者(民主行動黨的檳州副首席部長拉瑪沙米質問陷入種族迷思的馬智禮與巫統政客或國陣前朝部長有何分別),他公然發表偏激言論,足以破壞國民團結,加劇各族的猜忌和分化,也可視為希盟政權合理化其所推行的土著優先政策,使之具有正當性。

儘管行動黨16名國州議員和社青團領袖炮轟教長保持“土著佔90%,非土著佔10%的大學預科班固打制”,以及多名行動黨重量級領袖包括該黨全國主席陳國偉非議馬智禮“不具教育素養”,國會下議員院副議長倪可敏希望馬智禮好好反省和謹慎發言,而雪蘭莪州行政議員鄧章欽更怒斥馬智禮“愚蠢的和大笨蛋”,但這一切無助於改變內政部長慕尤丁所曝光的事實,那就是在“敦馬給予代表希盟各成員黨的各部長發表看法後,由內閣所作出的集體決定”。

說真的,難以諉責的行動黨若能憑着在希盟擁有42名國會議員的“強勢”,向敦馬“施壓”摘掉馬智禮的烏紗帽,此舉將有助顯示目前共治行動黨的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不再持續“靜靜”,也足以佐證行動黨不可能淪為“馬華2.0”。

除了敦馬派發不會改組內閣的“定心丸”,希盟政權延續“大學預科班固打制”顯然是希盟各成員黨的“共識”,馬智禮因而恃無恐地“任憑風浪高,穩坐釣魚船”,更何況出自選票和政治的考量,馬智禮的所作所為獲得土著團結黨同僚和一些大學校長公開力挺(他甫於上週二由身為土團黨名譽主席的敦馬委任為該黨最高理事),正如政府顧問理事會主席敦達因所“警告”若希盟政權貿然廢除大學預科班,恐將被反對黨貼上“反馬來人”的標簽,形同政治自殺。

敦馬或如願兼任教長

與此同時,一項於2018年5月18在網站發起的“由馬哈迪出任教育部長”在線請願書,據知目前仍在進行中,聲稱應讓敦馬對國家教育系統進行“急需的改革”。

其實,在著手籌組希盟政權第一個內閣時,敦馬一度準備兼任教育部長,但基於希盟的大選宣言承諾首相不被允許兼任其他部長,他不得不取消本意,若有朝一日他因馬智禮難逃“被辭職”的厄運而別無抉擇地如願兼任教育部長,則不啻是極為反諷。

文/編務顧問劉漢良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