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 PPS須依法成立

: 2019-05-20 08:05:32

隨着聯邦法院作出最終的裁決,一度鬧得沸沸揚揚,且不幸淪為朝野持續惡鬥的檳州志願巡邏隊(PPS)風波,歷經近5年,延至大馬變天後頓告息爭,似乎沒有贏家或輸家,而法治才是真正的勝者,意味司法獨立得以彰顯。

聯邦法院五司上週二推翻上訴庭的裁決而宣判檳州政府無權成立PPS,並闡明任何地方組織的成立皆須根據社團註冊法令,向社團註冊局註冊。

無論如何,以馬來亞大法官查哈拉為首的聯邦法院五司維持上訴庭的裁決,即時任內政部長阿末扎希當年宣稱PPS乃非法組織的指令無效。

時光倒回2014年8月31日,156名PPS隊員參加在舊關仔角市政廳大廈前舉行的國慶日檳州慶典大遊行後,竟遭警方逮捕,頓時轟動全國。(身為PPS主席的檳州行政議員彭文寶、副主席兼時任丹絨區國會議員黃偉益,以及提供法律援助的時任斯里德里瑪州議員雷爾在事發後也相繼被扣查。)

在事發前,時任全國總警長卡立阿布峇卡直指PPS並未註冊,因而牴觸1966年社團註冊法令第41條文,並聲稱警方將介入調查PPS隊員所進行的一切活動,一旦證實違法則將依法嚴辦;他也警告PPS隊員勿繼續執勤,並促他們主動向警方自首。

時任副首相兼內政部長阿末扎希強調,我國獨立以來的法律和社會契約明確地闡明,維護治安屬於中央政府權限,州政府和任何組織都無權成立一個機構去維護治安,他遂於2014年援引1966年社團註冊法令第5(1)條文,宣佈PPS為非法組織,而時任首相納吉也意有所指地聲稱所有志願制服團體必須依法行事,不能以維持治安為名而任意妄為,否則必受對付。

事發當年的形勢正是處於民聯(希盟的前身)主導的檳州政權與國陣的布城當權者“對抗”狀態,所以PPS風波“理”所當然於第一時間被雙方政治化,疑含有政治議程的布城當權者妖魔化PPS,這方面包括誇大一小撮成員據知曾有犯罪前科,影射PPS猶如私會黨,更宣稱PPS儼如“自衛隊”(Vigilantes ,意指不在法律下成立卻自行接管執法的團隊),接二連三的指控看來有意正當化其對付PPS,而時任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雖承認PPS並未向社團註冊局註冊,但他堅稱檳州政府有權成立PPS,且屬於合法組織,所以警方採取行動對付PPS尤其是大逮捕PPS隊員,顯然具有政治意圖,而警方不應淪為政治工具。

2015年1月27日,彭文寶代表檳州政府入稟檳城高庭,申請撤銷內長的指令,但於同年10月8日被駁回。

聯邦法院裁決形同平反PPS

檳州政府於2016年3月3日上訴,上訴庭批准此訴訟交由檳城高庭進行司法檢討,但檳城高庭同年11月22日宣判內長的指令有效,PPS仍屬非法組織,有需向社團註冊局註冊;檳州政府再上訴得直,上訴庭2017年裁決PPS為合法組織,並諭令辯方歸還所有充物品予PPS。

在某種意義上,聯邦法院的最終裁決為這個於2009年4月8日由檳州行政議會批准成立,並於2011年9月17日正式誕生的檳州志願巡邏隊(俗稱紫衣隊)“平反”,不啻是認同PPS隊員義務為民服務,防災救難,尤其是維持社會治安,協助警方打擊犯罪所作出的貢獻。

重要的是,有關最終裁決不僅釐清PPS的成立所引起的爭議,尤其是在法律上的合法性,更表明在維護法治的大前提下,任何人或組織,甚至當權者不論州或中央,皆須依法行事,絕不能踰越法律。

作者:劉漢良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