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風景】 木薯糕

: 2019-05-20 08:05:02

我們對食物的顏色有些既定的印象,比如我總覺得芋頭蛋糕應該帶着夢幻的紫色、班蘭汁製成的各種糕點是淺綠色、木薯糕一定是黃的、紅龜糕得紅彤彤才是正常的顏色。我們對這些食物的顏色習以為常,久而久之甚至忘了食物原本該有的顏色。實際上這些顏色未必是它真正的顏色,極有可能是由各種可食用色素創造出來的顏色。

前陣子在超市看見木薯,突然很想念小時候外婆常做給我們吃的木薯糕。那時候屋旁就種了木薯,枝幹瘦長,我個子好小,抬頭望不到頂端。挖出來後把木薯去皮磨成泥,加入椰漿和糖,混合好以後大火蒸熟,就是漂亮的黃色木薯糕。

我不知道外婆的木薯糕材料的份量是多少,在她仍健在的時候,偶爾去探望外婆,還能吃得到她蒸製的木薯糕。問她怎麼做,她總是說這個一點那個一點,那是多年經驗的累積,只能靠自己去摸索。反正現在網絡上沒什麼食譜查找不到,先買了回家再來搜尋食譜就是。

鮮少遇到黃木薯

回家後把木薯去皮磨泥,原來需要花費很大的力氣才能磨好。按着網絡上的食譜蒸,過程中偷看幾次,意外地木薯糕並不會變成黃色。我跟木薯實在不太熟,傳訊問問母親是不是糖的份量不對。我以為它會像年糕那樣,白色粉漿最後能蒸製出深褐色的年糕來。母親的回答讓我有點哭笑不得,原來木薯分成白木薯和黃木薯,買了白木薯來做木薯糕,怎麼樣也蒸不出黃色的木薯糕來。

木薯糕蒸好以後是淡淡的白色,帶點透明感。切了一小塊來吃,味道是一樣的,可看起來感覺卻很不同,至少跟以往我吃的木薯糕都不一樣,也跟外面販售的木薯糕顏色不同。我一再地翻查食譜,才知道如果買到白色木薯糕,可以添加少許食用黃色素,這樣木薯糕就會變成我們所熟悉的木薯糕了。

後來數次在不同的地方看見木薯,問攤主是白木薯還是黃木薯,竟多半是白木薯,鮮少遇到黃木薯。不知是全被糕點製作師傅買了去做成木薯糕,還是它本來產量就少。買不到也不想使用食用色素,唯有不做。做也不是不可,顏色不對總覺得哪裡有點怪異感。少許的食用色素大概不會對健康造成威脅,可心裡希望能讓食物保有它原來的顏色,因此不想添加。

上週到住家附近的菜攤買菜,看見放着一小包木薯,裡頭剩下大約兩三根。我問老闆這木薯是黃是白,老闆愣了一下說不知道,大概是黃色的,有顧客買了一次之後三天兩頭都來買,說蒸熟了直接吃味道很好。我想了想,不管它黃還是白先買回家,因為我又嘴饞想要吃木薯糕。

這次去掉外皮時候就能看見淡淡的黃色,我暗暗竊喜磨好再混好其他材料,正好家裡有幾片香蕉葉,墊在模底倒入混合漿送進烤箱。木薯糕是種奇妙的糕點,能蒸能烤,隔日還能切片拿去稍微煎香,口感各有千秋。成品出爐後終於看見那種剔透的黃,是我熟悉的木薯糕顏色。相比使用人造色素或是吃白色的木薯糕,黃色的木薯糕讓人更有食慾。食物追求色香味俱全,果然少了哪一種元素都會覺得有所欠缺。

作者:葉君菡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