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不良引發 中風心臟病 高膽固醇血症 年輕化


: 2019-05-09 08:05:30

(吉隆坡訊)年輕就不會患上高膽固醇血症(hypercholesterole mia)?國家心臟中心心臟內科顧問拿督阿末凱魯丁醫生(Ahmad Khairuddin)指出,高膽固醇血症是會發生在年輕人身上的,如果沒有照顧自身健康或保持良好的飲食習慣,隨着年齡增長,血液中脂蛋白水平將越來越高。

“除了高膽固醇血症,其他可導致動脈粥樣硬化的原因,包括二型糖尿病、高血壓、抽煙、缺乏運動、久坐不動等。這些受影響的血管很多時候都是輸送血液到心臟或腦部,一旦高血脂使血管變窄,就會很容易發生突發性心臟病或中風。”

據2014與2015年國家心血管疾病─急性冠狀動脈症候群

(NCVD-ACS 2014-2015)登記局,超過2萬4000名入院就診的巫裔,其中37.9%有血脂異常症狀。 另外,1萬400名和9939名入院的華裔及印裔,分別有44.7%和45.2%人血脂異常,這反映了高膽固醇血症是相當普遍的。

52.2%大馬女性高膽固醇

他提到,2015年國家健康和病發率調查(NHMS)顯示,我國有52.2%的女性和42.5%男性患上高膽固醇血症,而巫印裔與華裔的比率是50.1%與47.5%。

“城市或鄉區居民的高膽固醇血症病發率沒有太大差異,如果根據地區分佈的話,彭亨的病發率最高(56.2%),而沙巴及納閩的病發率較低(40.9% )。”

他說,越來越多年輕人患上高膽固醇血症,22%患者來自18至19歲年輕人,而68.8%患者是55至59歲的年長者,這些患者涵蓋了活躍工作群至退休群體。

我國高膽固醇血症患者從2011年的32.6%人口在短短5年內增至2015年的47.7%,可以想像2020年將有更多人患上高膽固醇血症。

大馬人患心臟病比鄰國早

他表示,因為某些因素,馬來西亞人患上心臟病的年齡比鄰近國家人口來得更早,我國心臟病患平均年齡是58歲,而泰國、中國和加拿大患者的平均年齡則是65、63和68。

95%急性冠狀動脈症候群患者,同時擁有至少1種的風險因素,例如高血壓(64.7%)、糖尿病(46.2%)和高膽固(38.6%),而且,這些風險因素的病發率處於不斷上漲的趨勢。

我國73%因非傳染性疾病而死亡病患中,最大的“貢獻疾病”是心血管疾病,主要是心臟病和中風。

飲食只佔20% 肝臟貢獻80%膽固醇

很多人以為膽固醇是“吃”得來的,事實是,無論你吃下多少的食物,飲食中所得到的膽固醇只佔20%至25%,而最大的膽固醇來源是人體的肝臟,貢獻了75%至80%的膽固醇。

阿末凱魯丁說,如果有人建議體內膽固醇過高的人通過飲食來降低膽固醇的話,我認為那是不夠的,即使你的飲食再嚴格謹慎,每天只喝水和吃蔬菜,最多只能降解總膽固醇水平的四分之一,病人還是需要附加的治療來降膽固醇。

“由於膽固醇無法溶解於水,所以,人體血液中所攜帶的膽固醇已經與脂蛋白結合,我們稱之為壞膽固醇。血液中膽固醇太多,會使血液循環速度變慢,並且容易卡在血管壁上造成血管阻塞的問題。”

壞膽固醇受體助“噬”脂

他指出,血液中膽固醇水平是胥視肝臟合成(釋放)及清除的多寡,也就是說,肝臟同樣能夠通過壞膽固醇受體來清除血液中的膽固醇。壞膽固醇受體出現在肝細胞表面,並與壞膽固醇結合並吞噬入溶酶體內,最後再循環回到肝細胞表面,繼續結合和收集壞膽固醇。

他說,PCSK9是一種主要由肝臟生成,並與壞膽固醇受體相互作用來清除血液中壞膽固醇的蛋白質。研究發現,PCSK9過度活躍,可提高人體壞膽固醇水平,這是因為PCSK9與壞膽固醇受體結合後,會在溶酶體內被降解,導致壞膽固醇受體無法再循環至肝細胞表面如常操作,使壞膽固醇聚集在血液。

“PCSK9基因失去功能的話,對患者來說是好事,因為患者的壞膽固醇水平會比一般人來得低,並降低冠狀動脈心臟疾病(CHD)高達88%。”

他解釋,通常突變的基因有過度活躍或失去功能的兩種反應。PCSK9失去功能是一種基因突變或與生俱來,患者從小就有低膽固醇的好處,普通人也一樣,如果膽固醇水平降得越低,同樣可獲得降低CHD風險的好處。

降脂治療前後

生活方式是關鍵

他表示,心血管疾病帶來的影響深遠,包括病人生理、情緒、經濟、照護者甚至整個社區皆受牽連,例如中風後的身體障礙、中風倖存者罹患憂鬱症的風險高達33%至44%、近40%的家庭收入供中風倖存者接受復健治療、52%中風病人的照護者患上憂鬱症等。

“為着手解決心血管疾病帶來的各種影響,心臟、精神等專科醫生共同討論及推出了2017年血脂異常管理指南,並把壞膽固醇設為主要的治療目標。”

阿末凱魯丁指出,這項指南的目標是把非常高心血管風險的壞膽固醇水平降至低於1.8mmol/L,並把高心血管風險者的壞膽固醇水平降至低於2.6mmol/L。

“所有病人在開始降脂治療之前和之後,治療性的生活方式改變仍然是降低心血管疾病(CVD)風險的關鍵組成部分,當中包括健康飲食、運動、戒煙等。”

他說,使用各種降膽固醇藥治療高膽固醇血症患者,幫助他們降低壞膽固醇水平,因為研究顯示,壞膽固醇水平越低,CVD風險的就越低。

誤信是危險藥物 他汀類使用率低

阿末凱魯丁說,降膽固醇藥包括他汀類藥物(statins)、貝特類(fibrates)等,其中他汀類藥物療效最佳,降解壞膽固醇的功效高達55%,可是,我們還是無法達到血脂異常管理指南的目標。

“根據衛生部對CHD的數據,低風險者接受他汀類藥物治療的療效超過80%,但是CHD高風險者的療效只有50%。”

他解釋,CHD高風險群的治療效果不如低風險者,主要有兩大原因,即他汀類藥物在我國的使用率相當低,許多病人選擇相信旁人或社交媒體指降膽固醇藥物是危險藥物,因此不願服用或接受治療。

“其二則是CHD風險與實現壞膽固醇目標水平之間的反比關係,高風險群需要降低的壞膽固醇水平距離更大,換言之,高風險群即使成功降低壞膽固醇水平至指南所列出的目標,但未來還是有CHD發生的高風險。”

他表示,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也是另一個治療需求未獲滿足的問題,這類高膽醇血症可分為HeFH及HoFH,臨床上常見的是HeFH。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可導致過早的心血管疾病風險。

evolocumab治療配合他汀類 壞膽固醇降77%

心臟內科顧問朱錦輝醫生(Choo Gim Hooi)指出,PCSK9(proprotein convertase subtilisin/kexin type 9)是一種由肝臟合成的蛋白質,它會與肝細胞表面低密度脂蛋白受體(LDL receptor)結合,若過度活躍,可造成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LDL-C,俗稱壞膽固醇)的升高。

“全人源IgG2型單克隆抗體Repatha含有evolocumab,能夠靶向PCSK9,抑制PCSK9與壞膽固醇受體的結合,從而更有效清除血液中的壞膽固醇。”

他說,根據治療指南,非常高心血管風險者的治療目標是把壞膽固醇水平降至低於1.8mmol/L,而實驗結果顯示,高達90%接受evolocumab與他汀類藥物結合治療的極度高風險者,在12週的治療後,成功把壞膽固醇水平降至1.8mmol/L目標。

“臨床實驗顯示,超過3萬5000名不同病況的高壞膽固醇患者,接受evolocumab治療後獲得良好療效,尤其與他汀類(statins)藥物結合治療的療效最佳,證實可額外降低,已接受他汀類藥物患者的壞膽固醇水平高達77%。”

他表示,在馬來西亞,evolocumab可結合飲食調整,並用於已接受最高耐受劑量他汀類藥物但壞膽固醇水平難以達到目標的異合子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HeFH)、同合子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HoFH )或動脈粥樣硬化心血管疾病(ASCVD)成人患者。

他解釋,evolocumab備有兩種類,即每2週或每月注射1次的製劑,注射劑量分別是140毫克或420毫克。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