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跌破頭下體抓傷 父斥幼兒園沒合理交代

: 04/15/2019 - 17:19

(吉隆坡15日訊)一名中國籍父親申訴,其就讀吉隆坡某國際學校幼兒園的3歲兒子於3月15日在校內遭人推倒摔破頭,傷口深1公分,長度約3至4公分,送院共縫了4針;詎料返校不足一星期,兒子下體又出現不明指甲抓痕,因此要求校方做出合理解釋,但校方卻至今沒有給予家長調查報告及做出道歉,而只是表明孩子發生事故不可避免,沒有老師需要負上疏忽照料的責任,讓他深感不滿。

父親梁洪順(36歲,商人)指出,他和妻子因為想要讓孩子接受國際英語教育,因此一家三口於兩年前就搬到馬來西亞暫住,只為陪伴3歲兒子念書,今年已是兒子就讀該校的第二年。

“3月15日下午2時,我突然接獲學校電話,告知兒子在學校摔傷,而學校沒有縫合傷口的醫療資源,只能為孩子做簡單止血,需要我們立即到學校送孩子去醫院。”

梁洪順於今日在民主行動黨直轄區公共投訴局主任游佳豪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指出,他抵達學校後,見到孩子頭上包了紗布,原以為只是普通的摔倒擦傷,去到醫院掀開紗布才驚覺傷口有1公分深,長度約3至4公分,還流了很多的血,讓夫婦倆相當心痛。

傷口1公分深

他指出,醫生坦言傷口會留下疤痕,需要至少10年時間才會慢慢淡化,他們難以理解究竟為何孩子頭上會出現這麼嚴重的傷口,也等待校方給予合理的交代。

“縫針費用逾600令吉,但學校保險只賠償300令吉,對於其他後續醫療費用一概不管;孩子日後還需要長期擦去疤藥膏,每支120令吉,一個月就會用完,預計需要持續用數年,我們都需要自己承擔。”

他說,孩子縫針後臉部出現紅腫情況,在家休養了一周後於3月25日才重新返校,沒料到的是,頭傷尚未複原,又再次在兒子身上發現新傷痕,妻子於4月1日晚上為兒子洗澡時,赫然發現兒子下體出現約1公分長的抓痕傷口。

“我們還在等著學校的回複,卻又在兒子身上發現新傷,我當晚就發送訊息給校方要求一個合理的解釋。”

他指出,他們有向班主任反映情況,但後者同樣沒有給予答複,無論是摔傷或抓傷事件,都沒有人給父母一個交代,因此他只得再發送訊息給校方,要求面談。

然而,4月4日與校方面談的結果讓他相當失望。他披露,校方指案發當天兒子沒有和其他同學一起在教室午睡,而是到草場上與4至6歲的大年級孩子玩在一起。

“校方說,兒子的班主任留在班內照顧午睡的學生,而草場上有六名其他年級學生的老師,不過卻沒有一位老師看到事情發生的經過,只知道我兒子摔倒在地,卻不知道是誰推倒他;校方在面談過程也表明,事情發生後,學校並無就此事採取新的或特別預防措施,防止意外再發生。”

梁洪順指出,更教他難以接受的是,校方認為孩子發生事故不可避免,沒有老師需要負上疏忽照看的責任,至於孩子被抓傷,學校回應指傷痕出現在衣服遮蓋住的地方,難以斷定是在校內受傷。

“這個說法對我們來說很不公平,我的孩子受傷了,卻還要被冠上誣陷學校的罪名。”

他強調,孩子只有3歲,正是需要大人看護的年齡,老師怎麼可能會放任孩子在午睡時間自己跑出去與大年級的孩子玩耍?再者,他也要求校方明確指出孩子受傷的地點,一方面是想了解孩子的頭部是撞上什麼地方,另一方面校方也能借此避免類似意外在發生,但學校卻沒有給予答案,敷衍了事。

校方拒家長認人請求

梁洪順指出,他們有詢問孩子是怎麼摔傷,孩子說是被一名大年級的女學生推倒,還表示能夠認得出對方,至於抓傷下體的則是兒子的同班同學。

“我們有要求校方直接詢問孩子事發經過,並帶他去認人,但校方拒絕有關請求,質疑這種做法的有效性。”

他不滿表示,一個月過去,自己至今都不知道兒子究竟是如何受傷,負責為孩子緊急處理傷口的校醫在面談時,曾試圖進入會議室內,而他也急於得知當時的受傷情況,但校醫卻被校長指示離開,讓他感到不滿。

此外,梁洪順也說,為了證實孩子的下體是被同班同學抓傷,他也去咨詢了一名同班家長,對方表示自己的孩子也曾遭同一人抓傷背部,但基於對方是特殊孩子,因此決定不追究。

“我把這些證據全部告訴校方,但校方並沒有要查看這些證據,並表示校方沒有接獲任何家長對該名傷人孩子的投訴。”

目前,事主已經向警方做出投報,也促請校方能夠展開積極調查,還原事情真相,並向他們做出道歉,同時也要保證日後不會再發生同類事件。

“今天是我的孩子受傷,明天也可能是其他小孩受傷,我不希望這樣的事再重複。”

校長指家長激進展現暴力

行動黨直轄區公共投訴局主任游佳豪在記者會現場撥通有關國際學校的電話,校長表示,梁先生的確為了兒子受傷一事多次與學校交涉,而學校目前仍在展開調查。

校長聲稱,學校收集了多方供證資料,但仍難以做出總結,因為有人說梁先生的兒子是遭男生推倒,有人說是被女生推倒,又有人說沒有任何人推倒他,眾所紛紜難以厘清。

校長表示,校方現在已經不願意再與梁先生進行溝通,因為後者態度激進及展現暴力,同時也表明將保留法律權力。

游佳豪指出,校方在此事上的確需要給予家長一個合理解釋,而該投訴局將會把事件反映給教育部,畢竟這涉及學校與家長之間的糾紛,部門有必要介入調查及採取進一步的行動。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