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管齊下打倒癌魔 賴裕倫走過千山萬水 攝下人生美景

: 04/13/2019 - 08:30

兩個正直壯年的男人,在醫院的腫瘤科病房相遇。兩人都是鼻咽癌患者,都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有更多的明天。放化療、中醫、氣功,他們以極堅韌的求生意志面對疾病。

賴裕倫,大家都習慣親切地叫他“阿賴”,今年51歲,開了30年的餐館,年輕時維持着夜釣、打桌球、天亮才就寢的生活模式。

33歲確診鼻咽癌時已出現頸部淋巴轉移的現象,但阿賴說:“我不知道自己患上的是第幾期的癌症,我根本就不想知道。”

“如果剩下一個月的生命,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乍然遇見這種假設性的問題,或許你會停下來,開始思考人生的句點。如果有想做卻未做的事,很可能是年輕時的夢想吧!

那是一種娓娓道來又溢于言語之外的徬徨,“我真的很擔心,自己不懂,身邊也沒擁有癌症知識的朋友。

醫生問我要接受化療嗎?我說:‘給我兩天時間,我先處理身邊的事情。’”

早晚兩次練功7小時

潘宗和,是來自印尼的華僑,也是阿賴在醫院認識的病友,更是他抗癌路上最初也最重要的同伴。“我們因為接受化療導致喉部潰爛而無法進食,他硬是把食物吞下去,他告訴我說,‘阿賴,我們沒理由就這樣死掉,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

與潘宗和的相遇,對阿賴而言,像在荒蕪地上開出一朵勇氣的花,“他一直鼓勵我積極接受治療,讓我不用過于擔心。”

他們撐過了7個星期、35次的化療,但阿賴對繼續接受化療與否,卻始終踟躕不前。

透過潘宗和,阿賴認識了郭林氣功,也在吉隆坡湖濱公園認識了一群同為癌患的郭林氣功學員。“接觸郭林氣功後,同學們又都是癌患,大家都是過來人,是他們勸服我繼續接下來的6次化療。”

頓了一會兒,阿賴緩緩說道:“我不去化療就是因為怕死,很多人說化療過程很痛苦,不化療沒事,化療了反而死定。”

“那時候以為癌症就等于死亡,但看到其他人患癌十多年也沒事,別人做得到我也做得到,所以我很認真去學習郭林氣功。”

每天早上6至10時,在湖濱公園與同學們一起練郭林氣功;中午休息,下午再練兩個小時的氣功、每天固定服食中藥。

“直到完成化療療程,醫生說我病情穩定,可以工作了,我當下還真不敢相信啊!”阿賴依舊早晚兩次接近7小時的練功、不間斷的中藥食療,持續了將近6年之久。

“現在回首那段日子,真的很心酸。”阿賴指着訪問地點旁的大樹,“那時候我經常來這里,望着大樹,一坐就是整個下午。每天都在想,天啊!給回我這條命,禰要我多辛苦也沒關係。”

阿賴挺過來了,但潘宗和的身體狀況卻每日愈下。在他人生最後的那段日子,依舊持着積極樂觀的信心和勇氣,與阿賴去旅行,過着與常人無異的生活。

最後的最後,潘宗和是由阿賴和郭林氣功的同學們幫襯着,搭專機返回印尼,安眠于家鄉。

偕學員出遊愛攝影

一群因為癌症而有緣聚集在一起的學員,早已建立起如家人般的情誼。他們相互扶持、傾訴,郭林氣功導師陳蘭芳直言:“盡管我們的年齡差不多,但我早將他們視為我的子女。”

患癌前,阿賴每年都會與妻小出國旅行;化療完成後,再度踏足中國九寨溝,“整個人的心境、看法都不同了。”

阿賴手持傻瓜相機,經歷了人生最跌宕的時刻,把眼前的景色一一記錄。恰巧當中有擅長攝影的同學,也開啟了阿賴熱愛攝影的大門。攝影之于阿賴,不再是單純的記錄當下,而是逐漸變成一樣能陪伴終身的志趣。

他也帶動了同學們旅行攝影的風潮,“一個人拍照沒意思,我自己不會教,就叫他們去上攝影課,然後一起去旅行拍照,最多的一次有接近20個人成團!”

走過千山萬水,最美的風景終究是人,“拿起相機的時候是開心的,人會平靜下來。”阿賴說。

加強免疫系統 飲食清淡遠離煎炸

現在的阿賴在飲食方面,盡量吃新鮮的食物,遠離煎炸、罐頭,保持口味清淡。阿賴的姐夫同為鼻咽癌患者,“我一直勸他也來練氣功,但他不相信,只是吃營養品和祈禱,也沒接受任何治療,最後還是離開了。所以我想分享自己的經歷,希望可以幫助更多的人。”

阿賴認為中西醫結合加上氣功,三管齊下才是他的治癌之道,“一開始接受化療就像火燒山,把不好的東西燒光;化療就是將癌細胞徹底消滅;中醫固本培元,培育出好的細胞;氣功則是循環體內、吞吐氧氣,令細胞成長、強壯。”

醫生說阿賴已康復,但他認為,“癌症患者,終其一生都要小心照顧,加強自己的免疫系統,不要讓癌症有捲土重來的機會。”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