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讀者數量皆萎縮 天下漫畫城引入網絡小說自救


: 2019-03-14 08:03:39

關於天下漫畫城的未來,老闆陳俊標乾脆用“末日”兩字概括。他並不是悲觀,而是陳述着一件事實。

“以前馬來西亞有200到300間漫畫店,現在很多都倒閉了,北馬大概也只剩下3間還在持續經營而已。”

約莫十年前,他便察覺網絡月費越來越便宜,並成為許多人的新娛樂媒介的現象,而以實體店面、書籍為主的漫畫店,卻有着租閱不便與書籍更新較慢等缺點,因此,這些實體店的發展逐漸走下坡也是可以預見的事情。

可是,他並未因此而想過結束營業,反而積極面對困境。“我堅持經營下去,其實也是為了給會員一個交代。”

隨着顧客量減少,漫畫租閱率下降,一些漫畫店嘗試改為複合式經營方式,如同時提供食物與飲料。

“很多同行都想方設法留住顧客,可是卻沒有一間成功。最後多是關掉書店,直接改成餐廳來經營。”

他認為,複合式經營只會使漫畫店的服務主軸被模糊,皆因閱讀與用餐本就難以同時並行。

既然複合式經營這條路行不通,他決定把目光鎖定在漫畫相關周邊商品,並引進許多玩具與模型等。

“雖然現在店內的商品比較多元,顧客卻沒有多大的反應。”至今,天下漫畫城還是以租閱漫畫、小說為主要盈利來源。

連環圖顧客多在店內閱讀

他說,天下漫畫城在鼎盛時期,店內主要是依靠顧客在現場借閱書本或將書本租閱回家的方式賺錢,有關收入約莫佔了整體收入的80%,其餘收入則是仰賴銷售書籍與雜誌等等。

“就好像香港連環圖,因為多是薄薄一本,一下子就會讀完,所以,一般顧客多會直接坐在店內閱讀,而他們租回家的書本多是漫畫或武俠和言情小說。”

隨着時移世易,如今武俠和言情小說也日漸式微,讀者人數更是大為減少,雖然漫畫仍有市場,但願意踏入漫畫店租閱的人卻也大大減少。

“現在不止是香港連環圖的末日,同樣也是我們漫畫店的末日。”店內原本擺放給顧客坐下閱讀連環圖的長桌椅子和桌面上都已擺了一些雜物,餘下的空間約莫只能供5或6人坐下。

雖然租閱率下降,但書店的銷售收入卻有所增加。“因為我們必須尋找其他收入,所以才開始在店內販賣漫畫、小說、雜誌、玩具和模型等等。”

他說,若是想要持續經營漫畫店,就必須在租閱和銷售間找到平衡點,唯有在兩者之間拉長補短的情況下,才能維持漫畫店的日常開支。

連環圖言情小說  也面臨末日

曾經,漫畫店是許多人聚集解悶的地方,一因早年的娛樂媒介較少,二因漫畫店的消費低,一般人都負擔得起,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漫畫店提供的書籍內容相當多元,無論是香港連環圖、日本漫畫、武俠小說或是言情小說等,全都可在漫畫店裡找到。

陳俊標說,過去單靠出租連環圖和言情小說,就足以維持店面的營運,但任誰也沒想到,這兩種書類後來都會面臨“末日”,現在幾乎沒什麼人在讀了。

“這4種書類如今只剩下日本漫畫仍有讀者。讀者的閱讀口味都改變了,但很多作者都沒有跟上讀者的腳步,出版社也沒有再開發新的書種。”

10年前,他已預見漫畫店的末日,同時,他也發現兩種新書類的興起。“一是中國的網絡小說,一是本地的教育性質漫畫。”

他說,中國網絡小說的寫作題材天馬行空,宮鬥、穿越、科幻、盜墓等等,既沒有特定的世界觀與時空觀,同時又能給予讀者新的想像空間,所以,它漸漸取代了漫畫店裡傳統的武俠和言情小說的租閱地位。

“教育漫畫則是從韓國崛起,後來傳入中國和台灣等地。起初,我們都是看中國和台灣出版的教育漫畫。可能是教育題材不同的關係,這類外國教育漫畫始終不受本地學生喜愛,所以,本地出版社便開發專屬於大馬的教育漫畫,結果成功吸引一群本地學生讀者,現在,一些本地教育漫畫的版權甚至被賣到國外。”

由於當時教育漫畫的單價高昂,許多漫畫店都不敢貿然引進,他則是抱着孤注一擲的態度買入許多教育漫畫,卻也沒料到這類漫畫最終會成為店內租閱率最高的書類。

“以前的父母都反對孩子看漫畫,但現在不同了,他們很鼓勵甚至親自帶孩子到漫畫店裡租漫畫。”

究其原因,相信也是因為天下漫畫城內的漫畫多是屬於教育性質漫畫的緣故。

作者停筆新書量減讀者日少  漫畫店成夕陽行業

天下漫畫城開業20年間,曾一度增設分店,可見當時的漫畫店頗為受歡迎。

陳俊標笑稱,雖然當時每月的書籍出版量龐大,但漫畫店購書的類型單一,多是香港連環圖、日本漫畫、武俠或言情小說,所以,顧客的閱讀口味也會較為集中。

“以前可選擇的書籍類型少,我們很容易便能抓到顧客想要什麼,例如男性顧客喜歡看香港連環圖、女性顧客喜歡閱讀言情小說,而漫畫則是男女顧客都會租閱的書種。”

他說,雖然言情小說曾一度是女性讀者的日常掌上物,但如今同樣乏人問津。

當讀者人數變少,出版社也基於商業考量而減少書籍的出版量,從而影響作者的創作與生存空間。

“據我所知,很多武俠或言情小說家都已經棄筆停寫了。”少了新書出版,漫畫店也無貨可進,在這種情況下,讀者自然會減少走進漫畫店的次數,而這種情況就有如惡性循環一般,一再重演。

“單以香港連環圖為例,在十多年前的鼎盛時期,如《風雲》、《龍虎門》、《天子傳奇》等連環圖每期可以印刷20萬本左右,其餘書籍最少也有5萬本左右,但現在每期大概只印三千多本而已。”

60書架藏書逾4萬  難割捨唯有續營運

從無到有,天下漫畫城就像是陳俊標的孩子一樣,辛苦養育20年才有今日的規模,因此,他對天下漫畫城自然有無法割捨的情感。

該店從最初只有幾個書架,數百本書籍,到現在擁有60個書架,以及近4萬多本書,這些都是他的心血結晶。而這數量尚未算上過去曾遺失、損壞和那些因租閱率低而回收的書籍等。

店內空間雖然寬敞,但要把4萬多本書都放在店內,同時又能方便顧客查閱,自然必須要有完善詳細的空間規劃。

“有些書櫃是我專門請人設計並打造成兩層式的櫥子,然後利用滾輪來滑動,這樣既可節省空間,同時也能擺上更多的書。”

他說,一個4呎高左右的書櫃大約可以擺放800本書籍。

藏書最怕書蟲啃噬,以致破壞了書籍的完整性,因此,保養書籍成了漫畫店的首要功課。他說,每本新購入的漫畫都必須包上厚層塑膠紙,以免顧客弄髒或刮花封面。

“如果我真的不做了,那麼,這些書該怎麼辦?還有,我的會員想看書時又該怎麼辦?這些都是有感情的東西,除非未來真的撐不下去,不然我還是會努力運營下去的。”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