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 狮城探猫 (四年后)

: 2019-02-10 08:02:16

在这四年里发生了很多很多伤心事,我自己的就不讲了,连C和B这对爱情长跑健将17年后还是分手收场。B离开的那一天,她们心爱的老猫也死了,彷佛跟B一起走了。后来C又领养了一只小猫,取名麻糬。这次去新加坡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去探望麻糬……

乌节路的华侨银行办完公事之后,本来想回老朋友C的家睡个午觉,但一想到她的猫咪“麻糬”,我就心有余悸。麻糬对我充满敌意,将我当作霸占地盘的外来者,就算对她低声下气,蹲在原地一动不动,她还是先发动攻势,伸出魔爪把我抓伤,然后把我困在厨房,守在门口虎视眈眈,让我窃笑。从来从来不曾落得如此狼狈,从来从来不曾见过这样的猫,那么凶,带攻击性。同样是暹罗猫,相较之下,我的女儿“小蓝”简直是淑女耶。小蓝和麻糬长得极度相似,我和C常常笑说她们是两生猫,所以这趟狮城行,我兴致勃勃地借宿麻糬的家,为的就是趁机打好关系,谁知道……

那么只好离题一下,去阿拉伯街街拍吧!阿拉伯街,巴格达街,坎大哈街,哈芝巷,这一带。为什么选这一带呢?我有二十几年没有到过这一带了,想说回去看看,印象中这一带的房子较有特色,应该是现代化的新加坡较有古早味的角落。也有可能潜意识里认定马来人爱猫,这一带是马来人的地盘,应该有许多街猫留连吧?谁知道街猫半只都没有,游客都是多得吓屎人,虽然我自己也是其中一个,但我还是有点抗拒,感觉就像走在马六甲鸡场街或槟城乔治市一样——这就是所谓的“全球化”吧?原来“全球化”的意思就是,不同国家不同角落越发相似……

我在新加坡的最后一个早上,特地跑去淡滨尼探望老朋友P和她的猫咪“嘘嘘”——我上一回去探望他们是哪一年的事了?翻查一下记忆档案:2014年。2014年,2014年……我还没有学会爱一个人,也还没有学会爱一只猫,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只猫也还没有出生……记得四年前的嘘嘘就像一个怕生的小男孩,尽管他来到这颗星球已经有17年,换成猫龄都119岁了。这次终于有幸见到“猫瑞”一眼,一眼而已,下一秒钟又神隐了,一如四年前那样。这次不像上次那样失望——随他去吧。临离开C的家之前,麻糬突然转性来蹭我的双脚,出奇的友好,仿佛终于知道怪叔叔不是什么坏人,让我受宠若惊,喜孜孜了一天。但愿下次再见她还记得怪叔叔,不会再凶怪叔叔了……

(文/ 圖:野東西)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