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性侵後理光頭露面 鈕承澤:公審判我死刑


: 2018-12-07 12:12:38

(台北7日訊)遭傳涉性侵女性工作人員的導演鈕承澤今天早上首度露面,他上午約8時許從住家出發,頂著光頭遭媒體堵訪時只說,“讓我去大安分局吧”,隨後搭車離去。鈕承澤在近3小時訊問後步出警局,面對媒體表示,他會配合司法調查,但司法外有一場公審已經進行,“鈕承澤已死”,並向媒體鞠躬。

導演鈕承澤驚爆性侵新片《跑馬》女工作人員,強制“指交”導致受害者下體撕裂傷,今早原定面對媒體說清楚,現身後卻保持微笑一語不發,引起網民不滿。

在警局經過接近3小時訊問後,他出面回應,直言:“因為已經進入司法程序,現在我只能說,我會盡全力配合調查,希望會是場公正審判,但有場公審正在進行,已經判處我死刑,鈕承澤已死。”隨即道歉鞠躬一次,媒體再次請他鞠躬一次,他疑似因不滿此要求,轉頭快步離開,在走上車的路程還踢垃圾桶、怒甩車門離去。全程僅約30秒,並未對案件內容多做說明,他就迅速離開現場,讓全場記者傻眼。

鈕承澤5日遭到女工作人員爆料,指出她遭到性侵,而他今日一早8時22分就出現在自家中,可以看見他戴著一副墨鏡,理了一顆光頭。面對媒體,他相當低調,僅說“借我過一下,讓我去大安份局吧!”不過從畫面來看,他走路相當霸氣,第一時間被詢問“要不要為這事情(指性侵疑雲)道歉”,“電影後續狀況怎麼辦?”等,他都不語回應,現身不到2分鐘便快閃上車,全程沒有說明及道歉。

被害人質疑筆錄被洩

另外,鈕承澤性侵新聞鋪天蓋地,而當事人向台灣媒體投訴,有些媒體所寫的資訊錯誤,也質疑警方把5日做的筆錄內容流出去,覺得不妥。

據《聯合新聞網》報道,受害者透露,鈕承澤事後有道歉,他當時極力想賠償,跟其主管表達願意支付受害者半年或1年薪水,女主管以受害人薪水換算後,開出1年60萬台幣的費用,鈕承澤雖然答應了,不過受害人卻擔心成了“封口費”而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