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包皮 失龜頭 男童母入稟索賠10萬

: 11/30/2018 - 15:47

(吉隆坡30日訊)56歲母親正式入稟高庭,就其10歲兒子在割包皮時,卻被割掉整個龜頭而起訴一名醫藥助理、2名醫生、2間醫院主任和大馬政府,追討逾10萬令吉的醫藥賠償,並就所犯下的疏忽,索取普通及特別賠償。

這起事件發生在2010年12月13日早上10時30分,醫藥助理查華威與其助手在他所就職的醫院醫生同意下,在位於彭亨瓜拉立卑的住家為2名男童進行割禮手術,包括案中的10歲男童。

訴狀披露,查華威在進行割禮時並沒有依據標準的程序,當時,男童的陰莖包皮包住整個龜頭,但卻不小心遭查華威一刀剪掉,導致男童的龜頭與陰莖一分為二,當場血流如注。

查華威在見狀後,馬上尋回男童被剪掉的龜頭,試圖要把龜頭接回陰莖,卻使用了錯誤的縫線方法。

“查華威較後使用白紗布包住男童的陰莖,但也止不了不停冒出的血。”

謊稱男童只是尿道被剪

訴狀說,查華威較後指示男童家屬把男童送往瓜拉立卑醫院,但醫生卻拒絕進行搶救工作,甚至謊稱男童只是尿道被剪掉。

訴狀指出,醫生不只沒有採取應有的搶救措施,也拖延了很久才決定把男童送往士拉央醫院進行治療,導致男童遲至晚上8時15分才得以在士拉央醫院進行手術。

“手術結束後,男童的母親被告知必須等待龜頭上的橡膠蓋自動脫落才能知道真正的狀況,在等待了長達35天後,男童母親在橡膠蓋脫落後才驚悉男童的龜頭早已不見。”

訴狀披露,士拉央醫院的醫生拍胸口保證說,男童的陰莖或可能在青春期“重生”,不過,男童迄今已17歲,龜頭並沒有像醫生所言長出來。

訴狀說,男童往後面對的是永久性的殘疾,自事發後,男童性格大變,除了變得更沉默寡言外,也不喜歡與同齡孩子交朋友,相反的,男童只喜歡與年紀較小的孩子玩在一起。

查華威:男童亂動才錯手

查華威則說,男童龜頭被剪並非因他疏忽所致,反指男童在手術期間不停亂動,才導致他錯手剪掉了其龜頭。

他在答辯書中抗辯說,男童及母親在手術前已清楚和同意接受割禮的風險,並否認本身在手術期間疏忽,甚至沒有根據標準的作業程序。

他說,儘管當時其住家沒有齊全的醫療器材,但他在意外發生時,已採取了一切應有的謹慎措施和合理手法為男童接回陰莖。

查華威表示,根據1953年時限法令6(1)條文,男童和其母親應在事發後的6年內興訟,但男童卻是在今年7月19日才入稟高庭,已屬逾期。

他說,若他必須因這起訴訟作出賠償,他希望相關的醫院和政府共同承擔這筆賠償金。

律師:男童羞於出外

男童的代表律師莫哈末再努丁說,男童迄今雖已長大,但卻因身上的殘疾而感到自卑及羞於出外。

他說,男童的父母迄今已離異,目前與母親居住在一起,但其母親卻患有腎病,不久前,男童的胞兄因車禍逝世,舉家迄今仍沉溺在悲痛中。

他說,查華威此前曾入稟高庭申請撤銷訴訟,不過,高庭在11月19日已駁回了這項申請。

涉案手術是外快 醫院不負責

代表立卑醫院、士拉央醫院等6造入稟宣誓書的衛生部醫療執業主任阿末拉茲醫生說,雖然查華威在立卑醫院就職,不過,查華威已在其答辯書中承認,涉案的手術是自己“賺外快”的小差。

他指出,查華威是在其私人時間及工作地點外的範圍進行有關割禮手術,而非在醫院內。

“查華威也承認,即便沒有齊全的醫療器材,仍為起訴人(男童)進行了接駁手術。”

阿末拉茲說,無論是醫院或政府都不應為了查華威在公職以外所犯下的疏忽行為負任何責任,因為男童龜頭被割及其陰莖上所出現的不規則疤痕,完全是在割禮手術時所發生的。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