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感受 再處理 後管理 吳若權和情緒做朋友

: 11/15/2018 - 07:07

情緒,這兩個字在近年來頻頻出現在各領域,從情緒智商、情緒管理到情緒相    關疾病,它對生活甚至人生帶來的影響,讓人不得不正視它。

根據維基百科,情緒是對一系列主觀認知經驗的通稱,是多種感覺、思想和行為綜合產生的心理和勝利狀態。台灣知名作家吳若權認為,所有的人和事的中間都夾帶着情緒,因此,如果一個人能做到妥善處理自己的情緒,那麼,在處理人或事方面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也是心理諮商師的吳若權說,和西方較強調自我和個人成長的文化不同的是,東方文化傾向於群體社會,強調的是大我。在強調個人化的社群當中,個人會有情緒方面的覺察,這是東方傳統社會裡所欠缺的部分。

他以阿德勒的心理學為例,這個體心理學強調的便是從個人出發。

“做自己這件事在近年來常常被提起,但在過去,我們都沒有學習到怎麼去認識自己,都相對地只是在做別人眼中的自己。我們很在意別人怎麼看我們,同樣的,我們也一直都用自己的方式去看待別人,所以,並沒有真正建立起對情緒的認識。”

華人不鼓勵孩子表達情緒

在教養孩子方面,華人不鼓勵孩子表達情緒,並認為表達情緒是不健康的作法,甚至會有否定和壓抑情緒的行為,例如,在開心的時候會有人說得意忘形、樂極生悲,而當孩子哭泣時,成人或會喝止,甚至在別人難過時,一些人會指這不值得這麼難過等等。

他說,這些都會讓我們從未認真琢磨自己的情緒,且不懂得怎麼做自己。“情緒的重要在於,我們想要成為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人,所以就需要去感受情緒。這只是很基本的要求,也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得到的。”

他指出,我們需要去感受和處理情緒,且進一步的是去管理情緒,但這對很多人來說也許是陌生的部分。

“如果還沒辦法做到管理情緒,或許先從處理情緒着手,讓自己跟自己的情緒保持良好的關係,學會跟情緒做朋友,容許自己的情緒流動。”

他認為,為自己情緒負責,做真實的自己,讓人與人之間可以彼此互相理解和尊重,這是東方社會需要學習的部分。

管理情緒5步驟

在情緒管理上,吳若權以個體心理自我發展架構中的5個步驟:接納自我、重建信念、情緒解套、積極行動和拉高心態,讓人按部就班地去練習,以逐漸熟悉這些步驟,並達到情緒管理的目的。

接納自己的情緒是第一步。他引用了古代詩人王維的詩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來談接納的部分。

“當你悲傷時,你就讓它到極致,讓自己平靜去看待自己的悲傷,去接納這個部分。憂鬱症患者其實就是一直在抗拒自己的悲傷,不容許自己悲傷,所以才會一直走不出來。”

他說,在重建信念的部分,需要去看待和檢視那些讓人有情緒的事物,因為這是與人的某些價值和信仰是相衝突的。

“接着,我們需要從情緒裡抽離,在經過信念重建後,我們可以理解生氣的原型,從情緒中解脫出來。這時,你能夠看到正在生氣的自己,並能夠用理性去看待。”

 他指出,在經過前面幾個步驟後,接着需要採取行動去做和去處理,否則不會帶來改變。

“最後是把心態拉高,眼光放遠,讓自己看看人生真正的目標,再回來看看眼前,這麼做能讓眼前這件事變得不太重要,也能讓自己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待眼前的事情。”

辨識情緒潛藏訊息

覺察是改變的開始。吳若權說,覺察就好像是按下一個開關鍵,那是一念之間的事情,按下開關鍵後,需要懂得辨識情緒才是更重要的部分,因為在情緒裡潛藏着許多細微的訊息。

“覺察是,在生氣的當下,你就只需要回到自己的內心,告訴自己,我在生氣。”

他以生氣的情緒為例,“生氣裡有多樣化的層面,比如有恐懼,這背後帶出存在危險的訊息。當另一半晚歸時,你覺得生氣,你生氣的背後可能有讓你恐懼、嫉妒的因素。恐懼是源自於你擔心婚姻會因此破裂,嫉妒則是源自於你也想晚歸,但你卻為了這個家而不能晚歸。當然,其中可能還包含悲傷。”

他指出,在辨識情緒標籤時最難的部分就是需要拿掉自己的傳統信念,這裡頭往往存有童年情感忽略,即小時候很多情緒被大人忽略。

“在按下開關鍵後,就得拿掉自己過去一直以為沒關係的事情,並慎重地去看待自己的感受。當情緒來時,不要覺得不應該,因為這沒有什麼不應該的。”

行動是改變關鍵

勿凡事歸因他人

沒有行動便不會帶來改變。吳若權指出,當一個人能辨識自己的情緒時,便得去找出背後的原因,這往往都是出自於自己身上。

“我們要歸因於自己,但很多人卻歸因於別人,認為都是他人讓自己生氣。我們需要願意去改變,很多人都會期待別人去改變,但是很多時候是,我們需要改變的是自己,他人在發脾氣的時候,我的反應和感覺是什麼。如果你所有對情緒的想法都是別人,那就沒辦法改變。”

他說,在情緒覺察方面,第一步應該做的是覺察自己,但一般上,我們比較容易做的是覺察別人的情緒。

“我們都很想改變關係,但我們往往都忽略的一件事情是,改變關係一定是先從改變自己開始。你討厭你家婆,你一定要先改變那討厭的情緒,才能進一步改變兩人之間的關係,很多人都在處理關係時不處理情緒,但其實關係發生之後一直都會在,所以需要處理的是情緒。”

他指出,改變自己只是第一步,藉由自己的改變去影響別人,讓這個改變發生在別人身上才有意義。

情緒不分好壞 中庸之道助平靜

針對正面情緒和負面情緒的說法,吳若權強調,情緒其實沒有好壞之分 。

“情緒就是情緒,你怎麼能說悲傷就是負面的情緒?悲傷在心理學裡,其背後帶來的意義是有些東西正在失去,而恐懼則是覺察到未來有危險才會產生的感覺,至於嫉妒就是‘我看到別人比我好’,這些情緒和感覺的出現都是有其原因的。”

他說,情緒其實是中立的,沒有好壞之分,而且每一種情緒的背後都在傳達一些訊息。

“這些情緒是要告訴你,你現在需要處理什麼事情。正能量雖沒錯,但不能一味地強調正能量,且不能把情緒貼上洪水猛獸的標籤,認為情緒都是困擾和不好的。”

他以東方哲學裡的中庸之道講求“不要二元對立”、“太極一體兩面”的標誌等來說明很多事情是相合相衝的,因時間點的不同,看待的角度也不一樣,因此帶來不同的感知。

“在處理情緒上,以及在人生的喜怒哀樂中,我們該如何讓自己回到最中間,亦即達到平靜喜悅的那個點。當我很滿足於我現在的財富生活等,我怎麼回到中間的部分?如果一天我失去了,我會怎麼辦?中間的那個點是平靜,是喜悅,和快樂歡愉是不同的。快樂可能就是一下子很強大,但瞬間就沒有了,中間的平靜則可以持久,而喜悅則是一種安靜的力量。”

轉移注意力或涉壓抑

轉化細微且深入

吳若權說,坊間常常談到轉化,即指在遇上不好的事情,或面對情緒低落的情況時,要懂得轉化,但華人社會卻常常把轉移注意力視為轉化,這其實完全是兩回事。

他指出,轉移注意力是短暫的,且可能壓抑或忽略掉情緒的部分,而轉化是細微深入且漸進的。

“當你失戀後和朋友出去看電影,這只是轉移注意力,你以為自己不再悲傷,但在多年後,你依然對戀愛退避三舍,這或許就是源自於你並沒有處理掉失戀時那悲傷的部分。”

他說,轉化當中含有放下並負起應有的責任的部分。“以失戀這件事來說,在你割捨一段關係後,你會讓自己變得更勇敢去面對和承擔感情的責任,而這份勇氣就是你需要去處理的部分。”

文字有助自我療癒

運動亦可處理情緒

在個人處理情緒方面,吳若權自小便有用文字記錄心情的習慣,在成為心理諮商師後,他更經過系統化的學習掌握了療癒書寫的方式。

“其實,用文字整理情緒很好,它是一種自我療癒的方式,在書寫時就用你、我和他三個角色把事情寫三遍,然後停下來看,就會發現不一樣。”

除了書寫,運動是另一種處理情緒的方式,他說,大家可以通過跑步和游泳這類“動態的靜坐方式”,來讓自己的心情達到平靜,而這也是認識自己的大好機會。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