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死該不該系列1】痛一輩子 秀鳳遭夫縱火燒傷死 至親指金錢無法補償

: 11/08/2018 - 16:11

(大山腳8日訊)黎秀鳳在37歲那年遭丈夫淋汽油燒傷後不治,雖然兇手在2年前被判絞刑,然而這些年來,家人仍然無法釋懷。黎秀鳳全身嚴重灼傷躺在醫院昏迷不醒的畫面,是家人心裡最深處一直不敢觸碰的傷痛。

2013年6月24日,37歲的黎秀鳳在大山腳萬珠園一住家,被丈夫詹源發淋汽油燒傷,她在送院救治40天後,在同年8月2日上午不治。其丈夫在逃逸9個月後落入警網,法庭宣判他罪名成立,被判絞刑。

黎秀鳳在家中排行最小,上有2名哥哥及1名姐姐,她一直是父母心中的寶貝。家人看著她被家暴長達2年,全身都是傷,最後還被淋汽油,時間縱使再久,還是無法沖淡家人對她的遭遇感到的錐心之痛。

黎秀鳳的家人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一提起她的遭遇,淚珠仍在眼眶里打轉。他們心疼她,就這樣離開摯愛的家人。

吁政府考慮家屬感受

內閣已在10月10日議決廢除死刑和暫緩執行死刑,政府希望能在本次國會會議提呈,否則就等到明年3月的國會會議尋求通過。黎秀鳳的大哥黎熙興(50歲)希望政府要先考慮受害者家屬的感受,畢竟被奪走的是一條人命,這是無法以金錢來彌補的。

他說,當看到新聞報導指政府要廢除死刑時,身邊很多友人也就此事議論紛紛,大部分人都為受害者家人感到不值而反對廢死。

“我看到朱玉葉(遭姦殺的北大女學生)家人激烈反對廢除死刑,我個人也無法接受。若兇手一天還活著,我們會害怕哪天他被放出來,難保他不會傷害其他人及前來騷擾我們。”

“雖然政府指廢除死刑後,兇手將終生囚禁,但是受害者的家人難免還是會擔心。受害者家人肯定是極之難受及痛苦的。”

廢死應依據案件考量

黎熙興認為,在廢除死刑這課題上,政府應該要有一個標準,即依據不同的案件作出考量,而非讓所有犯人都可逃過死刑。若兇手謀害人命,就不應該逃過死罪。

“販毒若廢除死刑,我們或許還可以接受,但是若涉及嚴重罪案者,也必須終生監禁及施於鞭刑。”

針對政府建議以賠償金來安撫受害者家人,黎熙興堅決反對:“沒有人可以接受的!秀鳳被奪走的是一條命啊,這些都不能以金錢來計算,生命可是無價的!”

針沒刺到肉不知痛 

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偉強在上個月說,內閣已在10月10日議決廢除死刑和暫緩執行死刑,政府希望能在本次國會會議提呈,否則就等到明年3月的國會會議尋求通過。

他也指出,死刑和煽動法令的檢討和廢除預料會在明年3月一併提呈國會,尋求通過。

黎熙興無法接受廢除。“這完全漠視受害者家屬的感受,是針沒刺到肉不知道痛。”

最疼愛的妹妹枉死,是一家人揮之不去的夢魘,為了避免再碰觸傷,家人都盡量不觸碰這個話題,不想難於結痂的傷口再被撕裂。

黎秀鳳的姐姐黎蒂蘭說,她一心只盼兇手得到應有的懲罰,以慰妹妹在天之靈。

她說,一家人都很疼惜秀鳳,父母更視秀鳳為掌上明珠,以為秀鳳找到一個好歸宿,卻萬萬沒想到是錯托終生。

她說,若死刑廢除,對家人來說是另外一種煎熬。“我爸爸在臨終之前,依然擔心兇手會被釋放出來,家人會再度陷入恐懼當中。”

2子撫養權歸姐姐

黎秀鳳遇害後,2個孩子的撫養權判給姐姐蒂蘭,她說,即使她並非富有人家,但承諾會咬緊牙根,幫妹妹帶大她的2個孩子。

2名孩子目前與外婆程麗珠同住,蒂蘭則住在附近,她每天負責載送2個孩子上學,只盼他們長大成人,可以自力更生。

黎帝蘭指出,2名孩子在家裡都絕口不提母親的遭遇,但秀鳳留下的一台手機里,有她生前錄下的視頻和語音錄音,孩子們都視若珍寶,小心翼翼的收藏,想念她的時候就會拿出來看。

“早前手機突然壞了,大哥(秀鳳的長子)還把手機修好,我也不曉得他幾時學會修理手機的。”

黎蒂蘭的手機裡也存有妹妹生前的照片,想念妹妹時,她都會拿出來思念。

在黎家屋裡,他們只保留秀鳳的照片,秀鳳和丈夫的照片都已被丟棄,以免觸景傷情。

父等不到裁決病逝

黎秀鳳的父親自女兒遇害後,一直希望為女兒討回公道,但無奈他等不到法庭的裁決,在2015年病逝了。黎熙興說,父親臨終前的遺願,就是希望兇手被定罪。

他說,法庭在2016年5月24日判處被告罪名成立被判絞刑,但家人至今不懂被告是否有在上訴。但家人始終相信罪有應得,種下什麼因就要承受什麼果,永遠逃不出法律的制裁。

“被告曾轉托律師求見2名兒子,我們讓孩子們自己選擇,但他們最終選擇不見他的父親,2名兒子在事情發生後也不曾提起他。”

他說,秀鳳生前曾參與佛學會,為人開朗,當她被虐打時,也勇敢的去面對生命的不幸。2名兒子今年分別14歲和10歲的兒子,由姐姐黎帝蘭在撫養。

母盼秀鳳入夢相聚

女兒逝世至今,母親程麗珠一直期盼她能入夢相聚,但都落空,反而秀鳳的小兒子,在母親過世後不久,說曾看到媽媽“回家”。

“秀鳳的小兒子說,秀鳳也曾到學校去看他,他也在骨灰塔拜祭秀鳳時,看到秀鳳站在一旁吃雞腿。”黎熙興轉述小外甥告知家人“看見”媽媽的情景。

他說,秀鳳的2名兒子都很乖巧,無論如何,家人都會陪伴這兩個孩子一起成長。

訪談過程中,黎秀鳳的家人也取出早前收集有關秀鳳的剪報,他們將等2名孩子長大懂事後,才告知他們真相,不想孩子年幼無知,對人性一知半解的情況下因母親的遭遇而導致人生觀灰暗。 

應先設法降低犯罪率 王國慧反對廢死

(檳城8日訊)過去12年為北大畢業生朱玉葉遭姦殺冤案,與朱家一起走過艱難之路的前武拉必州議員王國慧,堅決反對廢除死刑。她認為,大馬罪案率無降、公民意識及人文素質未達標,目前不適合廢死。

她說,與其談廢死,更應先想辦法來降低國內犯罪率。

她指出,對於廢死一事,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偉強有指販毒案中有很多的冤案,那他應針對販毒案件的相關情況來廢死,而不是連同謀殺等其它死刑的案件也一併廢死。

“毒品最大的犯罪源頭,搶劫、掠奪、謀殺案都與毒品有關,廢死後犯罪率必提升不會降。”

公民意識未達標

“大馬有文明過嗎?大馬人民的公民意識、人文素質有達到標準嗎?”

她反問,你放心得下讓你家16歲的女兒半夜走在街道上嗎?

“我作為媽媽的都不放心了,如何放心得下讓孩子半夜走在街上,但若是在日本、台灣、韓國或離我國最近的新加坡,卻大可放心讓孩子半夜走在街上。

她說,自己並非外國月亮比較圓心態,大家捫心自問,憑着自己的良知,就柔佛與新加坡情況就是一個例子。

“大馬現今還不適合廢除死刑,那些比大馬還強、達標的國家如日本、新加坡都沒廢死,我國也不應一味的跟着聯合國的制度。”

她也說,大馬要實行廢死還需再等多20年,以及除非政府能確保在10年降低罪案。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