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表演賺人氣 詩巫青年成網紅

: 11/08/2018 - 07:49

25歲的AmberHa是一個“小網紅”,同時也是一名歌舞表演者,他除了在網絡虛擬世界裡累積了將近兩萬名粉絲,同時也在夜店累積了一批欣賞他的表演的顧客。雖然支持者眾,但他仍常常因為形象令人難以接受,而在網絡上飽受網民抨擊,所幸,他早已看開,目前,任何蜚短流長都難以傷他分毫。

網絡上,Amber發表的言論是大膽赤裸的,因此,他的網頁可說是相當有名。然而,他本人卻是溫文爾雅,說起話來輕聲細語,毫不張揚,唯有在唱歌跳舞時,他才會進入一種狂野的境地。

當他走在街道上或是購物場所裡,一般人很難不多看他一眼。他的造型真是太獨特了,服裝打扮也是極其鮮艷搶眼。Amber自認是男兒身,但卻不給自己在性別上有所標籤。“曾有小孩問媽媽‘這是哥哥還是姐姐?’教我哭笑不得。”

工作非主流受議論

雖然Amber自認是男兒身,卻不給自己在性別上有所標籤。“那只是工作上的需要。”而實際上,他的輪廓其實也滿顯眼的,然而,纖細的身材卻令人有弱不禁風之感。

Amber自小在家裡被看不起,甚至可以說是缺乏關愛。他在成長的路上更是孤獨寂寞,即使當上網紅,他仍舊是獨行俠。因為他頻頻在吉隆坡的夜店表演歌舞,造型誇張且有?許多的變化。他的工作是非主流的,但也通過這份工作,他得以自力更生。

Amber的父親是砂拉越詩巫人,母親是台灣人。在他年幼時,父母就已離婚,而他跟隨母親在台灣生活到12歲後,才因簽證問題而返回馬來西亞,和祖父母同住。

練就一身好酒量
每場表演費心思

Amber每個月平均接兩場秀,一般上,他多是飛到吉隆坡表演。雖說表演次數並不頻密,但他每一次表演時都是費盡心思的。“我的表演多數被安排在壓軸時段,當然,除了表演歌舞,我還必須和在場的顧客打招呼及喝酒應酬,這往往令我隔天感覺身心疲憊。”

他說,每一次的演出,他都是在表演當天下午先飛抵吉隆坡,在休息一會兒後,便開始準備晚上的演出。無論是舞蹈還是服裝的準備,他都花費不少時間和心思。

為了減低治裝成本,他把一些使用過的衣服和頭飾重新加工設計,而他在服飾上的創新,總是讓夜店的老闆和顧客紛紛叫好。

他表演當晚,不但踩?8吋高的高跟鞋在秀場上熱舞,同時還得走遍每一座敬酒,待工作結束時,他的雙腳多已變得麻痺無感。

母親是精神支柱

“在夜店表演的舞者必須有一定的酒量,而我也會設法控制自己的狀況,以免喝到‘斷片’而不自知。”

Amber說,遠在台灣的母親,年輕時候也是在秀場表演,而Amber的父母就是在秀場結識的。

他笑說,他應是遺傳了母親的基因,同時也因為受到母親的影響,他才會走上秀場表演這條路。

他披露,目前能讓他在人生道路上感到一絲溫暖的,就是母親了。雖然母子倆隔?遙遠的距離,但他偶爾還是會存錢飛到台灣探望母親敘天倫之樂。

在單親家庭長大
輟學赴隆學化妝

Amber和在台灣的母親關係融洽,但他和馬來西亞的家人卻相敬如賓,每次說起話來都不到一分鐘。

“除了叫家人吃飯和禮貌性的寒暄,我們就沒有太多的交集。”

雖然一家人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大家的心卻不在一起,這種感覺是孤獨的。或許是他的形象陰柔,總令他受到別人的指指點點,也被視為叛逆者。

“在學校求學時,我也時常被欺負和嘲笑,用些刺耳的形容詞來叫我。我當然會反擊啊,所以,以前和同學的關係都很惡劣。”

但他早已經習慣這種狀態。高二讀了一半,他便輟學,然後到吉隆坡學化妝。對於讀書,Amber自認沒有興趣,所以決定選一些自己喜歡的技巧活兒來學。

換了一個全新的環境後,他的眼界被打開了,在耳濡目染之下,他開始化妝,並在打扮上注入新思,也因此學會了做自己。

獨行俠朋友不多
夜店表演受青睞

Amber並不喜歡與人聊私事,他自認朋友很少,同時,他也是一個獨來獨往的人。由於外表和造型奇特,他早期在找工作方面面對一些困難,且每工作也都不持久。

他說,可能也是因為他並不喜歡這些工作,所以他在工作時總是提不起勁。

近年來,他藉社交媒體的趨勢,把自己的照片和影片通過網絡分享,在網絡上引起了熱議。雖然許多人對他的評論多是非常負面的,但他的獨特風格卻也令本地一些模特兒公司對他青睞有加,並開始找他拍平面廣告,甚至邀請他到時裝週走秀,這也讓Amber正式成為網紅。

“模特兒公司覺得我的臉蛋很有風格,輪廓也很深邃,有點像本地名模謝麗萍(AmberChia)所以就邀我到場。對於這些工作,我是熱愛的,因為時尚的東西很適合我。”

後來,Amber的歌舞才華被大城市中的一些酒吧的老闆看中,他們紛紛邀他到夜店表演。這一切始於2017年初,他全面把自己打扮成女兒身以後,工作量激增。

曾介意他人批評
心智成熟漸看開

夜店的工作讓Amber接觸到許多顧客。大夥兒對他總是投以好奇的眼光,有人甚至會上前挑釁或搭訕。

對此,他坦言自己早已習慣夜店文化,且會用討喜的方式大家互動,並不會覺得不舒服。

“我覺得,我現在的身份和職業比較複雜,很多人都無法接受和體諒。”

也因為從小就在一個缺少關愛的環境下成長,他總是學會自我保護,並對外界有?很高的警戒心,不輕易相信別人。

面對網絡霸凌,Amber早已習以為常,甚至不把負面言論放在心上。不過,他早期一度很介意別人說的每一字每一句,直到心智較為成熟以後,逐漸看開,並只選擇重視對自己的有利的部分,至於那些負面的人事物,他都把他們一一過濾掉。

平日沒有工作的時候,Amber多是在詩巫老家歇息自修。因為生活開銷大的緣故,他暫時還不想到大城市定居。

對於目前的情況和成績,他感到相當自豪。而在未來的日子裡,他不但希望能有更多人認識他,同時,他也希望能在歌舞表演闖出一片天。

“對於未來,我並沒有想太多。有時候當然會擔心,若有一天沒人邀我表演,我該怎麼辦。但就等到事情發生了再說吧。”

自立自強的個性也讓他在面對困難和挑戰時,抱?非常積極的應對態度,無論是面對何種困境,他都會毫不畏懼及腳踏實地的去解決。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