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視無阻音樂夢 孿生兄弟無需樂譜彈唱自如

: 10/11/2018 - 07:39

孿生兄弟許家榮和許家華,自小因弱視而面對視覺障礙,卻無阻兄弟倆對音樂的熱忱。雖然因弱視難以看清楚樂譜,但憑着對音樂的熱忱勤於練習,日久有功,他們可以在無需樂譜的情況下彈奏和演唱曲子,以悅耳動聽的旋律打動聽眾的心。

來自大山腳的孿生兄弟許家榮和許家華現年32歲,就讀幼兒園時期就已無法看清楚黑板上的字體。

“我們在幼兒園求學時,老師叫我們讀黑板上的字,由於無法看清楚所以唸不出來。當時,我們還未被發現有弱視的問題,老師則認為我們頑皮不好好唸書。”

雖然年幼弱視所引發的問題已成往事,但弟弟許家華提起時猶如歷歷在目。

許氏兄弟是遲至就讀小學二年級時,被老師發現一直看不清楚黑板上的字,才安排他倆坐第一排,但這對兄弟還是無法看清黑板上的字。

結果,這對兄弟被送去檢查後,父母和老師才知道兄弟倆都是弱視患者。

憑努力同考進理科大學

許家華說,弱視者無法通過戴眼鏡改善視力。由於弱視導致他們有視覺障礙,經常因為無法看清楚影響學習進度,因此,他們便到特殊學校學習。

但是,母親不忍把兄弟倆都送到寄宿型的特殊學校,只好忍痛只把哥哥許家榮送到寄宿特殊學校,弟弟許家華則送進普通學校學習。

“當時,哥哥每逢週五下課後就回到大山腳住家與家人團聚,週一再回特殊學校上課。每次哥哥一回來,媽媽就會煮很多美味的菜餚給哥哥吃。當時我年紀小不懂事,以為媽媽不疼我,只疼哥哥。直到長大後,我才發現到其實我很幸福,因為當時不必到學校寄宿。”

由於他小學和中學都在普通學校學習,因此學習過程中比一般學生更多挑戰。“因為看不清楚,我總是無法順利抄寫筆記。於是,每次休息時間,我就跟同學借筆記抄寫。”

雖然他的學習進度比較慢,但是憑着努力,他還是完成了小學和中學教育,並與哥哥許家榮一起通過大學預科班(Matrikulasi)考試,順利考上檳城理科大學。

兒童節抽到吉他
自學自奏樂在其中

哥哥許家榮10歲那年,在兒童節抽獎活動抽到一把吉他,於是,他把吉他拿回家,與弟弟許家華一起玩。

許家榮披露,當時兄弟倆不曾接受過任何正規的音樂訓練,而是自己摸索彈吉他的技巧。

“直到12歲那年,當時就讀中學的姐姐參加音樂工作坊並學習到不少音樂技巧後,回家再傳授給我們,才讓我們有機會認識音樂。與此同時,當時住家附近有一名鄰居也很熱愛音樂,於是我們也向鄰居學習。”

家榮自小學二年級至中學都在特殊學校學習,雖然特殊小學設有音樂課,但特殊中學卻沒有。

“就讀中二那年,我向老師表明想再深入學習音樂。老師獲知我對音樂的熱忱後,便鼓勵我利用課餘時間到音樂學院學彈吉他。於是,我到音樂學院上了兩個月的吉他課程。”

他在學會彈吉他後,依然沒有停止學習音樂。中四那年,他獲知弟弟許家華就讀的大山腳和平路中學(Sekolah Menengah Kebangsaan Jalan Damai)第一年開辦華樂團後,由於特殊中學沒有華樂團,他便申請到該華樂團學習。

獲得華樂團教練的許可後,他與弟弟一起學華樂。初時,教練指導所有學生吹笛子時,由於他們快速掌握吹笛子的技巧,教練便讓他們學習其他的華樂樂器,因此,他們除了擅長西方樂器──吉他,同時也懂得彈奏華樂樂器。

“因為我和弟弟從小就對撥弦樂器情有獨鍾,所以我選擇學二胡,弟弟選擇中阮。我們中四學華樂一年之後,升上中五後也協助指導學弟妹們彈奏華樂樂器。”

家華參加創作歌曲賽得獎

弟弟許家華在中學時期常與哥哥許家榮一起彈吉他,但當時他沒有到音樂學院學彈吉他,而是買了一本全是本地歌手阿牛歌曲的樂譜,自行摸索彈吉他。

“當時,我學彈許多阿牛的歌曲,後來也學習台灣音樂組合五月天、台灣歌手伍佰、香港歌手謝霆鋒、香港樂隊Beyond等人的歌曲。由於當時只有木吉他,因此,每當對着鏡子唱歌時,我就想像自己是握着電吉他在唱歌。”

中三那年,他也成了姐姐參與的音樂工作坊的其中一名吉他手,還多次參加北工站所主辦的“金鋒獎”全國創作歌曲觀摩賽並得獎。

他說,他也因為參加比賽,而結識理科大學的音樂組織“理大遊子吟”。

無法看清樂譜 靠勤練強背補拙

許家榮說,雖然在舞台表演時可以看樂譜,但因為弱視,他們還是無法看清放在前面的樂譜。除非是將樂譜放在眼前,才能看得清楚。

“於是,我們勤於練習彈奏,將每首曲子的旋律記在腦袋。為了加深記憶,我們經常一邊背歌詞,一邊練習將歌詞寫在紙本上。日久有功,每當欲彈奏某曲子時,一拿起樂器我們就自然而然會彈奏和演唱。”

他與弟弟在參加華樂團時期,已經可以在無需樂譜的情況下彈奏,他們也發現,不看樂譜的方式不但未能影響表現,反而能更專注的看指揮的手勢。如今,他們一樣無需看樂譜,就可以彈奏和演唱許多歌曲。

許氏兄弟考上理科大學之後,一起加入“理大遊子吟”,並成為該組織“編歌小組”的成員。

哥哥許家榮說,他在小組裡學了許多扎實的音樂技巧,當時面對的最大挑戰是策劃舉辦音樂會。從創作、收歌、篩選歌曲,到如何呈現歌曲的過程都得學習。

“每次考試結束後,我們就會收到超過160首所有成員創作的歌曲,我們必須聆聽每一首歌,從中挑選出25首,然後再精挑16首歌參與音樂會的表演,還得創作一首主題曲和一首閉幕曲。在那期間,我們經常得聆賞許多不同類型的歌曲,並從學習和策劃音樂會的過程中提升音樂技能。”

弟弟許家華則說,他在擔任“編歌小組”成員期間學習編曲和呈現歌曲等技能,同時也學習如何訓練新人,以便吸引更多年輕人加入學習音樂的行列。那段時期,他也因為多次參加“金鋒獎”而獲得不少獎項。

兄當音樂老師弟開音樂室
攜手同行創作路

許氏兄弟大學畢業後,分別選擇往不同方向發展。哥哥許家榮擔任音樂老師,弟弟許家華則曾當過設計師和銷售員等。直到兩年前,兄弟倆才再次因為音樂連接在一起。

許家榮說,中五那年,由於他在華樂團裡指導學弟妹彈奏華樂,進而發現自己很喜歡教學,因此立志當音樂老師,把音樂知識傳授給更多人。

“如今,我指導學生多種樂器,包括木吉他、電吉他、貝斯、烏克麗麗和鼓等。在眾多樂器中,年輕人最愛學的便是彈吉他。由於年輕人愛聽流行曲,因此,我也常指導學生彈流行曲。”

許家華則曾當過平面設計師、保險銷售員、五金銷售員等,及任職醫藥儀器供應公司,也曾與朋友一同創業開設寵物店。

與同好Jam歌極具滿足感

他說,大學畢業後,他有8年的時間沒有接觸音樂。

“直到兩年前,我參加《精彩人生》自我覺醒的課程後,才發現音樂在我的人生中佔據重要的位置。於是我與一起開寵物店的朋友拆伙之後,於2017年2月在大山腳開設了MUSE Jamming & Music Studio,重拾對音樂的熱情。”

他披露,大山腳很少有供華裔音樂人“Jam歌”,即指“即興演奏或合奏”或“練團”的音樂室,他成立音樂室不只是讓兄弟倆有機會練習音樂,同時也可租借給其他熱愛音樂的人士。

“音樂室分為兩個空間,即表演廳和練團室。表演廳有舞台,還能容納約60名觀眾。練團室備有麥克風、鼓、貝斯、電吉他等樂器,可供一組5人樂隊,包括一名主音、一名鼓手、一名貝斯手和兩名電吉他手一起‘Jam歌’。

“一個人在家創作和唱歌沒有火花,但一組人一起‘Jam歌’時不但能激發火花,心中的滿足感更是難以形容。我常與熱愛音樂的朋友待在練團室裡練習兩小時至四小時。”

在過去逾一年來,該音樂室曾舉辦《原汁原創》音樂發表會、《黃慧慧:人人有夢》慈善音樂會、吉他學習分享會等。

近年來,許氏兄弟也常通過網絡發表創作歌曲。許家榮常創作詩歌,曾為教會創作歌曲,而許家華則曾創作情歌《請你嫁給我》,獻給愛妻。這對“愛樂”兄弟計劃未來一起辦音樂會,與聽眾分享他們創作的音樂。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