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萊皇室御用花藝師陳勇良 憑學員插花方式解讀困惑釋壓

: 10/10/2018 - 07:48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插花除了是一門生活美學,也是一面照見自己的鏡子。汶萊皇室御用花藝師陳勇良善於結合心靈療癒與花藝,從靈性角度來解讀插花之道。他帶領的心靈花藝課程,即引導學員通過插花來釋放身心壓力,重新整合內在心靈,讓他們得以活出如鮮花般的多彩人生。

曾獲多項國際花藝大賽冠軍的陳勇良,除了是花藝師,也是心靈繪畫老師、昆達裡尼瑜伽老師及頌缽音療治療師。在推廣花藝與心靈療癒的道路上,他把人生視為由外走到內的修行之旅,因他認為,唯有內心的豐盛才能創造外在的圓滿。

陳勇良在18歲那年就離開家鄉出外打工,後來,他在一家中藥批發行當學徒長達10年。

29歲那年,他跟隨佛友到廟宇買花獻佛,某天,他忽然靈心一動,在佛前許願要學好插花藝術,從此改變其人生跑道。

佛前發願學好插花 

“我當時在佛前發了一個願,表明我要把花插得更漂亮,不再隨便亂插。於是,我轉行到吉隆坡金河廣場的學院學插花,過後受到院長賞識,留在學院裡繼續教學。”

數年後,陳勇良與朋友合伙開花店時,卻因磨合問題而拆伙。隨後,他到新加坡的花店工作,展開刻苦忙碌、不停接訂單的“量產”式插花生涯,這個階段也讓他得以打下紮實的基礎與豐富經驗。

“量產插花的日子很辛苦,但也訓練了我的技術與速度,讓我可以很快清理現場,知道自己要用什麼花來搭配,同時也有很好的場地去練習。”

2014年,50歲的陳勇良在花藝界闖蕩多年後,自覺插花生涯已經走到一個瓶頸。雖然在技術層面上已達爐火純青的程度,並曾奪得許多國際花藝大獎,但他感覺內在有個聲音在呼喚他,是時候從外在的追求轉入心靈的修行。

“那時候就走到了一個瓶頸,靈魂跟我說了一些東西,即我不需要這些物質上的東西,我要到另一個屬於精神層面的東西。我就去學心靈療癒,學習了頌缽音樂治療和昆達裡尼瑜伽。”

兩年後,他考獲瑜伽師資的認證,開始從事身心靈療癒事業,並把靈性融入他的花藝事業裡。

從插花看出內心性格  協助學員療癒心靈 

陳勇良天生體質敏感,自稱能感應身邊人事物的磁場能量。在學習心靈療癒以前,他對自己的高敏感能力不以為意,且未真正去發展之。在接觸心靈瑜伽課程後,他才發現自己可以通過花藝與繪畫創作碰觸學員的內心。

相比坊間的插花課多注重技巧與技術,心靈花藝課融入生命教育與心靈成長的學習與體悟。陳勇良善於從心理與靈性角度解讀插花之道,引導學員在插花過程中認知背後深層次的心理狀況,比如選擇的花朵大小與顏色,每一朵花被插放的位置,都能勾勒出一個人的內在狀態。

“意識創造實相。插花是立體,繪畫是平面,當你在插花或繪畫的時候,你的意識很自然會出來,我就能解讀你目前的狀況。你的花安排在哪個位置跟你目前遭遇到什麼問題,你自己的性格都可以被看出、被解讀出來。”

花藝作品如反映身心靈鏡子

他說,心靈花藝沒有任何規範或約束,也不需要任何技巧,注重的是過程與自然發揮,來上課的學員多是藝術與瑜伽愛好者。在授課過程中,當他感應到學員的內心狀態及性格特徵時,便會適當運用一些心理諮詢手法引導學員進行對話。

“我會問一些問題去疏導對方,讓學員慢慢說出心裡話。這有點像心理諮詢,把他的問題勾出來,讓學員與自己連接對話,再去解決它。比如學員圍了一個框,我會問‘你是不是自我保護很強的人’。有人不願意說,擔心身邊有人聽見,也有人聽了會馬上大哭,若他願意敞開內心,時間到了就會說出來。”

花藝作品就像是反映身心靈的一面鏡子,通過詢問、對話與疏導,一步步往內探索,對自己有更多的洞察,並通過調整花的位置找到解決方案。

陳勇良一直都是以尊重學員的態度來進行疏導,畢竟每個人的問題只有自己能面對,老師只能協助對方看見內在的力量。對他來說,帶領心靈花藝課者必須充滿力量及光亮,且內心夠強大才能療癒別人及訓練學生。 他期望心靈花藝可以結合生命教育,幫助更多人療癒心靈,活出真我。

尊重自然便能見真理  連接植物能量可修復身心

在陳勇良的眼裡,萬物皆是靈,只要以感恩的心去感受大自然,自然界便會展現神聖源頭的智慧與真理。

他深信植物蘊含生命的智慧與訊息,並能協助人們回歸內在,修復及提升身心能量。

詢及該如何插一盆花時,他說:“先尊重自然吧,你要先感謝你的花。花有很多訊息要傳達給我們,你可以解讀花帶給你的意義,先去連接它。這個花只是大自然的縮影,我們要對花有敬仰的心,先尊重植物,大自然就會回饋你所需要的。”

研習花藝讓陳勇良的心態變得更開放,能接受每個當下的狀態。這些年穿梭世界各地從事花藝與療癒事業,每當他感覺身心消耗過度就會走入大自然,在樹下靜坐修復身心。

“我會感應到大自然的召喚,比如靠近石頭或植物老樹,心就會跳得很快,覺得很感動。或者經過一間廟時,若有感覺的話,我會自然跑過去。上次去泰國的樹中廟,我進到廟裡就很感動,哭到不行。在澳門遇到一顆很大的石頭,我的心跳得很快,莫名奇妙的大哭,感覺自己被療癒。”

他笑說,這種敏銳的感應力說起來很玄,但只能心神領會。這種特殊的天賦能力也讓他的花藝與繪畫作品充滿生命力與藝術爆發力。

皇宮插花禁蓄長髮染髮 聘專人試坐選購椅子

10年前,花藝才華精湛的陳勇良因受到汶萊皇宮的賞識而入宮插花。每年皇宮舉辦各大節日如開齋節、蘇丹誕辰等活動時,他都會受召入宮負責花藝事務。在皇宮服務的日子讓他見識到極其奢華尊貴的皇室生活,也體驗到各種繁文縟節與禮儀規範的限制。

“在皇宮插花有太多限制,以前我很有型,留長髮綁辮子,但這在皇宮是不被允許的,我們的外表得非常正規,不能留長髮,不能染頭髮,不能有奇怪打扮,不能穿有破洞的服裝。女性則需把頭髮綁起來,且必須穿得很正式。”

詢及曾否見過皇室成員的問題時,他說,由於顧及到場地安全問題,每當皇室成員巡視插花場地時,插花人員都會避開到後方,少有機會接觸到皇室成員。

此外,他也分享在皇宮裡見到的新奇事,包括許多平民百姓聞所未聞的宮廷裝設品。

他以逗趣語氣說:“我們讀小說不是有種形容詞‘那地毯就像是踩在雲端上’?皇宮內的地毯就是這種地毯。它很厚很厚,好像踩在雲端上。那些桌子都是從意大利進口的高階木材,不能太乾燥,否則會裂開。皇宮內必須24小時開着空調來保養這些地毯及木材。”

他還透露其他一些趣聞,如皇宮內有一個奇怪的職位,該職員的唯一任務就是負責試坐椅子,為皇宮挑選及替換最上等的椅子。再者,還有一些不可公諸於世的秘聞,讓人聽了驚歎不已。

在見識了奢華的皇室場景後,他語帶感觸的說:“皇宮裡有太多限制了,而且皇宮生涯就像古代一樣,充滿了鬥爭與爭寵。其實,真正的快樂源自內心,是物質享受無法滿足的,物質只是短暫的一段時光。我練了昆達瑜伽及音樂治療,現在有能力就去分享及幫助別人,別人再回饋給我,這才是最開心的。”

屢獲世界花藝獎項 不再追求榮譽

陳勇良曾獲頒13項世界花藝競賽大獎,包括2014年大馬皇家布城國際花藝大賽冠軍、2015年世界花藝協會亞太區大賽雙項目金牌得主。

他坦言,比賽及獲獎讓他累積豐富經驗,開拓人脈與市場,但風光的背後總需要付出許多努力與財力。

“在外國比賽需要具備5種能力:財力、實力、心力、外圍的助力及努力。由於插花素材需要很多錢,在世界級的比賽,有些人為了參加比賽而把屋子賣掉。確實,比賽可以讓一個人成長得很快,參與花展也能認識很多人,打開自己的市場。”

在花藝舞台上贏得無數榮耀與掌聲後,他笑稱,如今的他不在乎輸贏得失,也不想再參加比賽。

“我所獲頒的那些獎座如今都放在家裡生灰塵,榮耀只是一時,花藝界的人過後就會淡忘,它只是你的一個里程碑及記錄點,夠了就好。”現階段,他注重內在修煉,相信內在本質的能力才是最大的。

“豐盛其實很簡單,但我們不相信自己是豐盛的,貧乏的意識讓我們一直往外抓。內在是源源不絕的,你付出越多,回來就更多。愛是最偉大也是最高的能量,你得無條件去付出。我回來就是要去分享、去幫助更多人,多種一些種子在這裡。”

憑着這股信念,多年來在異鄉打拚的他計劃回流大馬,除了陪伴年邁的母親,也想在大馬推廣心靈花藝與心靈療癒事業。

“我會設立自己的工作室及瑜伽教室,分享音樂治療及心靈花藝,以回饋大馬這片土地。”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