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召車司機的故事(2)】要比男司機警戒 機智喝止乘客摸腿

: 09/12/2018 - 17:26

人生想換跑道的時候,目前的工作一刻都不想待下去,新工作又還沒有著落,該如何是好?電召車行業,成為許多人的過渡期選擇。29歲的蔡美晨,早前就是在這樣的人生尷尬過渡期中,撐起過了夢想的暫時的空白,也剛好見證本地電召車行業如何從Uber轉型到如今Grab的獨霸天下。

一年的日子裡,美晨駕着自己的小轎車——第二國產車威華VIVA加入電召車行業,有時載着一車謙謙有禮的溫情,有時也載着滿腹心酸。

基於目前最流行的Grab電召車公司不再接納威華車款,尚有2年車貸未還清的美晨不願為此勉強再供新車,2個月前已暫別司機行業。

不想換車暫停駕Grab

蔡美晨接受訪問時,笑說自己一年多的電召車司機經歷過得還算平順,就算曾發生險遭不懷好意的客戶“摸腿”的經歷,但臨危不亂的她依然機智避開,成功嚇阻對方。

雖然美晨現在已找到化妝品銷售這份工作,人生路上繼續前進,但如果不是Grab電召車不再接納威華轎車,她如今應會繼續駕電召車,不管是以正職或副業形式。

她說,約1年多錢,萌起想換工的念頭,當時苦於還未找到適合的工作,為了生活只好咬緊牙關。

後來經朋友介紹,她毅然加入當時仍未與Grab合拼的Uber電召車行列,給自己的生活多開一個窗口,雖然自認對司機這一行業毫無認知,也不大熟悉許多路線。

“有手機的衛星導航可以做指引,但當時也不大熟悉怎麼操作,因為平時並不長駕車出門。”

長得斯斯文文,話也不多,但投身電召車服務業后,依然會遇到許多無理取鬧、心情不好時拿司機出氣的乘客。

她說,一年的司機經驗,感受最深的莫過於無緣無故遭顧客“大小聲”辱罵了。

“有時只是接載地點的問題,是乘客自己設置了錯誤的地點,不說理的乘客反而會責怪司機。但我們又能做什麼呢?畢竟接載地點是乘客自己設定的,費了一番功夫協調好后,還要莫名其妙被罵。”

無論如何,顧客永遠是對的,尤其是乘客對司機的星級評分也會影響司機的收入與評語,因此美晨遇到無理之事,只好選擇沉默。

除了受氣,女司機還要提防有些男乘客有意無意伸出的“咸豬手”,這是比男司機更需要加倍的警戒心。

須防男乘客鹹豬手

社會依然充滿良善的,蔡美晨說一年多的司機生涯裡,只遇過一次大膽妄為的乘客,幸好被她及時喝止。

當時檳城湖內國際會展中心(sPICE)有一場大型活動,美晨的乘客是一名自稱來自澳洲的男性,正好要從湖內地區去出席活動。她記得,該名顧客一上車就坐在司機座旁的位子,一路上並無異樣,但到了途中時,防不勝防,他突然伸手要摸她的大腿。雖然一時嚇壞了,但她馬上回身喝止他,警告如果敢亂來,就會馬上停車報警。

幸好這名外國乘客還不至於天不怕地不怕,見到司機不是好欺負的女性,就馬上收手。

蔡美晨說,整個車程約20分鐘,雖然該名乘客最終沒有得逞,但他企圖冒犯,因此她後來也有向電召車公司投訴他。

雙方須懂互相尊重

其實女司機會比較抗拒乘客坐在司機座旁的位子嗎?尤其是男乘客。“其實坐在司機旁邊並沒有問題,但最重要是有禮貌,懂得互相尊重,畢竟大家只是司機與乘客的關係,誰都不想有不愉快事件發生。”

蔡美晨是在2016年11月開始投入電召車行業,Uber與Grab合拼后,她跟許多優步司機一樣,直接轉入Grab的系統。她說,當時Grab給駕Viva轎車的數月寬限期,但她基於汽車還有兩年貸款未還清,不想為此又要再買一輛新車,決定寬限期結束后,就暫別司機生涯。

她坦言,投身電召車司機行業只是為了增加收入,不是要增加負擔,但她慶幸在這一年多的日子裡有達到目標。

尤其是在Uber年代,車資並非在使用手機召車時就“一口價”敲定,若途中遇到塞車,車資是會隨著路途中所消耗的時間增加的,當時這種收費制度,對司機而言比較公道。

蔡美晨指出,尤其是平安夜、聖誕節等越夜越美麗的節慶,司機獲得的紅利就越高,因為幾乎半個檳島都是塞車路線。

當電召車司機初期,蔡美晨是從白天駕到晚上凌晨12時許,當時一天最高有250令吉的收入,舒緩了換工作的過渡期。

“如果我們載遊客到著名的旅遊景點、餐廳,有關負責人還會特別給司機佣金,這也是額外的收入。”

限制漸多越難賺錢

詢及若未來換車后,還會想投身這個行業嗎?她說到時再看情況如何。

她說,畢竟目前的Grab和以前的Uber不同,在北馬而言,司機要接短程的單,才會較多紅利,接到遠程的相對不值得,尤其是塞車路段更是吃虧。

加上受限於司機必須接受網絡自動分配系統配給的車單,不能自己選乘客,拒載率也不能超過15%,因此她認為這一行已沒有如此“好賺”。

她指出,如今交通部要推出新的電召車政策,相信也會增加司機成本,對兼職司機來說更不划算。

眼見越來越多人加入電召車行業,競爭大了,對司機的限制也越來越多,蔡美晨如今專注在化妝品銷售事業,暫時沒有再戰江湖的打算。

由此可見,越來越多人加入的同時,其實也有人退場,但美晨依然感謝智能手機與網絡的便利,讓各年齡階層的打工一族有增加收入、改善生活的機會。

畢竟行行出狀元,電召車行業也一樣,賺的是血汗錢,肯打拼也有春天。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