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麗菁40歲始當畫家 繪文化歷史回憶

: 09/13/2018 - 11:10

全職畫家莊麗菁(Tiffany Choong)出生於檳城,她,有着一頭烏黑長髮,笑起來見牙不見眼,是個開朗又樂觀的女子。

她今年45歲,是少數到了40歲才開始全面專心於藝術的大馬人。她有些洋派,或許是因為她長年累月都在旅行的緣故所致。

她曾在倫敦、巴黎和新加坡深造。“小時候,我以為環遊世界是一份工作,所以一直把這‘工作’放在心上。長大後,我就真的把自己當成嬉皮士,到世界各地流浪去了。”她笑說。

她在世界各地生活、讀書、旅行多年後,終於開始想安定下來,於是,她回到老家專心發展她的藝術志業。

旅行豐富了她的見識,也影響了她的審美觀,加上她從小就對作畫有着非常濃厚的興趣,因此,她搞起藝術得心應手。

成著名筆記本品牌網紅

她是素描大師,且備受意大利著名品牌筆記本Moleskine的青睞,因此,被封為該品牌的網紅代表人物之一。

網絡目前多以年輕一代的頁面作為主打,似乎過了25歲,就難以成為網紅。但是當你有實力的時候,無論你是幾歲,你的作品總會被看見,而且你也會因此走得更為踏實更為長遠。

“我的作品內容主要表達的是我內心的旅程,說的是我對世界的驚奇,以及我對自我身份的認知。”

她對自己的文化背景有強烈的好奇心,希望通過藝術更理解自己的現在和過去,且同時間,她想藉此療癒她喪失雙親的痛楚。

2009年,她帶着自己最愛的包包到峇厘島旅行,而那個包包上面就印着她親自彩繪的構圖。後來,在為期3個月的旅程中,她突然靈機一動,決定販售自己親手彩繪的包包。

“那年聖誕,我賣出200個包包,從此開啟了我的藝術旅程。”

2013年,她在法國南部遇見一名馬來西亞女子,對方後來不但成了她在旅途中的旅伴,同時還在機緣巧合下教她素描的技藝。很快的,素描成了她每天一定要做的事情之一。

直到2014年,她才開始全心全意專注於藝術,靠藝術“吃飯” 。

“在那之前,我還做過許多工作,包括室內設計、活動策劃等。藝術家都要身兼多職才能填飽肚子。”

莊麗菁一向行事低調,而與她相識的本地同行也不多。2014年,她受邀參加國家癌症協會的藝術拍賣會,第一次和多名本地著名畫家一同參展。

結果,這一趟的參展經驗和曝光率讓她熱血沸騰,並告訴自己,她總有一天也要辦一場屬於自己的個人展。於是,2018年初,她成功舉辦了第一場個人展,主題為“海峽華人的寶藏”(Treasures of a Straits Chinese)。

作品買賣成畫家最大挑戰

莊麗菁認為,藝術家最大的挑戰便是找一個合適的畫廊去展出自己的作品,好讓自己可以專注於作畫,不需要為市場和買賣的事務煩心。

“藝術品本來就不容易,但我必須很堅定地告訴自己,要很專注,要有紀律。藝術作品買賣是我們畫家所面對的最大挑戰。”

她每天花費10至30分鐘的時間去素描,對她來說,素描就像是拿起手機來拍照那麼自然。而她開始一天的方式,通常都是在早上一邊捧着咖啡,一邊畫起思緒裡的畫面。

她認為,創意點子多是慢慢累積所得的。有時候是一天天在腦子裡拼湊而成,有時候則需經過長年累月的拼排,直到在對的時間點,在腦海裡湊足了足夠的點子,畫起圖來就事半功倍了。

為檳繪壁畫卻遭破壞

在自己的眾多作品當中,最令莊麗菁印象深刻的是一幅叫《海鷗斯特瓦》(Stewart the Seagull)的畫作。

“該幅畫作的靈感源自一對環遊世界情侶的故事。他倆坐着帆船在海上行駛,有一天,6隻困在暴風雨中的海鷗停泊在他們的船上,但最後只有一隻倖存。我為這隻海鷗的生存意志感到佩服不已,於是在檳城的Steward Street把牠繪成壁畫。可惜,這幅壁畫後來遭人破壞,但慶幸的是,這幅畫曾被一名作者記錄在書籍《Street Art Penang Style》裡頭。”

另一幅令莊麗菁印象深刻的是一張紅鶴圖,她說,那是一幅抽象作品,代表着那些努力體驗生活,並把生活過得淋漓盡致的人群。

紅鶴圖也是莊麗菁的首張素描作品,對她來說,這幅作品的意義深重,且後來成了推動她創作的重要角色之一。

旅行是創作靈感來源

旅行是莊麗菁的第二人生,也是她創作的重要靈感來源。當許多現代人使用鏡頭記錄風景人情時,她則通過筆尖細細描繪質感。

“我曾經在中國的雲南和四川,通過搭巴士的方式旅行了一個月。我很喜歡當地的淳樸,尤其是塔公鄉的景色更是令我感到震撼,因為許多當地人當時都還是穿着藏族的傳統服裝,騎着革命家切格瓦拉早年所騎的大型機車。我從未在其他地方見過如此特殊的風景,我想啊,如果現在再度回到那裡,恐怕一切都已經改變了吧,城市發展或許已把那些地方搞得面目全非。”

她說,除了雲南和四川,她也非常喜歡土耳其的伊斯坦堡,而她也曾在當地的Kasimpasa住了3個月。

“幾乎每天都會有小販經過街頭,我們可以站在陽台上把他們喊停,然後點餐。接着,我們把錢放在籃子裡,再把籃子拉下去。小販拿錢後,就把食物放到籃子裡,我們再把盛着食物的藍子給拉上來。如果沒記錯,馬來西亞人以前也曾這樣做,但這習慣在馬來西亞已不復存在。”

做會讓自己快樂的事

莊麗菁回到馬來西亞定居後,一直惦記着流淌在自己身體裡的南洋華人血統。在她過去舉辦過的個人畫展裡,她所帶出的主題並非只圍繞在自己個人,而是把檳城人最有共鳴的元素帶出來。

“我躍進回憶的汪洋裡,掏出自己的童年回憶,與自己的祖籍拼湊。那都已經是150年前的事情了,當時,祖宗剛下南洋到檳城。許多檳城人和我一樣,都是這些舊移民的後代,所以,我希望我的作品能讓大家感同身受。”

她說,中華藝術主要是用象徵性的事物去傳揚藝術家本身的精神,並把藝術家所要傳達的訊息給散播出去。

在藝術的道路上,雖然她起步得比任何人都還要晚,但她仍舊保持淡定的姿態。過去多年的生活歷練,以及父親所說過的話,一直在她腦海裡迴盪。

她披露,父親生前常常囑咐她要做會讓自己快樂的事情。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未來這條路會引領我走到哪裡。但只要我還是開心的,只要我仍能享受其中,我都會一直做下去。還有,信心是不可或缺的,就算最後事情沒有那麼順遂,我也會向身旁的朋友討教應對方案。”

原有夢想若行不通 換個目標再出發

莊麗菁認為,如果原本的夢想行不通了,那就換一個夢想。“換一份理想並不是不可以的,畢竟生命充滿各種可能,而我並非那種固執得以為生命只有一種可能的人。”

這名藝術家是於2014年在朋友的介紹下開始使用Moleskine素描本,而她對本子的質量和吸收度頗為滿意,且認為這本子與她的作品風格相近。

“Moleskine是意大利的知名品牌,除了品牌本身,Moleskine在全球各地都有自己的用戶群體,而這些用戶也常通過網絡交流及互給意見。”

該品牌全球營銷總監羅伯特先生(Roberto Lobetti Bodoni)披露,就連偉大藝術家梵高和作家海明威等人都曾使用過Moleskine的產品,可見它在現今的藝術界裡享有很高的榮譽。

 

 

關鍵字: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