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赴隆檳演奏引發搶票潮 竹青團點閱率逾億

: 09/12/2018 - 12:24

在新竹市內有兩隊名字相似的國樂團,分別是“新竹青少年國樂團”與“新竹青年國樂團”。兩團之間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竹青團大部分團員來自青少年樂團,其中的共同點便在於指揮家劉江濱。他是兩個樂團的指揮家,也是青年國樂團的創辦人與音樂總監。

 “另創樂團的理由很簡單。就像你很想吃麵包,但外面賣的麵包無法達到你的要求,所以你就乾脆自己學着烘培一款口味合適的麵包。這個道理是一樣的,我對樂團的聲音有着不同的追求,所以乾脆自己創辦樂團。”

 他曾是台北市立國樂團嗩吶吹奏員,在1997年兼任“新竹青少年樂團”的樂團指揮與音樂總監,長年在世界各地職業員團中擔任客席指揮,直至2011年時創辦“新竹青年國樂團”。

非全職樂團有教師學生

 “我們從創團至今一路走來都很順利,屬於比較幸運的國樂團。創辦非全職樂團,必須注重經費和人脈,我們的人脈大部分都是來自青少年國樂團及新竹市內的國樂學子,後來則漸漸招收台灣各地團員,目前人數大概在80人左右。他們對國樂已有一定基礎,因此訓練起來並不困難。而且新竹城隍廟每年也有資助我們經費,也算是解決了團內經費難題。”

 縱然團名有着“青年”兩字,但並不表示團內成員年紀必須符合“青年”的年紀定義。目前,團內成員年紀最輕者約莫15歲,最長者則是45歲。他們有的是在籍學生,或是研究所學生,或是國樂教師,或已為人母,但都憑藉着對國樂的熱情而加入樂團。

 “常常有人問我未來還會否創辦中年團或老年團。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來該年齡層的團員稀缺,二是許多團員離開校園後,面對未來抉擇時可能會離開樂團,追尋更好的發展機會。畢竟我們不是全職樂團,大部分團員都是秉持着對國樂的熱忱而繼續待在樂團裡。”

 雖然每年樂團必須面對團員離團的情況,但作為一名專業指揮家與國樂教育工作者,他早已習慣面對離別。“有人來自然有人走,沒什麼好捨不得的。他們加入樂團時,我便將他們訓練好,他們離開樂團,我便祝福他們。只要他們未來仍舊發光發熱,我便覺得高興。”

團員自拍演出視頻

傳網絡積累樂迷

雖然紮根台灣新竹,但新竹國樂團名氣響亮,多次受到中國、日本、香港與馬來西亞等地邀請演出,除了歸功於樂團的專業級演出,也與樂團活躍於社交媒體有關。竹青團經常將演出影片上載YouTube、優酷等視屏媒體,除了有效拓展知名度,也為他們積累一群忠實樂迷。

 “我們在優酷上的影片點閱率搞不好可以申請健力士世界紀錄。我們有一支影片達到一億次點閱率,並且頻頻被《人民日報》報導,以‘民樂落伍了嗎?’作標題,重點介紹我們的樂團。”

 演出影片多數由竹青團團員自行負責,鮮少請求專業攝影團隊幫忙。他說,該團的一些團員熱愛攝影,也自願幫忙拍攝演出影片,學習收音技巧,並且義務幫忙上載網絡,反而不需要劉江濱這個音樂總監多加費心。

現場演奏魅力驚人

檳聽眾大合唱望春風

既然可通過網絡聆聽竹青團的演出,那麼,馬來西亞為何還會出現搶購竹青團演出的票券的現象?針對這個問題,劉江濱眉開眼笑,然後大賣關子的說:“你來聽現場演奏便知道原因了。”

 其實,關鍵便在於竹青團現場演出時的渲染力。演奏者現場演奏樂器,指揮家的手勢,以及樂器發出的聲效都有莫名的感染力,這點是聽眾無法通過網絡視頻感受的魅力。

 “就像我們都熟知其他樂團的表演實力,心裡也已預設了聆聽效果。但我們還是會希望聆聽現場的演出。樂器與樂器間的聲音碰撞、交織,以及演奏者們的精神狀態,是觀眾沒辦法從視頻中感受的。”

 今年5月尾時,竹青團由於忙於籌備台灣國樂演出,無暇排定檳城與吉隆坡巡演曲目,於是乾脆通過Facebook專頁開放讓觀眾點歌,並決定演奏得票率最高的曲目。

 “歌手再厲害,也不敢公開叫人點歌。但我們的拿手曲目太多了,也無從選起。我反而期待樂迷們推薦曲目,我們就盡可能滿足他們。”

 竹青團在檳城共演出《風城序曲》、《歌仔狂想曲》、《羅馬尼亞狂想曲》等7首曲目,加上安可時段的《火車拖塔卡》、《望春風》等3首曲目,共湊足10首曲目。但在竹青團表演10首曲目後,觀眾仍不願離場,並希望竹青團繼續表演,甚至現場請願,請他們演奏至夜半12點為止。

 “馬來西亞的觀眾是我見過最瘋狂的觀眾。他們仿彿不用睡覺一般,而且每次演奏完畢,那掌聲太響亮了。我們在演奏《望春風》時,現場觀眾更與我們大合唱,只能說他們太熱情了。”

團員常自搭舞台兼搬椅

劉江濱成立竹青團的目的,是為了尋找自己想要的聲音效果,因此,他創辦了一個非管利樂團,而該團吸納的團員大都秉持着對國樂的熱忱,並希望繼續精進技藝。

 “像我們這種樂團是世界上少見的,因為我們真的喜歡國樂,所以才會聚在一起。也因為熱愛國樂,我們所展現出來的音樂魅力也與其他團體不同。”

 由於他長期從事國樂教育,團內成員大多都是他從小帶大,因此,團員間的感情融洽。他喜歡以開玩笑的方式解決團員的問題,例如在檳城場的技術彩排時,他請揚琴演奏家鐘沛芸自己上去調教聲量,並不時與其他團員嬉鬧,絲毫沒有威嚴感。

 “他們要什麼聲音就自己去負責,待會就不會因為音響效果不好而怪別人。從另一方面來說,我也是培養他們的自立精神,讓他們熟悉自己想要的音樂模式,不給他們任何抱怨的機會。我們在台灣演出時,就連演出場地都是自己搭建,樂器、椅子都是自己搬來的。我們樂團的演奏員便是工作人員,演奏會是屬於他們的,他們必須自己負責。”

常與世界各地樂團合作 團員父母自當義工

台灣新竹青年國樂團自2011年成立至今,除了經常舉辦演奏會,亦與台灣新竹市政府合作,連續6屆舉辦《竹塹國樂節》,並曾邀請黃曉同、瞿春泉、陳澄雄、胡炳旭、張列、王甫建、閻惠昌、劉沙、彭家鵬等世界知名指揮家前來演出,是世界知名的國樂活動之一。

 由於經常與世界知名指揮家、作曲家合作,甚至不少作曲家會帶着新曲目邀請他們發表演出,而竹青團便是在這情況下緩緩積累演出曲目。

 “最初創團後,我們只是想要邀請新竹幾個國樂團一起籌辦演出。後來我們向政府申請演出場地時,政府建議我們擴大活動規模,邀請台灣知名的國樂團、指揮家等共襄盛舉。後來則陸陸續續邀請中國、新加坡、香港與馬來西亞等地方的國樂團來新竹演出。”

 團練時間是每週六傍晚6點至晚上9點,由於團員遍布台灣各地,因此,團員常常需要搭乘高鐵來回新竹市。然而,便是憑藉這份熱情與努力,他們的演奏成果也同樣驚人,並且感染了許多團員的父母前來擔任樂團義工。

 “我們有非常多的義工,他們多是團員的爸爸媽媽。因為我們並非職業樂團,自然也沒有足夠經費聘請工作人員。但這些爸爸媽媽卻義務幫忙我們,有些負責前台工作,有些則幫忙販賣周邊產品。”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