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物是人是

: 09/11/2018 - 07:47

素來糊塗人過糊塗日子,坐下來開工,自然得先看下黃道吉日(下標題唄)。呃,擺桌面上的日曆,依然停翻在4月那頁。不期然地,閃進腦海的就是二十多年前,一個老美朋友勸咱們打消返鄉回流念頭時說的一句話:“你不可能重拾舊山河的(You can't pick up where you left off)。”忍俊不禁,再次印證了自己的熟齡記憶力——越湮久越是記得清晰。

幾個月的時間,也莫不過就幾頁硬紙皮,一下子就翻頁過去了。挺好的,想來,這不就是所謂大步流星的意思麼。然後,一早見到晨運的鄰居,哈,幾乎還是那些人那個樣子,一個不少,一切如故。原來“別來無恙”就是這種感覺,哈。對,我就是那種過着鐘擺模式生活的人,沒有變動是最好的過程——不敢想像任何人停擺了。

記得臨走時在機場的lounge,看到一個摩登靚姐威風凜凜地衝向我走來。我囧囧地環顧左右,兩邊都是空空的座位,感覺有點瞿然——我好像並沒欠人什麼東西呀(有時頂多欠欠稿債)。直到她開聲:“你一走進來我就看到了,跟你笑,又沒反應……”呃,這才驚覺,竟然是一個相熟的晨友。好吧,承認自己的確是嚴重眼拙兼有(辨識)臉癡症。但是呀,不得不說一句,那種七分打扮所發揮出來的效果,簡直要讓人給跪了——跟我每天早晨見到的人像是分兩家養的。

這早又見着,她一開口即說:“嘩,你是有夠久了,我都來回廣州不知幾趟……”他們家跟中國大陸有生意來往的。可是一聽她這樣說,感覺又像那段不見的時間,也莫不過是一眨眼的工夫而已。物是人是的那種熟悉感,就是有種魔法讓時間變停格(錯覺)——誰說不可收拾舊山河,想來那老外朋友差矣。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