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觀】孤貓

: 09/07/2018 - 14:20

“昨天和今天都沒打雷下雨,不可能無端端斷電。拆廠的承包商鏟土機有可能扯斷了電線,你通知了他們沒有?”

整個月來忙於拆廠督工又要監督圍牆修復的口才了得阿布峇卡,也在電話那頭嘆氣:“已經通知TNB,他們會派技術員來查,但還未訂下時間。

“我剛剛也打過電話叫海祖來查,但他說工作忙走不開,要等到下個拜一才有時間。”

我一聽便大有反應:“停電是大事,恢復電源越快越好,不要再痴等海祖了。另一方面,也要立刻和承包商交涉,因為極有可能是他們的不當操作才扯斷電纜。”

海祖是公司在去年裁退的電氣技師,經公司提供獎學金培訓多年才拿到B級的技師文憑。但工廠既已停產多年,他也投閒置散無所事事,只有要換燈管或者突然斷電的一時半刻才有機會發揮所長,一直坐着難怪年年都在發胖,後來連高一點的梯子也爬不上,看着也為他難過。

拿到遣散金離開公司後,他的電氣技師認証資格不愁無出路,很快便找到新工作。外表憨厚的他果然表裡合一,每逢舊東家的電流供應出紕漏,只要一通電話便會上門,而且收費絕對是友情價。

但這次,卻是遠水救不了近火,連他也幫不了。阿布峇卡還在那裡團團轉:“TNB的人也來了,他們查過,說不是Substation(變電站)的問題,所以就走了。”

這不是那也不行,好像接下來的一兩天,辦公大樓都要籠罩在一片黑暗中了。大不了孤獨的守門人索性搬張椅子坐在大門外,望着鳥去巢空的大花園,與同樣只剩下自個兒的孤雛小花貓默默作伴。

母女倆拒絕入籠

上個星期回到大樓取舊年的公司所得稅文件,看到有隻甚為可愛的黑白小貓在台階下懶洋洋地趴着,便問身旁送我出去的阿布峇卡:“就是這隻不肯讓阿詩瑪抱回去林茂的小女兒嗎?牠的媽咪怎麼看不見?”

“就是牠!母貓已經死了,全工廠現在就只剩下這隻貓。”

馬來人都愛貓。雅思敏某年為國油拍的開齋節短片廣告,主角是幾名甘榜小孩,其中有個小女孩懷裡緊抱着隻貓,對住鏡頭咧嘴而笑:“Cat very nice!”

與阿布峇卡相親相愛三十多年而終身不嫁的接待員阿詩瑪,在2017年12月底離開公司的前兩天,將多年來在工廠開枝散葉的七八隻貓公貓母一網打盡,全部帶回家鄉林茂收養,唯獨黑白小貓和其母,卻始終拒絕入籠,一見到阿詩瑪趨近,便機警地跑得遠遠。

阿詩瑪在公司的最後那天,我在大樓後方的停車場和她告別,她指着這對在不遠處瞪大mata kucing(貓眼)望着她的母女對我嘆息:“Ibu dan anak kedua-dua pun tak mau ikut(母女倆都不願意跟我)!”

八個月後,相依為命的兩母女竟然已經天貓永隔。我看見獨個兒也不害怕被群眾指手劃腳圍觀的孤獨小貓毛色豐潤,便問旁邊站着的阿布峇卡:“是你每天餵養的吧?照顧得很好呀!”

文/梅淑貞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