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讓記憶出賣了

: 09/07/2018 - 14:17

大斗這趟三藩市之行,翻過差點鬧得母女關係崩壞的糗史那頁,她極力推薦咱們找個機會,也應該去體驗一下那個有收入門費的營地——保持了天然原始卻管理得井井有條。整百依格的夏天消暑天地,有天然的溫泉,愛熱鬧可以去參大眾的營地,愛清靜的也可以找到偏安一隅。有一個重點是,那個大斗壞壞地笑說:“那兒的人可以選擇回歸跟大自然同體,嘿……”即是可以自由穿生日裝。唓,這跟“蠟燭公主”的老娘不對盤。“誒,不過打赤膊走來走去的,都是些老到肉身已不分男女的。”呃,難怪合法天體啦。

當然,唐人街也是他們此行的重頭戲。同行的老外友人看到那些中國人,晨早流流就在酒樓裡吃大魚大肉——豐盛得嚇人的早餐——自然覺得新奇不已。我突思維跳躍到她中學時代的一個故事:“哈,你忘了,以前你們看到人家一早就吃炸雞炸蝦,XXX就夾着三字經罵人家……”然後,我就像個復讀機般,一字不落說出原詞。“是嗎,有這回事?我一點印象都沒有,不過那種語氣和說話倒是XXX沒錯。”

原本好端端在擺龍門陣,可卻因老娘提起這茬,她一下子神色凝重了起來。“老媽子,我看你應該去看下專科……”原因是,陳年舊事老娘是念茲在茲,但新近的事情,卻如水淋瓜背。比方說,她每晚看我完全不做護膚管理,總禁不住嘮叨:“我買給你的東西為什麼不拿來用?”

可老娘就是搜不到一絲半縷,有關她給我護膚品的記憶。她一聽就氣炸了:“每一次我問同樣的問題,你就回應一摸一樣這句‘蛤,有咩’,你到底怎樣了?”這齣戲碼,只要母女倆同在浴室,必定上演……

(專科什麼的,人老了唄。)

文/山離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