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去去】書和床

: 09/09/2018 - 07:47

Book and Bed當然是針對書蟲而設的旅店。

我是在搜索東京平靚正的膠囊酒店時,無意間看到的,馬上一見傾心,在確認全部舖位有門簾之後,立即連訂兩晚。

全日本Book and Bed共有5家,其中3家在東京,我住的這家位於淺草雷門斜對面的商業大廈6樓,入口隱藏在狹窄昏暗的接待處架子後面,有秘密基地的意思,刻意是刻意了點,每次從那裡出入,像守着一個秘密,很有安全感。

淺草Book and Bed的室內設計以黑白灰為主,格局不大,中間擺着一張黑色花崗石長桌,大概3尺寬,三四十尺長,桌子一邊放了高腳凳,另一邊用木封起來,作為灰色方形沙發的靠背。高腳凳後面有書架,上面擺滿看起來好像很有趣的日文書籍,只有少部分英文小說,床位設在書架之間,分上下舖位,有單人或雙人床;書架對面,一列從天花板垂下的帆布門簾,將後面的床位遮起來,床位周圍也都是書架,暫且空置着。

花崗石桌盡頭是一大片落地玻璃窗,窗前一排梯形座位設有舒服的坐墊和枕頭,坐在那裡往下望,可以看到街上疾步而行的路人,頗有置身事外,悠哉遊哉的感覺——尤其夜深人靜時,臨窗攤開書本,一面輕呷葡萄酒、一面看書、一面斜眼偷瞄街上夜行的人們,書卷味、酒香和在一塊兒,奢侈得教人難以置信。

在書香中沉沉入睡,大概是我在旅途中做過最浪漫的事。

我這一生人最了不起的本事,便是不認床,(當然,自家大床仍是最愛)管它什麼窿窿罅罅,機場候機室或帳篷或星級酒店,照樣倒頭就睡。在書架之間睡覺,只要有一頁門簾,哪怕再多書蟲在床前轉悠至深夜,拉上之後即刻“與世隔絕”,不消幾分鐘便可以不省人事——至於,鼾聲會不會吵到人這種事,就讓醒着的人去煩惱好了。

文/多風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