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草】三合一闊銀幕

: 09/09/2018 - 07:47

蔡瀾先生選十大電影,史丹利寇比力克的《2001:太空漫遊》排第一位,“我在五十年前第一次看時,還是Cinerama放映,那是一種三架放映機綜合起來的制度,銀幕大得不得了,當今再也沒辦法重現了”,讀了教我恨得牙癢癢。根據資料記載,此片只在美國首輪Road Show期間,曾經短暫放映Cinerama版本,運到新加坡國賓戲院的七十米釐雖然比上不足,較後來普及的三十五米釐又珍貴許多,今年康城影展首映的修復版,號稱半世紀以來最接近原裝,也只是七十米釐,有幸享受過三合一闊銀幕的觀眾鳳毛麟角,蔡先生是我知道的第一人。動不動就有IMAX慰勞眼睛的新人類,不能想像中古時代電影院以畫面包圍觀眾有多費力,那款用三幅畫面砌成遼闊視野的發明,拍攝的困難就不提了,投影時銜接處還見到痕跡,技術未臻完善,寇比力克那樣有嚴重潔癖的導演能夠忍受,簡直是奇蹟。

三合一在六十年代末其實已經開到荼蘼,就算興旺的五十年代,劇情片也少採用,常見的是奇觀類環遊世界紀錄片。鼻祖是1927年艾比爾甘斯執導的《拿破侖》,1989年法國慶祝大革命二百周年,在巴黎市政廳前搭了個大棚特別放映一場新出土修復版,恰巧路過的我聞風而至,棚內又熱又悶,加上對法國歷史和語文皆不熟悉,四小時看得昏昏欲睡,只為了最後十分鐘的銀幕拉闊。

近年3D立體電影古老當時興,在東南亞大受歡迎,可是法國觀眾非常淡定,不特別喜歡架上視覺效果眼鏡,IMAX也全民不過電,我就一次都沒在巴黎看過,大家不追求奇技淫巧,心智普遍成熟,古靈精怪的花招起不到招徠作用。《2001:太空漫遊》七十米釐版當然例外,《電影筆記》訓練出來的作者論擁躉,個個具備宗教熱情,不但專誠坐在光影教堂屏息靜氣接受洗禮,散場後更不乏站起來回頭觀望巨型放映機的善男信女,眼神流露西出陽關無故人的依依不捨。康城首映拷貝似乎是海外孤本,法文字幕透過字幕機同步投射,不是刻在拷貝上,身嬌肉貴步步為營,不過8月初華納兄弟鄭重宣佈,月底美國境內會發行IMAX版,舊時王謝堂前燕,翩翩飛入尋常百姓家,應該不再需要那麼小心翼翼了。

同樣是劃時代經典,安迪華荷的《俏西女郎》恐怕命中註定永遠潛伏地下,不可能和廣大觀眾親密接觸。拍於1966年的實驗大製作片長超過六小時,但放映時間只需三個多鐘頭,因為左右兩邊銀幕同時放映不同片段。這種雙線或多線的夾攻形式,如今美術館裝置藝術常見,《俏西女郎》卻是戲院放映的,七十年代末我在柏克萊大學看過一次,畫面黑的黑朦的朦,左顧右盼疲於奔命,低成本現場收音十分粗糙,樂趣如果有,純屬被虐式。它的最大功德,我認為是催生了Nico的同名唱片,時尚美人的德語口音鵝公喉如泣如訴,比電影容易消化多了。

文/邁克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