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室】搶拍照 擋鏡頭

: 09/09/2018 - 07:47

在上個星期,一張新聞照片深深吸引了我的目光,大山腳聞名的大仕爺回鑾,千百個信徒不再是雙手合十恭送,反而幾乎每個手持智能電話,“膜拜”大仕爺。

照片會說話,這照片說明了現在智能手機當道,記者這一分鐘拍攝的新聞照,通過民眾在社交媒體的帖文、直播,在下一分鐘或許已經成為了“舊照”,不得不說,這是報界現在所面對的挑戰,也是記者所面對的困境。

我大約在8年前加入報界,在大山腳開始當記者,在那個時候,雖然有了智能手機,卻還不普及,但是也有一些攝影發燒友,在一些文化節日時,加入攝影的行列,與媒體記者爭鋒拍照。

我們不能說些什麼,畢竟,每個人都有拍照的權利,只是這些所謂的攝影發燒友,在有些時候無意中阻礙了媒體工作者,讓媒體無法交差,有苦自知。

時間來到2018年,幾乎每個人都擁有智能手機,買得起相機的人也越來越多,媒體在值勤時面對的挑戰也越來越大。

在上個星期採訪一個文化節目,主辦單位邀請了全檳1號高官來主持開幕,當然也邀請了媒體工作者前來採訪,不過,大會所安排的攝影,居然比到場的採訪記者還要多。

儀式快開始時,大會的十多名攝影,手持相機加上手機,全部堵在高官面前,讓儀式無法按時開始。與此同時,司儀卻通過廣播器要求“記者不要緊張,等下會安排記者拍照”。

拿相機的都是記者嗎?未必!我當下有點不滿,畢竟那時拍攝的並不是媒體記者,而是大會自己的攝影,大會自己安排不妥當,為什麼要把罪名套在記者身上?

事實上,類似的事情,也不單單是發生在特定的活動,在我採訪的生涯中,不知遇過多少人,在記者拍照時,擋住鏡頭前,只顧自己要拍攝的對象,完全不顧身後有記者在後拍攝,結果照片有了“一顆顆”的人頭,或是把重要人物擋着,最後照片慘不忍睹,無法順利交差。

所以,希望看到在下這篇拙作的讀者們,若下次遇到媒體工作者在執行任務,請你們盡量不要擋着我們的鏡頭,等我們完成任務後,你們才拍,好嗎?

文/陳麗凌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