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牌菜】人手一杯椰花酒 早午安靜 晚喧鬧

: 09/09/2018 - 07:47

嚴格來說,坐落在檳城沓田仔街的Narrow Marrow並不屬於“一店兩味”範疇,因無論白天或夜晚,顧客都能夠在店內購買到椰花酒、咖啡與蛋糕。4年前剛剛開業時,店主Alvin與Jamie兩人一星期只開業三晚,以賣椰花酒與啤酒為主,令顧客誤以為該店是個小酒吧。

直至今年4月,兩人才決定延長營業時間,從上午10點便開始營業,同時增設數道小食與蛋糕。然而老顧客們依然改不了夜訪飲椰花酒的習慣,導致早午晚呈現不同面貌。早午市的顧客多喜嘆咖啡吃蛋糕,環境相對安靜,晚市氣氛相對喧鬧,幾乎每個顧客手中都有一杯椰花酒。

約莫5年前,Narrow Marrow尚未改造成一間咖啡館,是建築師Alvin與設計師Jamie的住所。作為喬治市老建築物之一,相較於左鄰右舍的老建築物,此處顯得更加狹窄,不禁令人疑惑是否臨時搭建的居所。雖然兩人同樣心存疑惑,但屋內斑駁的牆身卻吸引了兩人目光,最終決定租下它。

“這間店以前是賣哮喘藥的,至今仍有許多人跑來問我們買藥。”

追本溯源,這座建築物在數十年前,本是一條供消防車進出的小巷子,因設計出錯,巷子闊度過窄無法供消防車穿行,地主遂乾脆改搭成小屋,才有今日明顯和左右兩側建築物體積比例不相符的情況出現。

老建築物的歷史在兩人手上繼續譜寫。兩人生性好客,除了將該處當作居所與工作室外,偶爾接待好友們聚會,久而久之便有人建議把它改造成咖啡館。為免影響本身工作,他們決定在一星期營業三晚。

“但真正經營後,我們才發現一星期營業三晚其實非常累人,當時只有我和Jamie兩人,加上本身的企劃案等等,幾乎忙不過來。”

嘴上說很忙碌,但這樣的經營模式卻持續了三年多,直至今年4月才延長營業時間,每天從早上營業至夜半,星期三休息。他說,唯有延長營業模式才能聘請員工,有員工駐店,他們也就能將心力投放在自身的工作計劃上。

重視設計細節  光線須舒心

老建築物內的日與夜的視覺享受截然不同,尤其在Alvin和Jamie巧手打造下,除了彰顯它的時間痕跡,同時也融入了兩人的藝術作品、設計理念。

無論白天或夜晚,室內的光線很多時顯得陰暗。由於內有天井,因此白天以自然採光為主,室內燈為輔,隨着太陽位移,整體空間的光線分佈不均。Alvin透露了其心水座位,便是從樓梯下來的第一張桌椅,不過千萬不要在正午時分坐在那個位置,因熾烈的陽光足以令人曬出一身古銅色!

入夜後的老建築物少了陽光,照明唯有依靠燈泡與精心設計的多角形燈管,斑駁的牆面此時更添一份美感。光線明暗適宜,不會給人壓迫感。Avin說,這是以前當作工作室與居所時所設計的,現在拔掉其中兩支燈管,所以看起來會較暗。兩人重視細節,尤其是光線帶給顧客的感覺。

“我們把Narrow Marrow當作一個集合點,吸引許多志趣相投的朋友前來。我也因為這間咖啡館的關係,認識了更多藝術家,甚至許多噪音音樂家(Noise Artist)來這裡演出。”

Narrow Marrow

 252A, Lebuh Carnarvon, 10100, Georgetown, Penang.

 014-3036647

 星期一至日,10am至1am(星期三休息)

愛本地傳統飲料  賣私房蛋

剛剛轉型成咖啡館時,缺乏經驗的Alvin與Jamie不免撞板,最搞笑的一次是兩人對着新買的咖啡機一籌莫展。站在一旁等候的顧客最終看不過眼,乾脆自己動手泡咖啡,並且指導他們基本的沖泡知識。

“後來我們才知道對方是一名來自吉隆坡的咖啡師,我們還因此成為好朋友。”

時隔4年,如今延長營業時間後,Jamie也重新設計菜單,食物以輕食和自製蛋糕為主,飲品則有咖啡、果汁優格與椰花酒等。

“我很喜歡本地傳統飲料,譬如大家漸漸遺忘的椰花酒。以前,家家戶戶都會自家釀製椰花酒或米酒,我小時候常常偷喝,但現在就鮮少見到了。椰花酒的酒精濃度大約是3至4%,因為做法簡單自然,沒有任何的化學添加物,所以可以放心喝。”

蛋糕則是近期主打,來自Jamie的秘密食譜,例如蝶豆花芝士蛋糕、鹹味椰糖芝士蛋糕和抹茶朗姆酒提拉米蘇等等。他們說,蝶豆花芝士蛋糕最暢銷,因此幾乎每一日都會製作,其餘蛋糕則會輪替登場。

“我們找不到自己喜歡的蛋糕口味,於是乾脆自己做自己賣。”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