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何不直接當駐華大使

: 09/07/2018 - 07:36

最近一陣子,從報章報導或電視台新聞廣播看到的民主行動黨全國主席陳國偉,總是西裝筆挺,衣冠楚楚,一副官樣地亮相。

在一個多月前,也是吉隆坡聯邦直轄區的蕉賴國會議員陳國偉證實他將被任命為首相對華特使,以填補前馬華總會長黃家定於今年1月1日卸任後所留下的空缺。

正是因為這樣,陳國偉近來頻頻受邀出席與馬中經貿和投資,以及人文交流相關的活動,也多次接待來訪的中國代表團,身份可說是今非昔比,再不會比任何人“矮”了半截。

眾所週知,陳國偉是資深的行動黨領袖及國會議員,五短身材(絕無貶意)的他可喻為行動黨乃至我國政壇的“小巨人”。

希望聯盟入主布城,二度拜相的敦馬哈迪組閣時,就一度傳聞無意入閣的陳國偉將接受派駐北京,出任大馬駐中國大使,結果據知他在行動黨推薦下,由敦馬任命為首相對華特使。

陳國偉這回在政敵的“說三道四”下擔任此官位,並兼掌馬中商務理事會,或許頗感尷尬,但也不至於怪責被其黨同志劉鎮東的“口業”所累。

記得納吉2011年11月開始設立首相對華特使,由黃家定出任這個部長級職位,並兼任馬中商務理事會主席,但時任行動黨居鑾區國會議員劉鎮東抨擊國陣政府浪費公款,委任多名國陣後座議員及前國陣黨要為特使或政府顧問,尤其非議黃家定的特使薪資比首相還高,且其職務與大馬駐中國大使重疊,因而應廢除此淪為國際外交笑柄的特使職。(其實,黃家定從2013年11月開始不再領取分文薪酬和津貼,續任義務特使,而在其三屆6年多的任期內,成功協調馬中重要的合作事務,加強兩國的經貿投資活動,推展標誌性項目包括關丹馬中工業園、廈門大學大馬分校、數碼自由貿易區等。)

極為反諷的是,希盟政權如今保留前首相納吉所首設,且曾被指與大使職務重疊的對華特使,甚至由過去對此職位抱持強烈反對立場的行動黨推薦陳國偉擔任;陳國偉自圓其說地指出,他的職稱是大馬對華特使,而與過去的首相對華特使有區別,他也表示,行動黨過去之所以質疑特使的委任,原因在於前朝政府利用各種名堂委任特使,而且越來越多,以照顧朋黨的利益,他們享有部長級福利,且職務的範疇“很奇怪”。

持平而論,隨着國際關係不斷演變,各國之間的政治、經貿、文化及教育合作與交流頻密,有需委任特使以輔助日益繁重的外交事務。

陳國偉任命險變外交“羅生門”

其實真讓陳國偉頗感尷尬的是,他被任命為特使的過程竟險變外交“羅生門”,外交部長賽富丁阿都拉一度指陳國偉僅出任馬中商業理事會主席,並未受委為對華特使;經過陳國偉出示一封8月1日由敦馬簽署,發給身為行動黨秘書長的財政部長林冠英之公函,確認內閣已同意委任他為對華特使兼馬中商務理事會主席(但不再是部長級),賽富丁才澄清此乃純屬“一場誤會”,並強調陳國偉負責專屬任務,不會影響大馬駐中國大使再努丁的職權,兩者相輔相成。

不知是否礙於希盟政權不再“政治委任”大使,並已革除及召回那些由國陣前朝“政治委任”的大使或外交官,所以陳國偉無緣直接被任命為大馬駐中國大使。

有跡象顯示,行動黨在野期間向來冷待馬中關係(行動黨主導的檳州希盟政府則例外),且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抱持消極的態度。

可以說,陳國偉是馬中事務的“新手”,上任後只能邊學邊做,但坦承“感到壓力且任重道遠”的他顯然沒有“試用期”,擺在其眼前的是馬中關係隨着敦馬被指再度“妖魔化”中資,並被質疑視中國公民為“黃禍”而不幸出現某些“不確定”的因素,看來他急需協助大馬外交部消除北京方面的疑慮。

文/劉漢良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