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人設誹謗

: 09/06/2018 - 07:02

大斗以半公半私的方式跟朋友跑去三藩市,探訪小蘇和那個高中閨蜜,順便露營看流星雨。(“半公”是反正她有部分的工作隨時隨地都可完成;“半私”是她已沒帶薪年假了,恰好跟那兒辦公室的人關係賊好,自然也就不介意讓她假公濟私借個辦公名堂——以及露營的設備。)

她去度假就去唄,可卻好像帶不夠娛樂費這樣,居然一併把老娘的糗史拿來消費一番。其他的也就罷了(例如誤把貓當獅子王),但造謠(對,老娘個人絕對慎重否認有此行徑,她分明是在造謠)說,老娘愛把手擱在心口,然後慎重補一句:“我是個媽媽”來加重可信度……好死不死,虧那個小蘇看熱鬧不嫌事大,還踩多一腳下去說:“對,亞洲媽媽都是這樣。”她謂她媽媽也常有此動作——完全是倚老賣老的架勢。臥槽,老娘幾時有這個慣性動作蛤!這簡直是人設誹謗。

那個大斗儘管當場有點愕然,感覺聞所未聞的樣子,但還是忍俊不禁大大爆笑一輪。回來後,當着全家人在場,還一五一十添油加醋,越想越覺得那是很符合老娘的招牌動作,繼續笑得癲花亂墜下巴都快脫臼那樣子——可以這樣取笑自己的媽媽麼?氣得老娘不得不放狠話,讓那個造謠者小心夜路,不,她鐵漢子一枚可不怕夜路,讓她下次進俺家門,特別是吃我煮的東西要小心一點——讓她吃不完兜着—趕—上—廁—所!

從這個經驗,老娘得到一個巨大教訓:長幼絕對有別——絕對要記住。那些年輕傢伙看似跟你打成一片、恭恭敬敬的樣子,哼,轉個頭都不懂會把你怎麼笑謔去,尤其是有文化差異的老外。當然,最壞的是那個沒大沒小專愛做兩頭蛇的大斗,枉她還是老娘親生的。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