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林冠英討回爭議性清白

: 09/04/2018 - 16:43

不幸於在位期間淪為第一位因涉嫌貪腐,而被提控的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如今慶幸洗清其政治生涯的“污點”,從而得以延續他的政治生命。

隨着總檢察署撤控,在“低價購屋案”中與女商人彭麗君一同被控的林冠英,本週一獲檳城高庭宣判無罪釋放。

內閣今日召開每週例常會議時,現為財政部長的林冠英將第一次不再以儼如“待審犯”的身份出席,而希望聯盟政權也不會持續被反對黨揶揄其領導班子擁有一位貪污案被告部長。

反貪會對撤控深表震驚

此案在尚未審結和下判前“急轉直下”,值得注意的是其一,反貪污委員會堅稱它並未要求撤控,此乃純屬總檢察署的決定,它對檳城高庭宣判林冠英無罪深感震驚;其二,總檢察署原本申請讓林冠英及彭麗君“釋放但不等同無罪”,但承審的檳城高庭女法官哈達麗雅認為,既然控方要求銷案,就應該直接宣判兩名男女被告無罪釋放。

自被反貪會逮捕後提控以來一直厲斥國陣前朝對他展開“政治迫害”的林冠英聞判後表示他的噩夢消失,對他來說是“解脫”,並欣慰“自己和家人總算討回清白”,聲稱“正義終能得到伸張”,且揚言“讓上天去處置那些污蔑者”。

在這方面,反貪污與朋黨主義中心認為,即使控方撤控,也不代表林冠英能夠無罪釋放,檳城高庭的判決引發社會高度質疑;該中心表示擔心,相對於公眾利益,被控和撤訴的更大原因是在於政治上的利益。

或是因為如此,林冠英這回討回公道的非一般方式,隨即在朝野乃至公民社會引起極大的議論,咸認他既然堅信本身是真正清白和無辜,就理應接受審訊,包括無需向總檢察署提出撤案陳情書,而選擇尊重法治,勇於通過司法程序,在法庭打一場法律戰,力爭洗脫其冤情,尤其是更應對國陣前朝垮台後的司法體制深具信心,必將獲得公平的審訊。

很遺憾的是,林冠英這回既痛失在法庭坦蕩蕩地捍衛本身清譽的良機,更無法藉此案的審訊彰顯希盟政權致力維護法制,重建司法的公正與獨立,恢復三權分立的決心。

尤有進者,儘管控方撤控林冠英附有“釋放不等同無罪”,但仍頓使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不幸成為“眾矢之的”,受促須對其決定作出應有的合理解釋與交代,包括撤控的法理基礎,以及證明他本身沒有涉及嚴重的利益衝突或權力濫用(在被任命為總檢察長之前,湯米湯姆斯一度是林冠英“藐視法庭案”的辯護律師,他較後決定退出林冠英所涉及的“低價購屋案”,以避免利益衝突。)

總檢察長理應釐清真相

根據一般刑事案程序,總檢察署有權在辯方提出銷案陳情信後,作出撤控的決定,而法庭的判決須獲得尊重與接受,但基於此案涉及高度公眾利益,因而若引起各方的關切,完全可以理解。

從某個角度來看,林冠英這回被撤控並非“意外”,反而是有跡可尋,因為自希盟入主布城以來,在煽動法令或和平集會法令及其他“惡法”下被控的多名希盟領袖或支持者及社運人士皆相繼獲撤控,無罪釋放;在本屆“509”大選前疑因在擔任聯邦鄉村及區域發展部長期間涉及“乾撈”沙巴鄉區15億令吉扶貧基金,而一度被扣查的現任沙巴首席部長沙菲益,最近反貪會基於“缺乏證據”而不會對付他。

某些法律界人士認為這種趨勢乃對法治的嘲弄,可能讓社會錯覺掌權者操縱法律,干預司法。

在政治層面上,林冠英如今不再被貪污官司纏身,不知是否可視為乃全拜希盟上台所“賜”,況且一手主控此案的原任總檢察長阿班迪已被革職,從而為也是民主行動黨秘書長的他提供“討回清白”的轉機。

國人包括希盟尤其是民主行動黨支持者對林冠英無罪獲釋的真相皆有知情權,有關方面若不釐清疑團,恐將使人們不公平地對林冠英徒添負面的觀感,也讓總檢察署的誠信和獨立性打折,更一定程度地打擊希盟政權維護法治,嚴防政治干預司法的努力。

也就是說,這並非有如首相敦馬哈迪調侃“反貪會有權震驚,我也感到吃驚”,就可不了了事。

文/編務顧問劉漢良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