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風景】愛自己

: 09/04/2018 - 07:49

老話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果然沒錯。這裡的“奢”,指的並不是物質上享受,而是不用工作的日子,習慣了不用趕死線、不用塞車、沒有工作壓力的日子之后,對重新工作的日子諸多不慣。

身邊不乏提早退休的朋友,一些是覺得公積金足以養老,不需要做工至最后一分鐘;還有一些是為了追求心靈成長而選擇肉體提早退休,也有到了知命之年甘于退休,不管原因是什麼,我看到的都是天天向上,努力生活的好榜樣,退休不適症候群並沒有發生在他們身上。

不過,當手中的錢銀一年比一年少,生活成本卻一年比一年高時,提早退休的朋友紛紛蠢蠢欲動想重回職場,打個一兩年工,俟他日真的退休之后就無虞了,這也正是我所想的。人到中年,要找工談何容易?這句話不假,但也不是難如登天,胥視你的要求多高,以及能不能放下身段。

第一天上班日,沒有遲到,卻諸多適應不良。首先,睡回籠覺是不可能了,只能忍着眼睏做工,所以午休時間一到,馬上覺得解脫了,但解脫的時間很快結束,又要挨眼瞓了,一天就在眼睏中度過了。這種度日如年的感覺,是以前不曾有過的。雖然記者這個行業工作彈性大,上下班不用打卡,但早年打拚時,七點多放工是常態,后來一邊上課一邊做工,所謂的娛樂時間很少,有了大小花之后,更是工作家庭兩頭燒。當年因為要載大小花上學,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任我如何把吃早餐喝茶的速度放慢,還是一早八點就到了公司,而正常上班時間是十點,當年也沒有什麼拉上補下的說法,放工時間照舊。

后來老媽健康倒退,要人幫忙日常採購和買菜,那段時間我載了孩子上學之后要趕去巴剎買菜,然后把菜肉載回老媽家,所以我的上班服都掛在車上,方便回老媽家之后沖涼更衣去上班,再后來,原本一週只需洗三次腎的老爸病情惡化,經常出入醫院,要人服侍,常常一住院就一兩週,那也是我的壓力最高峰。

自行發掘生活小樂趣

當年天天有女性專家耳提面命叫女性不要忘了要做自己,除了是伴侶、女兒和媽媽,也要做自己,適時呵護、愛自己,聆聽自己的心。實話說,當年聽到這番話的我很迷茫,做自己我懂,但怎樣才叫呵護自己、愛自己?買一個名牌包送給自己?不行,好肉痛。安排自己去放鬆旅行?不行,一天看不到孩子好心慌。去按摩放空?不行,按摩對我而言是痛苦多于享受,其他的逛街、吃吃喝喝、購物也不覺得這樣做有多呵護自己,后來有人告訴說,把孩子交給保姆照護,自己去喝個茶、看場戲,充電一下就是對自己好,問題在于我根本沒有保姆,大小花的保姆就是老媽,把孩子丟給老媽然后自己跑去喝茶逛街?我做不到。

于是很多年的日子就在抱怨、痛苦夾雜快樂中度過,直至這幾年才算是真正解脫,終于明白了沒有所謂的呵護、愛自己的方程式,因為每個人都有千百萬種表達方法,你如何叫一個月入數千令吉的家庭職業婦女花一個月的薪水買名牌包來犒賞自己?這等同是現代版的“何不食肉糜”,我們不能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套在別人身上,叫別人也跟着做。除了優越感,我看不到還有什麼。

不談物質上的享受,接受自己的生活其實就是愛自己的表現,只有接受現在的生活,才能停止不滿、抱怨,才能面對,才能從一成不變、枯燥無趣或是各種不同形態的生活當中發掘小樂趣,就好像小時候看螞蟻搬家也能夠看出一朵花來,生活從來不易,我們需要的只是擺正心態,對它微笑。

文/容融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